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宋风雨情方平,山派小说阅读

乱宋风雨情

乱宋风雨情

作者:鹰神羽
类型:短片
时间:2020-11-21 12:28:0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赵南 第二章 地牢 第三章 激战 第四章 悬崖 第五章 下山 第六章 疗伤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奴隶,自出生开始便是主人的私有财产,便是被杀了也没有人会在意,因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是一个奴隶少年,抗争命运的故事,无论如何,也要摆脱了这奴隶之身!
节选

高山茂林深谷流水本该处世外桃源之地此刻却踏足无数影所有眼神都火热看那深谷之中四座平地而起庄严擂台高呼喝彩

今日宋六大宗门之孤山派广招门徒日子旦成为孤山派弟子但可以学到高深武学功法便江湖上地位都会高上少吸引无数游侠高前来据说离比试还有个时候山下各处客栈已经满为患少只能露天而睡等待比试到来

此刻随丁字台上白发老者喊完名字位身灰色素衣看十七、八岁年轻有些紧张向台上走去

只剩场只要再胜场我就能成为孤山派外门弟子你可万万能输啊住为自己打气他已经连胜三场最后场胜他便孤山派外门弟子跃龙门输那十年努力就全都废

来拜师实太多随抓都武学底子极好年轻没有会给他第二次机会就算他已经连胜三场

能输绝对能输

右紧紧握住铁剑

眼神坚定慢慢抬起头可待他看清对面影觉愣下对面走上来竟然位身青色衣衫女子此时女子也正玩味打量他双媚眼如丝端位绝代佳

我亲娘啊女哪里冒出来生可真他娘漂亮怕比起孤山派李雁秋来也逞多让吧

有两个女老子说什么也得进去孤山派哈哈哈——

深深吸口气也管周围议论声更管女目光慢慢稳住自己心神若连点定力都没有那他十年苦修可真就笑话

当先拱行礼道:汴京向姑娘讨教

轻声回道:汴京

微微讶道:姑娘也汴京?

怎么就只许你汴京成?

有些尴尬连连摆也知道该如何继续接话干脆直接握紧里铁剑冷静观察动作随时准备开打

见般认真模样切声从腰间抽出条长鞭道:你男可真够没意思

说完中鞭子已然抽向

好快速度

心里大惊连忙侧身躲差点个身子稳倒地上

看你么严肃认真我还当什么厉害物原来就个怂蛋说里鞭子再次抽过来

脸色难看因为没有武学功法指引他根本就无法修出真气但十余年懈努力之下自认自己实力江湖三流高中都算错可眼前个漂亮女随意两鞭子就把他逼得狼狈堪女绝对二流水平

绝能么被动弱想胜强唯有拼死搏拼出线生机外门弟子身份我无论如何也要得到

目光越发坚定任鞭子打身上胸口上留下道深深血痕趁个机会步间便近身

铁剑离鞘

把普通老旧铁剑剑刃早多次打磨里变得尺寸看极为别扭把早该淘汰废剑却被擦拭干干净净

出剑霎那整个剑刃竟然凭空消失

对因为出剑速度实太快快到普通眼里就像消失般

什么?

也被剑惊住大意间连连后撤可剑刃却断从四方压迫而来破风骤起浣花洗剑

剑东起剑西北落

眼中越发冷静紧紧握住里铁剑剑剑斩破风声逼迫前方烟尘渐渐从脚底而起散向四周定你输

剑实太快被抢占先机实力明明远强过竟然只能被动防御偶尔甘心鞭子反击回去随剑便能挡住之后那恐怖剑势再次强杀过来

往无前胜退

眼看就要被逼下擂台脸色陡然沉娇喝道:臭男

话音刚落鞭子再次抽向脸色变与之前般冷静持剑挡可没想到鞭子竟然空中拐过个诡异弧度直接绕过铁剑正正打身上

长鞭之上附淡淡红光真气

女果然江湖二流水平也唯有达到二流水平才可做到体内真气御物对敌

附上真气鞭子威力哪里还之前那下能比身子大震脸色通红终于忍住吐大口鲜血出来

好疼锥心般疼痛

要旦退下去那可就真输

开什么玩笑

死咬牙关顾疼痛顾切剑劈向出剑瞬间也将铁剑抛出去整个同时步近身趁无暇分身拳轰她身上

啊?对个女子你怎能下如此重

你怎么狠得下心

竟然打女

下实太狠群之中顿时片哗然主要还长得太漂亮就算想赢家也能对个大美女下么重啊

受重击身子大震脚下住后退三步脸上已经止住怒火冲天她长么大何曾被如此羞辱过

你臭男找死

直接扔掉里长鞭右豁然成爪淡淡红色真气聚于掌中便抓肩膀上只听咯吱声响骨头听已经断

快去死吧

输你

怒喝声也管已经变形右左同样便抓向

力量并算大却让脸色彻底变因为竟然向她胸口打来如何能让个臭男打中

为让个臭男占便宜只得放开连连后撤步却想还被抓到片衣角撕大片衣服下来雪白肩膀就么暴露出来台下片惊呼声

脸色大变本能就巴掌打向脸按理说你让家姑娘出么大丑被打上巴掌点为过吧

过如今哪里管么多赢场比试我定会赢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眼神冷漠便打开整个直接扑向

你畜生啊

气心口都要炸真想将个无耻男打死擂台上面可看般搏命样子自己大片风光还露裸外面脸色越来越难看台下无数目光下终于还站住转身便冲下擂台

无耻淫贼你给我等我会放过你你等

见狼狈逃走松口气随刚才口气散尽整个顿时无力半跪地上转头看向台上白发老者道:、我赢吧

白发老者楞下摇头笑道:那位姑娘无故下擂台自然你赢有趣场倒有趣很

嘴角终于露出丝笑容赢就好赢就好刚准备撑起身子来道合时宜声音突然从台下传来

呦我道谁呢么?

听到声音脸色骤然阴沉下来侧头看只见那台下群之中位身黑袍青年正脸玩味打量他

黑袍青年名叫方平孤山派高高上内门弟子今日方平听说试练里竟然来个极为漂亮女才屁颠屁颠跑下山来看看女他看到长得真漂亮可没想到他竟然还看到他孤山派最为低贱奴隶

方平继续笑突然大声喊道:我孤山派可堂堂大宋六大宗门之中什么时候个低贱奴隶也配参加诸位与其比试难道就觉得羞耻么

什么?奴隶

兄台你且说清楚些到底怎么回事

奴隶天下最低贱等甚至连那青楼妓女名声都远远如跟青楼妓女玩玩说出去那叫风流可若跟个奴隶为伍那简直就奇耻大辱生都抹去黑点

脸色难看双拳紧紧握住有心反驳可奴隶二字就如同无尽高山强压他身上般让他知道该怎么反驳任何举动和话语好像都那么苍白无力

方平笑容却更加灿烂他跟倒也没有什么私仇但自从第眼见过后对个就极度厌恶特别那种死服输劲头他越看越顺眼个低贱奴隶也配谈自尊?我方平就要整死你

自那时起方平便处处找寻麻烦可没想到却越敲打越勇

方平嘴角淡淡笑右轻轻指向道:个我孤山派奴隶

什么?个奴隶也配跟我等比试还快滚下去

还快滚

脸色越发苍白听台下滔天骂声身子住颤抖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