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沙漏,流不走的是曾经by安小兮-安小兮的小说时间的沙漏,流不走的是曾经

时间的沙漏,流不走的是曾经

时间的沙漏,流不走的是曾经

作者:安小兮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1:47:5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楔子, 你是我故事的开始,却书写不了我故事的结束 第一章,是这样的开始,却是不能相遇的相遇 第二章 假如一开始就是平行线的我们 第三章,你是我无法防备的魔力 第四章,你离我那么近,又离我那么远 第五章,很久很久之后的我总会想起那时的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井暮昊,我曾经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从生到死。我们两个的世界里,从没有出现过别人。但是我们仍旧分开了,逼我们分开的,是命运下的诅咒,它诅咒了我们,诅咒了我们两个的爱情。井暮昊,你能不能告诉我哪里还有第二个你,与你长相一样,性格一样,与我没关系但却如你一样喜欢我的那个你?如果真有那么一个人,即使是刀山火海,我也去找……
节选

残阳如血,星散的余晖染红了整个世界。

观海大桥上,一辆私家车划破静谧的空气,似离铉之箭,不留一点痕迹。

我轻轻对前头的司机说,王叔,去樱帝高中。

车前的司机一阵为难,小姐,您刚从国外回来,老爷在家准备了晚宴等您回去,这………

勉强勾了勾嘴角,我又坚持道,去吧,我们会准时回去的。

司机转了一个弯,朝另一个方向驶去。

我想起爸爸在我即将回国时打来的那个电话。在电话中他兴奋的像个孩子似的谈论井阿姨的饭菜有多好吃;照顾这个家有多细心;家里的公司在她的帮助下有多成功;我若回家,一定会大吃一惊……

爸爸仿佛还谈论了些什么……

我有点迷茫,一时间竟想不起后来的谈话。

轻轻偏头,双眸望向车窗外的夕阳。阳光刺进我的眼睛,像针一般狠狠地扎进了我的心里。

终于想起来了,爸爸在最后小心翼翼的提到了那个人,说他在安氏集团担任总经理一职;说他精明能干,董事会都承认他的能力;说爸爸打算把公司交给他管理……

我冷冷的笑了一下,爸爸在担心我不接受这对母子,所以拼命说了些好话。我怎么会猜不透爸爸言语里隐藏的小心翼翼。只是爸爸错了一点,我会出国,不是因为接受不了爸爸的再婚与那对母子。

而是,而是……

小姐,到了。司机突然出声,打断了我的回忆。

将视线缓慢的移向窗外,“樱帝高中”三个鎏金大字在阳光底下闪着耀眼夺目的光。我眯了一下眼,随即打开车门。

而是什么呢?

我想。

习惯性望向远处的那棵樱花树,突然想起了那个人的名字——井暮昊。

这是我们的母校,这个我们曾经以恋人的姿态共同生活过三年的母校。

偌大的校园,只有我一个人在游离。夕阳与我的距离,那么遥远,就像是五年前的那段回忆那般遥远,遥远到,即使我用了五年,也不敢靠近它。

我轻轻的笑了。这个时间,是我最喜欢的时间。这个地点,是我最忘不掉的地点。可是,我却不敢轻易的触摸。它就像扎根在我心底的一个肿瘤,我一碰,就狠狠地疼。

我承认我是自我折磨,刻意用我们有过的回忆来祭奠我们的爱情。我在回忆里,可回忆的另一半却早已离我远去。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是多么美好的爱情,还有那么真实的恋人关系。

眯起被阳光迷离的眼,我凝视远处那棵曾经见证我们生死相许的樱花树。我有点难过,樱花树还在,只是我们的爱情已经不在了。

整个人突然没了意识,像被某种东西般牵引着来到樱花树下……

我留恋般轻轻抚摸着树根处的哪一行浅浅的小字——昊爱琪,琪爱昊,还有后来我在毕业时添上的那两个手牵手、紧紧依偎的小人。

五年过去,这些印记淡的几乎要消失。

五年的时光,足以把一切都改变。比如我,比如我与他的关系。

只有回忆却被尘封在了过去。

而现在的这棵樱花树,就像一把钥匙,猛然之间,以一种措手不及的方式开启了被我尘封五年的回忆——

这五年,我每每梦到,心痛的恨不得要死去的回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