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樟树流年碎碎不成年-季晨,海若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流年碎碎不成年

流年碎碎不成年

作者:香樟树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1:47:0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正文 001 只是一眼而已,就足够让我记住一生 002 过去的事,不后悔,将来的事,也不要害怕 003 人的眼睛长在前面,是要我们向前看 004 在爱情面前,所有的人都是傻瓜 005 喝酒伤身,酒精对身体不好 006 南北方的差异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我在我最美好的时光遇见你,用一瞬间的时间爱上你,却用了十年的时间来忘记你。听说,爱得匆忙,散的也快,我想留住这份爱,却抵不住时间的摧残。
节选

海若打电话来给我,说让我去她家吃饭。

于是,我拖着一双拖鞋,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拿,披头散发的去了。

好在我们两家离得不远,看着火辣辣的太阳烤着地面,有种皮肤都要被灼烧的痛感,我戴着墨镜,在人群中四处张望,寻找海若的影子。

我以为我还能看到从前的那个她,身材较为臃肿,却又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仿佛轻易就能落泪,一头飘逸乌黑的长发,就像一个娃娃一般可爱。

我还怕我会认不出她来,我想,凭她的天生丽质,三年不见,一定会更加漂亮。

而事实是,我确实认不出她了,当她站在马路的对面朝我招手的时候,我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把墨镜往下面推了一点,想看个仔细,是不是中暑了,否则怎么会眼花?

此时她已经越过马路,朝我走过来,瞠目结舌的我说不出一句话来,她现在的样子,就像只有皮包着骨头,浑身上下没二两肉。

突然间想起一句话来,时间是一把刀,不仅隔断了我们与过去的牵连,还割下了海若身上的肉。

夏枣,你这是怎么了?一副傻b样?她的声音还是没变,可是我总感觉那是从地狱传来的声音,好像时时刻刻会把我拉走,不过跑了一个马路宽的距离,她已经上气不接下气,胸口起伏不定,短短的头发乖乖的垂下,越发显得那张清癯的面孔是多么菜色。

我想说的一句话是,你得绝症了吗?

可是这种话,我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我拉着她的手,咯得我疼,突然想起,读初中的时候,我一直认为我,海若,竹兰三个人中我的身材是最好的,匀称有致,可是没想到,现在的海若,竟然会瘦成这个样子。

没怎么,太久没见到你了,有点想你。

听到我的话,她咯咯一笑,开玩笑?

我摇摇头,发现我们之间似乎不像以前那样有话说了,抬头看看已经到了头顶的太阳,说道,我们别站在这里了,热死我了!

她甜甜的笑了,牵着我的手一起走去她家,路上,她问我大学生活好不好,我说还行,浑浑噩噩的也过了一年了,她又问我有没有交男朋友,我说没有,她很不信,还说,大学里面没交一个男朋友算是白读了,我摇头笑了笑,说那不是我的三观,她似乎很惊讶,问我什么是三观,我突然有些心酸,看着她的眼神也有点苦楚,我没有回答她,只是一笑置之。

她家离我家并不远,而且好像搬离了原来的地方,初中的时候,我妈不让我随便出家门,我只去过一次她家,那时候她不让我上去,我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很想去,因为当时我有一个很可耻的想法,到现在,我都不敢承认,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的想法。

深深的巷子里面,阳光似乎永远也照不进这里,踏进这片有阴凉处的地方,突然间没有了骄阳的照射,还有点不习惯,前边摆着一张不大的桌子,周边围着很多人,我看着他们有些尴尬,海若说,那些是她的亲人,过几天她就要搬家了。

我点头说嗯,却有一个人的身影猛地闯入我的视线,我一惊,将目光转移,看着海若的爸妈,甜甜的喊了一声,叔叔阿姨好!

她爸妈很和善,只是看起来还是有点威严,我没有多余的话要跟他们说,原因之一就是语言不太通,他们说的是地道的家乡话。

这时窄窄的木门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着睡衣的女生,她第一眼就看到了我,我一怔,既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而事实上,我也没必要有什么反应。

她冲我笑了笑,大声喊道,季晨!

那个被唤作季晨的男生听到她的叫唤后马上走过来,与我并立着,对着她说道,怎么了?

那女生一脸通红,很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小声说道,你女儿哭了!

我一惊,泪水有夺眶而出的趋势,便低下头,看到旁边的季晨,居然跟我一样穿着一双人字拖,不过我的是蓝色,而他的是黑色。

他撞了我一下,当做打招呼。

我却不曾想过,只比我大两岁的他,竟然已经有了孩子,而那个女生,大概就是那个孩子的妈妈,可是,他们这样,能结婚吗,那女生看起来还没十八岁啊?

其实,我早些时候就已经听到过这个消息了,只是我一直不愿意承认,不愿意面对,我曾经把他放在心底的最深处,我曾经把那段卑微的暗恋看得这么重要,却没有想过,暗恋与明恋,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我冲他笑了笑,心里却在滴血,我喜欢上了海若的哥哥,可是这件事,没有任何人知道。

初中的我,在第一次见到阳光帅气的季晨的时候,就一直在想,像季晨这样的男生,以后会找到什么样的老婆?

那时我还以为,他一定能考上一个好的高中,一个好的大学,却没有想到,他根本就没上大学。

原来那个时候的一切,是不能拿来与现在较量的。

要不要进去看看我的小侄女?海若走过来,对着发呆的我说道。

那个小女婴,是不是跟季晨一样好看呢?我看了看海若,说道,出生多久了?

六个月!

才六个月?这么说,也就是发生在我读大一时候的事了?真是晚了一步。

走进那间小屋,听到季晨哄着孩子的声音,而他的老婆,就站在他身旁,一脸幸福地看着他。

好和谐的家庭啊!

看着海若她侄女,我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丑!还简直是丑到爆!

好可爱!我真是说着昧良心的话,这小孩子长得像个猴子,一点也不像季晨。

季晨听到我的声音,笑了笑,低头继续哄孩子。

吃饭的时候,海若她妈也太客气了,那些菜一把一把的全弄到我碗里,堆得想一个小山一样,害我怎么吃也吃不完,这时候季晨很识趣地说了一声,要是吃不完就剩下,别撑着了!

我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只是一眼而已,就足够让我记住一生,而她身边的女生看着我的眼神很奇怪,有种莫名其妙的的感觉,难道那就是所谓的怨妇的幽怨的眼神?

海若的饭量出奇的小,吃了半天才吃一碗,我小声劝她多吃点,她实在是太瘦了。

后来她才告诉我,要我不要再来这里找她了,她说她生病了,很严重的病,要去武汉治疗,隔离,全家都会陪她一起去。

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我突然哭了,我说不,我还要来找你,我以为她不会再回来了,她咧嘴一笑,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就去半年,等你放寒假了,我就回来了!

我抹干了眼泪,真是害我白担心,我问她是什么病,她死活不肯说。

饭桌上我是最不老实的,休息不过两秒钟又和海若说话,所以这顿饭,吃了一个小时才结束,而实际上,我希望时间能够定格在这一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