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后,到朕怀里来by七月的海妖-七月的海妖的小说妖后,到朕怀里来

妖后,到朕怀里来

妖后,到朕怀里来

作者:七月的海妖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2:20:3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卷 活死人,肉白骨 楔子1,静 花似月 思念纷飞 不退 楔子2, 夜 寒似谁 未曾更变 不觉 楔子3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 楔子4 长歌当哭,那些无法兑现的诺言 楔子5 谁将烟焚散,散了纵横的牵绊 楔子6 苍茫大地一剑尽挽破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繁华落尽,指尖花凉,挥袖间苍茫大地为谁夺,为谁倾,又为谁瞰?年少鲜衣怒马,火红媚眼的盔甲穿梭在动荡乱世间。那一袭薄凉轻纱——心间泪,眼中情,抵不过轻轻一笑泯恩仇。是夜,缺月挂疏桐。今夜我与他喝得十分尽兴,微醺的我到在他怀里,攥着他滑凉的衣襟,我说:“你放心,我会帮你找到她……那东西,你也拿去吧……”我感到他抱着我的手臂略僵硬,连带着我觉着身心一冷。他就那样搂着我,身体却突然颤抖起来,竟抖落了天幕下的热滴,掉落在我一睁开的眼上。他的泪忽然又冷了身子和我紧缩在一起,他说:“死丫头,你TM混蛋!”【谨以此书献给真正懂得生命意义的人】
节选

我爱一个人爱了十年,师兄问我爱他什么。我瞬间变回了沧桑女,我说,我爱他的一个承诺。

师兄没良心的白了我一眼不算还骂了我一句笨蛋。

我笑了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把师兄扑到在地,所以师兄这次离去的背影略显僵硬。

而我的思绪却飞到了久远的孩提时代。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也忘了,我只记得当自己被全身痛醒时就听见床边一个俊俏的小男孩目光灼灼的盯着我说:“我锦上卿发誓,若颜陌醒来,我就在十年之后八抬大轿迎娶她进门;若她醒不来,我就陪他一起死!”

就是为了这样一个承诺,我爱了他十年。顺便一说,当年我八岁,他十岁。

师弟突然从我背后出现,一脸忧伤跟个垂头耷耳的小狐狸似的坐在我身边,什么也不说。我纳闷了:这厮平时见面不虐我是会脑抽筋的……

师弟没抬头,只问我:“然后呢?”瓮声瓮气的,我琢磨了一会儿才知道他肯定是偷看我刚才的回忆了。

于是我说:“没了。”

师弟:“……”我看见师弟无奈的嘴角抽了抽,他说:“那么,你准备怎么办?”

我给了师弟一个安慰的笑容,虽然师弟毫无动容,我挺郁闷怎么我这么有魅力的女子在这俩师兄弟坑爹货面前不起作用就还算了怎么就还起了反作用呢?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白了一眼师弟,说:“你刚才不是偷看了我的记忆么?今年,恰好是十年之后。”

“……”语落,师弟似乎并不在意我对他的鄙视,只是用那双墨绿色的瞳孔静静的凝视着我。久久,师弟才道:“那个人,我认识。”

“什么?”我傻眼了,我记得很清楚啊这是在师弟面前第一次提起锦上卿这个人的,“你不会是弄成同名同姓了吧?”我别过头,躲开师弟灼热的视线。

没想到师弟就在此时给了我一个爆头栗子,居高临下的对我说:“我看全世界也只有你才不知道锦上卿是谁了吧?”师弟完全是一副恨铁不成钢连带着表现出「这种二货怎么会是我师姐」的表情盯着我,见我还是一副「我真心不懂你在说什么」的眼神也不得以哀叹了一口气,说:“他就是仅用一年时间便统一了九国的的新国主,锦上卿。”

师弟说时微微闭上双眼,我还是第一次听见他这么正经又悲戚的对我说:“师姐,你们,是不可能的。”

我默了默,心里高兴着这还是是傲娇抖S师弟第一次这么叫我呢,可是为什么他的嘴一直这么毒舌呢?为什么,他总爱打击我呢?不过,这次还轮不到他给我最后一击,我就已经妥协。

我起身,看见清澈的湖中有柳条随风飘飞的景色挡住了我的脸色,心中也不免感叹:原来,春天来了啊……

我尽量以最轻松的笑容面对师弟,我自认为我还是说得很诚恳的,我说:“我早知道了,我也早就拒绝他了。”不得不说,我根本就没有能力抑制住我疼痛的心。

数年来,我对葬漠的思念犹如一柄刀刃,分别两刀划在我的心上;横也是一刀,竖也是一刀,刀刀撕心裂肺。

“……”师弟环胸而视,明显一副「信你才有鬼你又把我当傻逼」的表情瞪着我准备甩给我往常的两个选择。要么,赶快从实招来;要么,他非常不介意我被他虐。

我颔首,略微悲伤的叹气,说:“是啊,早在他对我许下那个承诺之时,我就知道他的身份不简单了。所以我也干脆的拒绝了他,很自私吧。”我冷笑一声,现下还没底气去看师弟究竟是什么表情,“因为我渴望最平凡的一生,因为上天对我不公,因为我永远也无法忘却前世的记忆,因为……”

“因为你傻,笨蛋!”师弟侧身,微微泛红的脸颊和惊慌失措的眼神看得出来是他安慰我的常用方式。虽说师弟平时总是虐我还嘴硬说是我自己找虐有被害妄想症他是大发慈悲才来施舍我的,不过说真心话,能够和师弟吵吵闹闹的生活这么久,就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失笑,走在师弟的前面,说:“是是,我傻,我是天下第一傻。”

师弟没良心的白了我一眼,追上我又骂了我一句白痴才督促我说师傅他老人家找我有急事。我打趣的反问师弟:“是不是那个老顽童又想吃张家的米线?”

师弟有点头疼的闭眼:“不是。”

“嗯?”我有点疑惑,思考了一会儿说,“那是李家的糕点吗?”话说师父他老人家都这么老了不仅是个吃货还是个糖分控啊喂!

师弟嘴角抽了抽,扶额:“不是。”

“啊?”我不可置信的叫唤了一声被师弟一个冷眼又逼了回去,我不安的说,“师父他不要命了失去喝酒又恰好被师娘N次现场逮住所以向我们发起求救信号了?”我暗自点点头,师父虽然是个全能神人,但是就有一条,见师娘如鼠见猫。

师弟这回整张俊俏的脸都在抽搐了,咬牙切齿的对我说:“你安静一点,会、死、么?”

“……”我闭嘴,好好走路。

当我和腹黑师弟还没赶到师父门外就在大门外被温润儒雅的死板小心眼儿师兄给拦了下来,他白衣袂袂,满脸一副「师命难违对不住了各位同僚」的痛苦纠结表情对正在对我说「这家伙又发神经」的师弟和我说:“在下奉师命传达给昔日的两位同僚,从即可开始,你们不再是这飘渺宫中的人,也不再是飘渺仙人的徒弟。”

“……”师弟和我。

师兄见我们俩一副「要是信你就有鬼了你当我们是傻逼啊这招你都用了多少次了还不死心吗」的表情死命的盯着他,显然是不肯相信他此刻的传话。于是,师兄抹了泪晶莹,伸手取下一直不许我俩碰的白玉钗,说:“难得我们三人也是从这飘渺宫建立时就在一起的师兄姐弟,这钗子,就留给你们做纪念吧。”说着还不忘噙着泪对我们翩然一笑。正可谓是倾倒众生的绝美容颜啊~

“好啊,不过这钗子可是我一个人的,那个白痴师姐你就把你的配件给她吧。”说时,腹黑师弟已经瞬间夺走师兄颤抖的手中清冷的白玉钗回到了原地,淡定的指了指师兄一副小媳妇的护着他的宝贝配件。

我十分汗颜的对师兄摆手:“不,不用了。”心想我就不是心情不好去湖边散步回来一趟怎么就演变成这样的……额,乖乖的结果呢?看师兄都把平时宝贝得紧的白玉钗拿出来了,嗯,虽然不知那白玉钗的来历但看师兄那晶莹(?)的泪也不是装的。

可是,要是这是事实也太令人不可置信了。

我刚这么想,刚好对上师兄饱含深情的对我竖起大拇指,好死不死的说:“昔日的师妹,要相信,奇迹,就是你自己!”

我:“……”丫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走吧。”我问声而去,师弟一袭黑衣在微风中宛如一只飘飞的黑蝴蝶,我看见那白玉钗已经被他利索的呆在自己的发间了。我除了在心里念叨他一句死不要脸的腹黑怪已经感觉再也不会爱了……

我照例“……”了一会儿,虽然想不通为毛师弟这次轻而易举的接受了,不过应该肯定师弟还是知道一点内幕的。嗯,我点点头,等会儿去问问。

“那么,师兄,珍重啦~”我回过头,向师兄挥手道别。师兄还是护着他的宝贝佩剑,一副我只要抓到机会就会来抢的表情朝我挥手:“是昔日的师兄,再见啦,笨蛋师妹。”

“呃……”我回头,我一定要诅咒这货一辈子就这么二下去。

“师妹——”我正打算跟上已经快不见人影的师弟就听见师兄又在背后叫我,我条件反射的回头。恍然见到师兄那身白衣轻纱飘飞之时隐隐约约还有些许粉色,我仔细一辨才看清楚那是边缘已有枯黄色的桃花瓣。

而师兄那一头自我认识他时的银发也随风而起,恰好遮住了他的眉眼,我只听见他用了很复杂的语气对我说:“师妹,珍重。”

语落,我除了暗骂这二货师兄差点让我跟丢了师弟就是莫名其妙的才发现原来二货师兄也可以这么美。其他的,很久以后我才明白,师兄那时的「珍重」究竟是什么意思。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