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魔者吴昊,万蝠小说阅读

修魔者

修魔者

作者:魔汁鱼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2:15:3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章 释放压力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七月十五日夜,圆月当空,突兀出现的成千上万只蝙蝠腾空而起,黑压压的直奔万蝠山顶峰而去。
节选

万蝠山山高千丈,蜿蜒近万里,是魔道巨枭万蝠老祖的道场。

七月十五日夜,圆月当空,突兀出现的成千上万只蝙蝠腾空而起,黑压压的直奔万蝠山顶峰而去。

近千丈的顶峰上有一个硕大无比的平台,仿佛人工雕琢过,平整的宛如深潭湖水。

平台正中立着数百名面容惊恐的少年,这些少年在蝠群的围拢下瑟瑟发抖。

恐惧、绝望,但却安静的有些诡异,不安分试图嚎啕大哭的少年早在半个时辰之前就被蝙蝠吸尽全身精血,再也哭不出来了。

吴昊竭力让自己站的更稳些,他不断的告诫自己,要想活下去,必须得过了眼前这一关!十年前王家满门的血海深仇还等着他去报,他不能死!绝不!

月光下,嗜血的蝙蝠在某种规则的制约下,动也不动地立在平台四周,那黝黑发亮的翅膀映的人心中发寒。

天知道吴昊是怎么来到这个鬼地方的,之前的一个时辰,吴昊记得清清楚楚,自个儿正躺在破旧的山神庙里睡觉。谁知道一觉醒来竟然到了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怎么办,难不成是成了精的妖怪要用他们这些童男童女炼成某种逆天的法器?街头说书的先生不是整天念叨着这些吗?

峰顶的阴风呼啸着吹了十几个来回,期间,又有几名胆小体弱的少年惨死血蝠之口。

那凄惨痛苦的叫声深深的印入吴昊的脑海,再也无法忘怀。

小辈们!我是这万蝠山方圆万里的主人万蝠老祖!阴寒发冷的声音凭空响起,清晰的传到每个人的耳中。

这几日,我要从你们当中挑出一个小辈,作为我万蝠山的记名弟子!好了,蝠儿,带他们去吧!自始至终,万蝠老祖都没有出现在吴昊跟前,但他那阴森血腥的语气还是让众人浑身发冷。

没有丝毫预兆,四周的蝙蝠忽然动了。这些大小不一的黑影腾空而起,三五成群地用爪尖将地上的少年抓了起来。

吴昊也被八九只蝙蝠抓到空中,极难想象,它们那么小的身躯里竟然蕴涵了如此巨大的力量!

层层细密的鸡皮疙瘩的凭空浮起,股股阴风呼啸而过,吴昊的脑海一片空白,脚下就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万一这些蝙蝠气力不足,那他岂不是要摔成肉饼?

向下!向下!一直向下!穿过云雾,避过四周伸展出来的树藤,黑暗侵袭而来,仿佛过了一百年,吴昊觉得自己成了块冰雕,正在逐渐丧失各种知觉。

这山到底有多高,这山渊到底有多深呐?

四周的峭壁上长了些墨绿色的苔藓,自始至终,没有任何禽鸟出现过,吴昊的心更冷了,那未曾谋面的万蝠老鬼连解释都懒得解释就准备把他丢进这深不见底的山渊,这他娘的是何等的大恩大德呀!

避开一块巨大的岩石之后,吴昊眼前忽然一亮,在他跟前出现的是数百个黑幽幽的洞穴,宛若树根一般,四通八达。

循着光线看去,九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镶嵌在洞穴的主壁上,照的洞内宛若白昼,如此价值连城的宝物即使放在十年前的王家也很不多见。

大手笔!吴昊的心脏嘭嘭嘭地跳个不停,他有一种模糊的直觉,直觉告诉在这处地洞里他的命运可能会发生一些极大的转变。

吴昊忘不了十年前的那场血夜惊变,凶手凌空飞翔,脚下踏着柄血光闪烁的飞剑。

那是仙人!对付仙人的也只能是仙人!

午夜梦醒,吴昊常常会梦到他的父亲母亲,他们笑的是那么慈祥,他们的心地又是那么的善良,可这世道好人是注定活不长久的!

仙人了不起吗?总有一天我要杀尽这天下的仙人!被寒风吹了大半宿,静下心来的吴昊肚子饿的咕咕叫,在四周打量了一圈,他忽然意识到,这里没有吃的,更没有的喝的!

那该死的万蝠老祖要把他们这些人饿死吗?好像没那么简单,对方如果真想杀死他们,又何必如此大费周章,直接让蝙蝠吞了就是,而现在却把他们丢到这个洞穴了,那就是说洞里一定有可以果腹的东西!

想到这里,吴昊心中陡然一紧,只是这么简单吗?洞内会不会有些危险之际的东西?

大群的蝙蝠将吴昊等人带到这个巨大的洞穴之后便成群结队的聚拢在洞口,似乎有防止众人逃脱的意思。

喂,那个要饭的,对,我就是说你!飞扬跋扈的声音愈传愈近打算了吴昊的思考。

拧起眉头闻声望去,几步外,大摇大摆地踱来一名身着锦袍,面若冠玉的少年,那睥睨天下的表情很容易让吴昊联想出他的来历,这是漓江城白家的公子,都到了什么地步了,这孙子竟然还这么不知好歹,心里恼怒的很,吴昊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白公子。

呸,晦气,本公子的名讳也是你这贱厮能叫的?白斯文手持羽扇,眉毛倒竖,下意识的作了一个手往前指的动作,嘴里道小的们,给我打杀了!

吴昊被他唬了一跳,以为这贼厮鸟有什么打手护院,可等了半晌,四周却半点动静也没有。眼珠滴溜溜一转,吴昊大笑嘿,白公子,你还以为这是在漓江城?

是呀,这不是漓江城,白斯文身后没有一个帮手奴才,连同好的公子哥都没有。想来也是,白家再富有,在这不见天日的洞穴里也不会有半点作用,众人讪笑,幸灾乐祸的看向白斯文。

从小过惯了前呼后拥的生活,一时半会儿白斯文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此时被吴昊这么一调侃,他大家阔少的面子顿时挂不住了,你个没爹没娘的小杂种,就算不在漓江城,小爷也能收拾你!。

说罢,白斯文仗着自己学过几手武艺,恶形恶色的向吴昊扑来。

吴昊早就对白斯文欺男霸女的行为看不惯眼,此刻哪里还会留手,去你老母的!嘴里恶骂,腾起一脚就狠狠地踹向白斯文**,这一脚夹杂着他全身的气力,带起了呼呼的风声。

白斯文虽然在家中武师的调教下学了几招威武不凡的把式,可却从来没与人对打过,而吴昊就不然了,自幼生活在底层的他用惯了各种下三滥的手段,其中这招撩阴脚就是杀伤力最大的一招!

露出脚趾的布靴带着几丝汗味狠狠地撩向了白斯文的**,白斯文扭身想闪,可已经撕破脸的吴昊又岂是好惹的?

噗地一声闷响,接着便是冲天的惨叫,好像晨鸣的公鸡鸣到了最高潮却被人硬生生打断了。

大滴大滴的冷汗从白斯文渗白的脸上流了下来,他紧紧地夹住裤裆,右手指着吴昊,半晌说不出话来。

吴昊终归是个少年,杀人灭口的事情暂时还做不出来,但羞辱人的手段,他脑中却有千百种,众目睽睽之下就见他哼着小曲儿,乐悠悠的掏出**之物,一泡清澈的童子尿便冲天而起。

虽然没有溅到脸上,但白斯文还是发出羞怒至极的声音,你~你~你!

哼,记着,下次再见着小爷,要是嘴巴还这么臭,那时候可就不会这么简单了!吴昊提起裤子,摇摇摆摆的走向离他最近的一处洞穴。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