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教教主要收徒by淇水汤汤-淇水汤汤的小说魔教教主要收徒

魔教教主要收徒

魔教教主要收徒

作者:淇水汤汤
类型:短片
时间:2020-11-21 12:21:5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要收徒了 第二章  教主的往事 第三章   炮灰上场 第四章  心烦意乱下山去 第五章  要被卖了? 第六章   濯英会 第七章   教主的心思 第八章  追老婆去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邪魅狂狷心狠手辣的魔教教主江夜阑抱回来个小孩子说好了要当儿子养,要收为徒弟,好让偌大魔教后继有人的呢?千里追徒为什么最后把徒弟拐上了床?何天心表示,天天有个大美人在情窦初开的自己面前晃来晃去,还时不时撩拨自己,谁能不动心?两人都不是啥好人,主要是想表达一下无聊到了极致就开始游戏人生的emmm感觉吧。邪魅狂狷妖孽戏精师傅攻X外表软糯小白兔黑心莲徒弟诱受
节选

“听说了吗,魔教教主要收徒啦!”“什么?!银月教那个老怪要收徒?那徒弟是什么来头?”“谁知道啊,说是收徒,也许是认回了个儿子也说不定呐!”“儿子?我看,是收了个小白脸儿吧!哈哈!”“小白脸?谁人不知那江老怪是天下一等一的美男子,什么样的人能入他的眼?”银月教是当今天下第一大教,行事随性,亦正亦邪,教主江夜阑更是举世无双的美男子和江湖第一高手,但只因银月教与其他名门正派行事不同,又灭了几个世家的门,就被斥为魔教,人人厌而恶之,人人惧而怕之。何天心正在准备拜师的事。三天前,银月教主向天下宣布将收他为徒,消息刚一传开就在江湖上引起然大波。人人盛传银月魔教将把他培养为魔教第一杀手,成为继江夜阑后又一魔教至尊,从此流毒武林,贻害天下。更有好事者,说他何天心是魔教至尊流落在外的私生子,如今以这种方式被认了回来,或是被江夜阑养在身边的宠儿云云。对此,何天心表示:“……狗屁。”可不管如何,天下人对这些传言深信不疑,传的煞有介事,一日比一日更有血有肉。道理也很简单,如果不是这样,如何解释纵横江湖近百年、一手望月神功独步天下的魔教至尊从未收过徒,如今却开了先例,要收徒了?对此,未来的魔教第一杀手、下一任魔尊、干儿子小白脸何天心表示:“啊喂,你们真的想多了啊……”银月教教主收徒,不管如何,都算是江湖一大盛事。纵是银月教再如何特立独行,也会按照江湖规矩大肆操办拜师之礼,届时各大教派掌门教主之流会悉数到场,算是给足了天下第一大教的面子。于是,为了应付好这场旷世盛典,不落了银月教的名头,一向懒于看书背剑谱的何天心不得不老老实实窝在房里,用一种僵尸念书青蛙睡觉的语调干巴巴的挤着词句:“弟子何天心,以银月教主之徒、银月教第三代首徒之名……”“砰——”门被人粗暴的踹开,打断了何天心的背诵。何天心被吓了一跳,张口就骂:“他妈的谁啊,知道老子是谁不,老子背书也敢打扰……”来人似乎也被何天心激动的反应吓到了,愣愣的道:“小月儿……”何天心听到这声音,仿佛见了鬼一般。这声音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如昆山玉碎又如冰击玄铁——端的是千般动人万般悦耳,可偏偏像是,像是一个大男人瘪着嘴委委屈屈可怜巴巴的拽着别人的衣角。步进来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遮住了门口洒进来的阳光。何天心瞬间炸毛,恶狠狠的道:“江夜阑你搞什么鬼,一百多岁的老鬼你装什么嫩?!还有,说了多少遍,不要叫我小月儿!”男人转瞬间就从门口来到了何天心身前,果然如他所愿不再装嫩。只见男人俯身缓缓压下,每进一寸,何天心便不由自主后靠一尺。然而空间到底逼仄,两人之间终于变得呼吸可闻。男人眯起双眼,如琢如磨的嗓音愈发叫人捉摸不透:“那依徒儿之见,为师该叫你什么呢?”尾音上扬,带着些许挑逗之意。“小月月?小心心?小天心?”每跳出一个名字,何天心的脸就禁不住红一分,最后那个“小天心”一冒出来,脸就一下子涨成了紫红色。偏偏男人垂下了浓密的睫毛,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身下小徒弟的反应,依然自顾自的说到:“唔,不好不好,小天心不好,听着像小甜心……”末了,男人声音还慢慢低下去,沉下去,仿佛自语,浑然没注意到小徒弟那由红转黑的脸色。何天心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想了半天,还是没忍住。抬脚,踢——耳边传来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何天心心旷神怡的把腿搭在桌子上,掏了掏耳朵,觉得世界都清净了。帅绝人寰、独步武林的银月教教主,人送外号魔教至尊的江夜阑被即将拜入自己门下的小徒弟一脚踹到了地上。不过他也没急着起来,顺势就施施然以肘称地,用手托腮在地上摆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姿势,媚眼如丝风情万种的横了他一眼。长发未挽,瞬间便铺了满地迤逦。何天心瞟了一眼,蓦地脸又红了。江夜阑原本是很锋利张扬的长相,美的太过于外露,剑眉入鬓、薄唇如削,凌厉得不可逼视,奈何眼角天生上扬且带了三分桃红,三分艳丽中和了七分英气,不笑时就是艳若桃李,就算是面无表情,这双眼也是亦喜亦嗔,波光潋滟。更何况江夜阑披散驯顺的长发本就冲淡了他的锋芒,柔和了他的棱角,此刻他又故意做出这般惑人姿态,尽态极妍——他的小徒弟很不争气的看呆了。江夜阑对于自家小徒弟的反应很是满意。但是满意归满意,做戏归做戏。于是江夜阑鼻子一抽,袖子一抖,以手掩面,眼波一扫,一副将泣不泣,欲语还休的样子,委委屈屈的开口控诉道:“我好狠心的小徒弟,为师宵衣旰食,日理万机,不就是为了腾出时间来看你吗?你说你作为为师还未过门的小徒弟,不投怀送抱嘘寒问暖就算了,你还将为师踹到了地上!!为师一百多岁的老头子怎么经得起你这样的折腾?!你好狠的心~”这话讲的是一唱三叹、余音百转,暧昧又诡诈,冰击玄铁般清越的声音硬生生被他带出了三分扭捏七分哀怨。弄得何天心一阵恶寒,忍不住抖了抖浑身鸡皮疙瘩,嫌弃的看了一眼地上还在搔首弄姿的某一百多岁老头子。于是,地上入戏太深,还在做西子捧心、孙寿愁眉状的江大教主,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一声“过奖”。何天心:“过奖。”江夜阑瞬间呲牙咧嘴。就在江夜阑欲意暴起发难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笃、笃、笃——”“教主。”来人恭敬又有礼,温和又从容。江夜阑站起来理了理袖袍,对着何天心无声的说:“下次再收拾你!”何天心挑起好看的眉,同样无声的挑衅道:“我等着,师傅——”眨眼间,江夜阑就消失在了房里。“何事?”出现在房外的江夜阑淡淡的问,低沉的嗓音无甚波澜,却是不怒自威。那个温雅的声音答到:“各大门派已经收到了教主收徒礼的请柬,均表示要前来道贺。只是,属下恐怕……有些门派,来者不善呐。”“哦?”江夜阑意味不明的应着。“江湖上的门派已经很久没有大的变动,我教一家独大的局面也已经持续多年。正派对我教早有讨伐之意,只是碍于教主的通天手腕不敢动作,此次典礼,各大派可以不费吹灰之力进入我教总舵。如此良机,他们恐怕不会轻易放弃。”“哼,他们怕是活腻歪了!本座的收徒礼,岂容宵小放肆!”江夜阑似乎是发怒了,浑厚的修为心随意动,袖袍鼓胀带起猎猎风响,天地在这一刻仿佛也阴沉下来,呜呜的风声卷起萧萧落叶,直让人呼吸阻滞,双膝发软。练武之人耳力目力均是甚佳,房中的何天心自然看的清楚,对于江夜阑的大发雷霆,一念之下天地变色的恐怖实力,何天心唯抱有两字:“臭屁!”江夜阑放下狠话后,就没有再返回何天心的房间。何天心再次摊开礼仪册背书。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