小说笑相遇-笑相遇在哪里看

笑相遇

笑相遇

作者:Saints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2:30:2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一生花 前世浮沉(1) 前世沉浮(2) 前世沉浮(3) 前世沉浮(4) 前世沉浮(5) 至此,沉浮谁主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她选择用自杀来忘记,却偏偏带着记忆转世;她想平平淡淡的过一生,却不料就因这个身份,被卷进一场又一场无谓的风雨中。难道只是因为她的前世没有好好珍惜,上天便要她这辈子,亲眼目睹她最重要的人,一个一个死在她的眼前吗?一场大火烧毁了她所有的期盼,满地鲜血的狼藉景象,撕裂了她长久以来禁锢仇恨的伪装。她发誓,她要叫那些破碎了她所有梦的人尝一尝,何谓绝望。她苦苦寻找,只因为这块玉佩是唯一的线索,却不曾想引出的会是怎样的阴谋。她闯入了一张早已编制好的拥有千万死结的大网里。在坐拥天下心狠手辣的君王面前,她如何全身而退;面对惜字如金冷面于世而拥有着她前世爱人容貌的御前侍卫,她又是否会因为这张脸再度失心;而那个多次放她一马善恶难辨敌友不明的瑶瑶美男,她又该如何应对;一直陪伴左右誓死不离的竹马冤家,那份情,她能还得了吗
节选

夏天的晚风吹过,掀起房里的窗帘我坐在床沿上,看着房间里的镜子以及里面映出的人,显出一种病态的苍白。我无奈的笑笑,曾何几时我还那么意气风发。

叩叩“小姐,宴会就要开始了”管家敲门道。

“知道了”我无力的应了一声,起身,开始拾倒,在脸上抹上腮红来掩盖那股苍白。礼服是紫色的,长度及膝,可搭配起来却显得很诡异。不顾太多,我穿上高跟鞋,走出不知已经呆了多少天的房间。

“欢迎各位的到来,董事长由衷的感谢各位来参加我们小姐的成人礼,下面有请我们今天的主角,黎世小姐”还没到正厅就听见管家爷爷嘹亮的声音,我只能硬着头皮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跑出去。中世纪欧洲的别墅,两旁的壁灯发出的暖光,长长的走廊和尽头微微扬起的幕帘,都给我一种无法言语的压迫,不得不逃离。

接近前厅时,我才放慢步速,摆出一副优雅的样子,缓缓的走出去。平时寂寥的厅室里如今真可谓是挤满了人。扶着栏杆,缓步走下楼梯,一束追光投向我,晃的我煞是睁不开眼,却还须保持微笑和优雅,轻轻撇开了头。

本不期待,本来无意,本来是习惯,却应征了那句“无心插柳柳成荫”

他在那里,曾经他最喜欢看风景的窗子旁,还是那个姿势,却因为洒进来的月光而模糊了轮廓,看不清面容。但我至少能感觉,他在看我。

压下心理想奔过去的欲望,继续下楼,而目光却定格在他身上。

“小姐,该切蛋糕了,小姐,小姐”

“啊,哦”管家爷爷的叫唤让我吓了一跳,不满的将大的离谱的蛋糕劈成几块后,瞥见了他离开的身影。“爷爷,这里交给你了,我出去下,很快的,就一下”不顾那些人诧异的目光和管家的叫嚷,扯起过长的裙摆就往外跑。在绕着后院跑了快一圈后,终于望见他的身影。

我放缓速度,喘着粗气走过去,他背对着我站在水池的边上,这个姿态却复苏了我不想记起的记忆,让我迟疑。

特有的温热,夏天的风,吹起彼此的发丝,让我更觉得看不清是真是假。正踌躇着如何开口,他转过身来,似乎挣扎了很久,才蹦出一句“生日快乐”让我听起来格外刺耳。我很想对他笑笑,可好像无能为力。

“有礼物吗”此刻我试图隐藏自己的情绪,可是声音中止不住的颤抖无疑更明显表露出来。

“生日快乐”

“呵呵,那接受我吧,当礼物”

…“你是不甘,进去吧,我走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也就那么看着他走,忍下眼中氤氲的水雾。

“你是不甘”“也许你只是不甘”…是吧,也许

“小姐,里面在等你,进去吧,今天你是主角”管家跑到我身边气喘吁吁的讲到,然后将混混谔谔的我拉回去,未曾注意不远出的一个少身影。

距离生日转眼已经两个多月里头,没有再见过他,我只知道他在半年以前递了辞呈,没有理由。记得我当时愤愤的跑去找苏茂理论,可是他什么也不肯说。只是告诉我。他有他的自由。

他有他的自由。

我已经不记得我有多少久没有叫过苏昌茂父亲了,总之这几年来我对他就只剩下怨言,尽管他对我的好我都看在眼里。可是我都不稀罕,我唯一感谢他的就只有当年他把周晟带到我的身边。

可是他又让他走了,理由是自由。

看着一直走在前面的Sylvain突然跑了回来直往我脚边蹭,我一把揽住他大大的脑袋“乖乖Sylvain,想他吗”我将它的脑袋往下按了按,随即抱住了它,听由着它的呜咽“我也想他”

放开Sylvain,他就冲了出去,一路狂吠,吓到了好几个出去晨练的老人,我扯着绳子在后面一路跟着遭受白眼。只是Sylvain越跑越快,而我因为这几个月休息不好身体本来就不怎样,而且散步也没吃早点,逐渐的感觉出力不从心,Sylvain本就是只成年的拉布拉多,我也只能勉勉强强的跟上它的步伐。

可不曾想它跑进了个小巷众多的地方,速度还在不断加快。手中微微渗出了汗,脑袋开始不清醒。

突然手中的绳飞脱,身体也因惯性而往前扑,看者Sylvain消失在前方的一个岔路,是我意识涣散前的最后记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因为头上的剧痛醒了过来,四处都是黑暗。动动手想要站起来才发现手被捆了起来,脚也一样。

我怔住了,脑海里飞速的闪过一个词‘绑架’。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