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洞by识雨清风-识雨清风的小说耳洞

耳洞

耳洞

作者:识雨清风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1:58:0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章:室友 第二章:舞会 第三章:余波 第四章:秘密 第五章:明天 第六章:新年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艾微:“付方远,也许你是个王子,但我不会做没智商的辛德瑞拉。”如是回应。付方远:“你不会成为辛德瑞拉,因为我不是王子,而是国王。”………………艾微:“付方远,比起做你的妻子,我更宁愿做你的情人。我可以相信短暂的爱情,但我不相信一世的婚姻。”察觉到付方远的焦躁忧虑,艾微先一步将军。付方远:“小微,你可以不做我的妻子,但请一定要将成为你的丈夫的这个机会留给我。”………………艾微:“付方远,你愿意娶我吗?”在莫云的婚礼上,拿着戒指向付方远求婚。付方远:“我很想说荣幸之至,但小微,求婚应该是我要做的事。”………………
节选

见到方云波的时候,艾微几乎认不出来。

加紧几步走上前去,有些迟疑地唤到“云波?”

那带着能闪瞎人眼的风情的美丽女郎闻声看过来的时候,艾微觉得这世界完全玄幻了:居然真的是方云波……一向帅气随性的方云波居然留着长长的大波浪卷发,穿着一袭波西米亚风的吊带及地长裙,脚上一双平底的用几根粗彩线编织的简易凉鞋。

艾微眯了眯眼睛,依然白净精致的五官,眉眼间略带着英气,然而记忆当中引无数女生尖叫的伪男人居然摇身一变成了风情万种的吉普赛女郎,时光这把雕刻刀让艾微从心底感到一种毛骨悚然的凉意。

“小微。”眼前的美人看见她,嘴角扬起,露出一排白牙,左边嘴角的梨涡就深深陷下去。记忆中完全没变的声音把艾微惊醒,随即她苦下脸“方云波,你让不让人活了??整得这么美让我情何以堪啊???”

方云波听后就笑开了,嘴角的梨涡妩媚风情,好一会儿,才低声道“小微,我好高兴。”

顺口接到“你当然高兴了,你都成了个大美女了,要我成了个大美女我也高兴,高兴得不得了的高兴!”

方云波脸上的笑淡了些,“我高兴,因为你依然是你。”

艾微脸上僵了僵,但也只是一闪而逝,随即脸上带着些微茫然“你也依然是你啊,虽然你变美了,但你依然是方云波啊。”

方云波脸上的笑都淡得看不见了,敛下眼睑,似是问艾微又似是问自己“真的么?我还是我么?”

艾微顿时收敛了脸上表情,声音有些低沉地问“出什么事儿了?!”

方云波捏着匙子搅拌着咖啡的手顿了顿,随即扯开一抹笑容“小微,原来你也变了。”原来你也会自欺欺人,也会开始用谎言来安慰我了。

仿佛被戳中心底里隐藏的痛处,或者说恼羞成怒,艾微站起来隔着桌子捏住方云波的胳膊,“你TM少转移话题!”粗声粗气地掩饰被方云波无意间揭穿的狼狈。

方云波抬起头,静静地看着她。艾微一接触到她的眼神,心里的火顿时灭了,那双眼睛,那双眼睛还是方云波吗?

艾微想起从前方云波的眼睛,清澈干净,明亮灵动,黑白分明。

第一章:初识

2004年9月14日,艾微记得很清楚,从八月初接到入学通知书后便一直心心念念期盼的日子,一个告别青涩的中学时代,正式步入成年人的世界,一个自由接触外面广阔的天地的人生分界点,一个,能让自己的心不再那么沉重的机会。就是这一天,结识了生命中将最熟悉最牵挂的三个女子。

九月的太阳干燥热烈,早上八点的汽车,看着一路的青苗绿树青山,灰色的水泥路像机械上快速运转的履带飞快地将人送到了高楼林立的都市。

从出租上下来的地方是这所师大新校区的正门,景观石一排地过去,上面描着鲜红的校名,护校河围着学校从石板平铺的有点像金水桥但比金水桥宽阔的桥下平静地往东流。走进校门,面前是一片宽阔的平地,种着树的地面上还裸露着红色的土壤,被焦阳炙烤得腾起阵阵的烟尘,一看就是才刚建好的样子,04级是首批享受新校区新设备的新新人员。有些呆滞地看着眼前空旷的空间,正午的太阳直射在皮肤上,空旷的地面想歇会儿连个树荫都没有,所有树木都还秃着脑袋,而报名点却在校园一里外的深处。艾微有些蔫了,这时候手上原本很轻的行李感觉就突然重了几十斤。

顶着炙热的太阳好不容易到达报名点的时候,艾微已经满脸通红,额头的头发湿湿地粘在额头,背上清晰地感觉到如豆的汗珠滚滚而下运行的轨迹,让人受不了地粘腻和些微的痒,尤其是过腰的长发绑成的马尾搭在背上,艾微从未如此刻这般想过将长发剪成板寸。“通”的一声将行李随意地往地上一扔,一屁股坐在报名的桌前,右手死命地往脸上扇风,负责办理登记的师兄显然有些被她的粗鲁吓到。艾微猛然看到一男生瞪着她眼都不眨,有些尴尬而僵硬放下扇风的手往桌子上轻扣两下,硬扯出一丝笑来“师兄……”

终于到了宿舍,粗略看看条件,一间四人,都是上铺,每人一套桌椅和一个衣柜,说是桌子,其实也是个书架,有三层摆书,最下一层是书架的两倍宽,当桌子用。桌子和衣柜就在窗下形成一个独立的小空间。宿舍有阳台、卫生间、热水器、电视机、宽带,住宿条件还是不错的,如果没有桌子地板上让人不能忽略的黄土灰尘,艾微想自己的寿命还是能留住几个小时的。

用毛巾将床擦干净,略洗洗身上的灰尘,艾微扑通一声就倒床上睡了。一觉醒来,终于精神好了些。稍微打理打理,艾微觉得终于能见人了,便晃悠悠地荡下楼来。天色正黄昏,赶上了吃完饭的整点儿。捧着装好饭菜的学校发给的饭盆正走出食堂门口,迎面便撞上一个人,饭盆的盖子掉到地上“呛啷啷”地在地上滚出几米才停下来。艾微面带晦色看向身前的人,声音立马就低了下来“师兄~~”云旸有些怔住,尴尬地看看周围都调往他们俩身上的视线,有些惴惴地道歉“师妹,对不起啊~”

艾微有些阴恻恻地道“对不起?说完就够了?难道不想帮我把盒盖捡起来吗?!”

云旸将几米外的盒盖捡起,笑容有些僵硬带着些微的谄媚将盒盖递给艾微。

“嗤”一声笑将两人的视线吸引过去,这就是艾微、方云波的第一次见面。利落帅气的栗色短发,白净略显精致的五官,纤长偏瘦的身材,一身白色短T牛仔裤韩版鞋穿出一股子干净清爽,脚边放着行李包,手上也端着学校发给的饭盆,正掩饰不了脸上的笑意,眼里闪着明亮的光看向艾微。

艾微脸上有些发热,尴尬地回以一笑,转身回宿舍。走到宿舍门口,低头掏钥匙才发现身后站着一个人,乍受惊吓地猛回头,却发现是在食堂一笑惑人的那个帅哥。然后想到什么似的瞪大眼“靠,居然是个女哥儿~”女哥儿是艾微家乡的方言,“女的”的意思。因为此时她想起楼下写着“女生宿舍,男生止步”的大木板。

伪帅哥听见她的低语,笑出声来“你好,我也是S216的,我叫方云波。”

艾微喃喃地开门进去。方云波依稀听见她嘟囔着“靠,连名字都像男哥儿”

正坐下吃饭,突然卫生间的门开了,艾微吓得蹦起来椅子倒在地上发出好大一声“砰”响。随即猛拍胸口“哎哟我的妈啊~我这是撞的什么运气啊,半天不到就被吓两次,心脏病都要吓出来了。”接近窗户的床位已经被艾微占了,和方云波进来的时候另一个接近窗户的床位上已经堆了好多行李,方云波就选择了宿舍门后的床位。两人进来的时候因为门锁着,都没想过里面有人。

安抚好自己差点儿蹦出来的心,艾微才得空仔细瞅瞅面前突然冒出来吓人的美人,短而微卷的头发,圆圆的脸,大眼小嘴,尤其此时眼睛看着艾微显得特无辜“我叫莫云。”

艾微轻咳一声“我叫艾微。”

“方云波。”

艾微有些讶然地转头看方云波,此时的方云波一身清雅,炎热的天气对她毫无干涉,连脸上的笑也是淡淡的,温和的。艾微看着此时的方云波,却觉得那淡淡的笑里带着不易察觉的疏离,就像家乡泸水河的水,看似轻柔温润,却带着诸事不萦于心的无情。

“你们好,以后请多多关照了。”莫云笑着冲两人露出两颗虎牙来。

艾微看着就不自禁地也跟着笑了。

莫云登时眼睛瞠大,眼前的艾微瓜子脸,眉毛比一般人黑,大眼睛,双眼皮,眼尾有些长,左眼下方一颗泪痣。正散着过腰的卷发,但她的卷又不是那种人造出来的卷,自然蓬松,如仲夏夜的微风轻拂过水面,短袖白色T恤,底上蓝色的藤蔓和花朵刺绣缠绕在左侧腰腹的地方,蓝色及膝棉裙,裙摆的碎花被蓝色的镶边蕾丝盖着,脚上一双蓝色平底罗马凉鞋,款式简单细节繁复,鞋面上只在脚踝处和脚趾根的地方有两个约寸宽的带子,上面镶嵌着层层叠叠银色亮片,走路的时候带着“沙沙”的声响。

艾微看着眼睛发亮的莫云,好似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上,感觉有些惊悚。

此时,宿舍门被打开,三人一致将视线转过去,就见门外又进来一个女生,吊带衫,短裙,长发,纤瘦白皙,身后还站着一个提着行李箱穿着短袖衬衫休闲牛仔裤看着又不像是学生的男子。莫云首先走过去打招呼“你好,我叫莫云,是本省饶县的。”

那进来的美女浅淡地回礼“我叫王玉瑶,本地的。”

王玉瑶的声音,冷脆中带着些微的倨傲。艾微扬扬眉,放下手里的饭盆,走近王玉瑶,扬起嘴角笑得很淑女“我叫艾微,那个是方云波。”说着对着方云波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方云波抬眼瞥了瞥艾微,眼里闪过一抹戏谑,嘴角不被人察觉的上扬。

王玉瑶又浅淡地冲艾微笑笑,将手中的旅行包随手放在门口的桌子上。随即转身对身边的男子说“哥,行李就这样放着,我们先去吃饭吧。”男子清浅温和地笑着答应,然后冲艾微三人说“以后玉瑶还麻烦三位多多照顾了。”

艾微三人连忙客气“哪里哪里”。艾微也说不上是不是一种错觉,总觉得王玉瑶那声“哥”叫得让她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怎么奇怪却又完全说不上来。当时王玉瑶正对着男子说话,但眼睛却似乎连看都没正眼看那个男子。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