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月,沈缺微微暮光中小说-吴月,沈缺小说叫什么名字

微微暮光中

微微暮光中

作者:重姒拾遗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1:43:4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章 冒失鬼遇上缺心眼 第二章 本市拒售 第三章 作战准备 第四章 小偷风波 第五章 姐姐,我要空运啊 第六章 微微暮光中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宁晓沉说,学长,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将你记在了心里,从此再也忘不掉。沈缺温润一笑,那就不要忘记,我会将你放在我心里,从此再也离不开。
节选

序言

五月的天气,总让人很惬意,此时的宁晓沉,刚刚从C市回来,短暂的五一假期,最终抵不过母亲的唠叨,她只好放弃自己去H市旅游的想法,回到家里老老实实陪着母亲话话家常。

在C市,宁家也算是比较大的家族,在宁晓沉的上面还有三个哥哥,当然他们可不是亲兄妹,甚至于说,宁晓沉根本不想承认自己有这么几个哥哥,毕竟,人比人总会气死人的。从宁晓沉出生开始,就一路顺风顺水的重点过来了,可是呢,有那几个学霸在,宁晓沉可以说一直都是被管教的对象。

对于家人的这种做法,宁晓沉是很嗤之以鼻的,她认为,人生只不过是来这个世界上走一遭,能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就够了。这也不能说是宁晓沉没志气,像她这样随性的人,太过于追求名利,也就没有自由了。

基于以上理由,当宁晓沉遇到沈缺之后,她曾一度不屑一顾,而当她喜欢上沈缺之后,她的唯一目标就是让沈缺不再那么看重外物,当然,如果沈缺心里只有她最重要的话,那就更好了。

沈缺从H市交换来T市,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宁晓沉,一个张扬而又耀眼的大美女,如果忽视掉她对自己的不屑,还有那一身鸡汤的话,沈缺会觉得遇见她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事情。

第一节冒失鬼遇上缺心眼

摇曳着的香樟树,打落一地的碎影,宁晓沉骑着自己的爱车,欢脱的游走在校园里,自己总算是逃离老妈的魔掌了。一手掌着单车,一手提着保温盒,此时的宁晓沉只想早点回到寝室,将手中的烫手山芋扔给那些损友。

这蛊鸡汤,美名其曰“元神大补汤”,这当然是宁母自取的名字,但宁晓沉对它早就近而远之,试问谁打娘胎出来就喝一种汤会喝不腻的。不过,既然寝室里的那些损友那么爱这一口,自己也不介意给她们啊,可是真心想不通她们怎么能入口。此时的宁晓沉,根本没想到自己的母亲好歹也是美食家,厨艺怎么也有两把刷子,她不喜欢,只是因为她喝出免疫来了而已。

沈缺扯了扯衬衣领子,茫然的望了望T大的校大道,温润的脸上划下几丝细汗。事实上,沈缺已经在此处走了近半个小时,此时已有了微微暮色,他依然没有找到出口,让他心中蒙上了一层阴霾。T大果然如外界传闻,校大道像迷宫,非T大的人都是有进无回,这让自己情何以堪,怎么说,自己也算半个T大生。

沈缺是H大与T大这一届交换生中的一员,在读大三学生,本来是来熟悉校园,没想到会落到迷路的下场。抬头,日光掩映下,一个薄荷色身影闯进沈缺的视线里,沈缺心中一喜,总算是有一个活物路过了,刚想上前询问一下,却没想到那车直直向自己撞来。

宁晓沉在拐角一转车头,就见一人出现在自己前方,只好出声示意别人让一下。“同学,让让啊!”话落,就见那人朝自己走来,宁晓沉低咒一声,此时已收车不及,可是自己一只手不能让惯性过胜的车转个方向。只好甩开手中的鸡汤,两手握住车把,将车向一侧驶去。

好不容易稳住单车,宁晓沉跨下车来,发现手中口口如也,猛然回过神来,尖叫一声,“啊!我的元神大补汤!”

沈缺正为自己刚才躲过单车袭击而暗自庆幸时,却没想到,身前一个不明物体向自己胸前飞来,接着沈缺只觉胸前一片温热,低头,白色衬衣上满是污秽,沈缺仔细一看,这哪里是那个冒失鬼口中的元神大补汤,分明就是乌鸡汤,只不过味道有点难闻就是了。

宁晓沉看着面前的男生,一身狼狈,已到口头的骂人话语就这么缩了回去。虽然说是他的错,但是自己也没什么损失,反倒是他毁了一件衬衣,怎么想也是自己理亏,而且,不知道怎么,一对上他的脸,自己就心跳加速起来,真的,长得好好看。也许是内心的感觉让宁晓沉不知所措,为了掩藏内心的情绪,宁晓沉不屑的瞥了沈缺一眼,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沈缺胸前的校牌。

T大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T大在校生,都必须挂着自己的铭牌。那个男生的铭牌上,写着金融系大三学生:沈缺,宁晓沉一愣,没想到是学长,还是隔壁系的,自己怎么会没见过他。不过,他还真是人如其名,缺心眼!要他让开,还偏要走上前来。

“喂,你没事吧?”看着躺在地上的保温盒,宁晓沉更加不满,询问的话语里充满火气。

“我没事。”沈缺看着一脸傲慢的宁晓沉,脸上挂着温润的笑,不与她计较她的失礼,只想早些问出路后离开这里,他想说,这是他沈缺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狼狈。

“宁晓沉同学,你可以告诉我出口在哪里吗?”扫了眼宁晓沉胸前的铭牌,沈缺问道,嗓音悠长而又沉稳。

“可……可以。”沈缺不与自己计较的行为,让宁晓沉一楞,觉得自己颇有些无理取闹,只好吞吞吐吐的答应他的请求。

“学长,出口还有些远,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载你过去。”宁晓沉看着沈缺淡漠的眼神,不自觉的收起了自己的张牙舞爪,总觉得在这种人面前,自己还是乖乖的不容易吃亏。

“好!”沈缺没有反对宁晓沉的提议,而是走过去,稳稳的坐在了后座上。宁晓沉见沈缺稳如泰山的坐在后面,也就识趣的闭了嘴,向远处岔路口的出口骑去。此时的宁晓沉早已将摔落在地的保温盒忘在脑后,也不会知道,因为这个小小的保温盒,她的耳朵差点被她老妈念出了茧。

瘦小的单车承载着两个大人物,在水泥路上摇摇晃晃的前进着,香樟树的叶子一片片的落在宁晓沉的肩头,浮动着的气流,带动着沈缺的气息拂到了宁晓沉的鼻间,淡淡好闻的体香掺杂着浓重的鸡汤味,显得那么诡异。

闻了将近十来分钟后,眼看就要到出口了,宁晓沉终于受不了,对着身后的沈缺,缓缓开了口:“学长,你把衬衣脱下来我帮你拿去洗吧?”

可能是沈缺实在受不了那种味道,动作干爽又利落的,他将衬衣脱下继而放在了宁晓沉手上,有礼又温柔的道了谢,“麻烦你了,学妹。”

将单车停在出口边,宁晓沉下车,向沈缺具体解释了金融系的大概位置,看着沈缺那欣长挺拔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后,宁晓沉再次跨上车,向着女生寝室楼而去。

第二节宁晓沉,鸡汤呢

回到寝室,由于心虚,宁晓沉猫手猫脚的向自己的床铺挪。要知道,对于寝室里的另三个狼女来说,所谓的元神大补汤,可比宁晓沉重要多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汤再人在,汤毁你就不用回来了,大概就是这意思吧。寝室里最小的于敏,早已被鸡汤的味道勾了出来,此时从被窝里伸出头来,暗暗监视着小心翼翼的宁晓沉,同时还不忘小声叫醒另外两位。

宁晓沉眼看到了床铺边,心中一喜,踮起脚,准备快跑过去。突然,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吓得宁晓沉跌坐在地上,手中的衬衣稳稳抱在怀里。

“宁晓沉,我的鸡汤呢?”吴月看了宁晓沉很大一会了,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宁晓沉手中确实没有鸡汤之后,终于吼了出来。由于知道宁妈妈今天必定会让宁晓沉带鸡汤回来,自己和梁染心,还有于敏都饿了一天了,就等着宁晓沉带回来的晚餐,却没想到什么都没有,这难道是要将我们饿死。

察觉到吴月她们的怨气,宁晓沉苦笑,硬着头皮跟她们解释。

“那个,我真不是故意的,鸡汤在路上泼了。”损友们的八卦程度,宁晓沉自是知晓,所以她决定不提沈缺的事,但是她显然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那就是,每次只要想隐瞒什么,她的眼神就会乱瞟。而吴月她们,对宁晓沉的这个习惯,自然是了如指掌,宁晓沉的话改没说完,她们三个就已经知道她在撒谎。只见梁染心伸出青葱玉指,勾住宁晓沉怀里的衬衣,向自己这边拉了过来。宁晓沉看到衬衣向外移动,急急去抢,却也只抓到了一只衣袖。

“放手!”宁晓沉看衬衣被拉了过去,条件反射的往回拉,同时不忘让梁染心放手。

“不放。”看宁晓沉如此紧张这衬衣,梁染心越发来了兴趣,说什么也不放。就在这两人一来一往,一拉一扯间,“哧啦”一声,衬衣在这四人眼前硬生生的分了家。吴月看那衬衣,很明显就是男款,狮吼声再次传来。

“宁晓沉,你个见色忘义的,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宁晓沉看着变成两半的衬衣,双眼无神,思考着怎么解决衬衣的问题,总不能告诉沈缺,自己帮他洗衣服,最后连袖子都洗掉了吧!吴月看宁晓沉根本无暇理会自己,与另二人对视一眼,貌似她们有些太小题大做了一点,不就是一碗鸡汤吗?虽然说是美食家难得有一会的杰作,但看在这件已经寿终正寝的衬衣的份上,就原谅宁晓沉一回吧。彼此视线交流后,吴月和梁染心同学再次爬进被窝,睡起了回笼觉,于敏同学则被指派监督宁晓沉同学出去买夜宵。

可怜的宁晓沉,半夜时分还在街市上徘徊着买夜宵,而导致这一切的都是那蛊鸡汤,当然还有罪魁祸首沈缺同学,为此,宁晓沉在心里将沈缺骂了不下一万遍,与此同时,男生公寓楼里的沈缺,不知怎么,总觉得耳边凉风阵阵。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