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慕三嫁情缘-言情小说阅读

三嫁情缘

三嫁情缘

作者:小袋子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1:40:1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命定 当日初识君 开始亦远近 千锤百炼为成才 落地为兄弟(上) 落地为兄弟(中) 落地为兄弟(下)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一嫁——包办婚姻,狗血童养媳;二嫁——阴谋代嫁,乌龙世子妻;三嫁——真爱相随,无奈妃子心。女主从初来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内心高傲维护着自己的爱情价值观念,这些在一嫁时体现得淋漓尽致,奈何到真正地动了情,曾经以为不能包容的,不能接受的,不能放弃的完美爱情,她都舍弃了,连同自己的骄傲都狠狠踩在脚下,没想到最后伤人还伤己,当她疲惫选择放手,却发现对方已经万劫不复,此生谁也丢不开谁了!尽管有爱有怨有无奈,那是司命簿上命定的,逃不开就只能承受。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摧毁了时空的阶梯,为了践行那个冥冥中注定,却一直不知道的“三生之约”!
节选

第一章

天!我觉得自己都头都快炸开了!我的脑袋肯定是着火了,要不就是变成烫发了。

不是好事临近我的运程会上升吗?我怎么会倒霉到在雨天上网找一些资料刚好碰到打雷,而刚好炸到我的电脑上,而坐在电脑前的我,不死也剩半条命吧!只可惜,我的大脑还在高速运转却不知现在是阴是阳啊。

不知挣扎了多久,我终于从昏迷中醒来,或者说我正式来到阴间报到了。因为头仍然痛得厉害,不过不对啊,死了的人是没有痛觉的,于是我决定睁开眼睛确认一下事实。

第一眼望到帐顶我就傻眼了,接着心里乐开了。向洌对我就是好,不过就算你家再有钱也不该这么奢侈,把我送到一个这么古色古香的医院,哇,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檀木香味呢,好甜哦。

我陶醉在自己的小幸福里,可是,屋里怎么连个照看我的医生和护士都没有,而且连瓶瓶罐罐的,或者是各种各样的医疗器械都没见到,被雷劈到难道不是很严重么?以我的医学知识来说,绝对不轻。难道这是他家的私人医疗室?

“亲爱的向洌童鞋,这是你家吗?怎么不出来呢?”我把脑袋探出帐外,真的是一个人都没有,而且都是古典的家俱摆设。

“呀,展小姐?您醒了?”就在我以好奇的眼光四处打量房间时,进来了一位古装打扮的小姑娘。

不过她的第一句话就让我懵了!!!

展小姐?谁啊?不是我吧?

我试探性地问她,“你好,请问这里是哪一个私人诊所或者医院吗?我的家人在哪呢?”

“小姐,您在说什么呢?奴婢听不明白,奴婢这就去把夫人请过来!”那丫鬟一头雾水,皱着眉抓了抓脑袋又绕出去了。

我明显听到自己的心咕咚一声往下沉了,这天底下我认为最不可能发生,即使发生也不可能在我身上的事情却偏偏真真实实地发生了,而且就发生在我身上,这种只有亿万分之一几率的穿越时空的近似于不可能事件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我说上帝啊,你要是这么眷顾我怎么不让我中奖,一夜之间摇身变为亿万富婆呢?!

不过下一秒,我就发现了更令我想嘶叫的另一个事实。我的身体只有8岁幼女那么大,嘿嘿,此时我深刻体会到那句话真的是至理名言: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会为你开启一扇窗户。换言之便是:把我带到这个陌生时空的补偿是我返老还童了,一下子年轻了十几二十岁。这会子我要是蹦上荧屏做广告,标语肯定是:穿越时空,做年轻态健康“小”女人,一下子小十岁,不费劲,一天穿一次,比维生素E还管用——一般人我不告诉她的!

一整杂乱的脚步声把我从无端的臆想中拉回了现实,现在,我身在一个不知是何时空何时代成为一个不知是谁的小女孩,这便是我的现实。一会儿该面对的,我索性就直接一问三不知,彻底失忆好了。

终于,她们以一群三姑六婆阵仗,涵盖老妇少妇们及众多老嫩参杂的丫鬟们出现在房门口,为首的是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气质妇人,她上下打量着我,似乎看到一件早已认为不可能再寻回的珍宝突然再次出现在眼前,那种想靠近又不敢确认的神情,或者说她早已放弃这个身体的主人能够再次醒来的希望吧。而我,以不变应万变,眨巴着两只大眼,没照过镜子,也不知道这个身体的眼睛大不大,反正我是努力睁得很大,以显示我的天真与“无知”。

倒是此时,在她旁边,一位看起来略微小几岁的美丽妇人开始小声啜泣,眼神里的心疼与关切毫不掩饰,不过她地位似乎比那个为首的低一些,所以她没过来之前,她纵使再心疼也没敢行动。不过她这样哭得梨花带雨连我都不忍心看下去,为了打破僵局,我硬着头皮开口问了第一句话:“你们好,我想请问一下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呢?”

这一句话一出口,我便可预见她们的表情。果不其然,她们先是震惊,然后是面面相觑,而后便是支支吾吾地问了我一些问题,什么你真的不记得了?你不知道这是哪里?你不认识我或者她之类的话。而我就是一路地把自己的头当拨浪鼓一样甩啊甩!用甩一点也不过分,因为在我看来,小孩子摇头一般都是很用力的,不是吗?不过甩完了不下10下之后我就后悔了,我觉得颈椎都要脱臼了。

之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及处境。本人,也就是这个身体的主人是出云国最大最富有的云府家的童养媳,展颜宁是也!这真是一个封建到底的年代,对于童养媳的概念,一度让我觉得头昏脑胀,好歹也让我成为一个集万千宠爱的贵族小姐,再不然做一个普通人家小家碧玉的女孩也挺好的,像现在这样“寄人篱下”还真的挺让我不舒服的。

不过,在21世纪我可是经历过千锤百炼的“白骨精”,在暂且留在这的这段时间我绝对可以活出自己的精彩。

认清自己身份之后的第二件事便是要熟悉我接下来要生活的环境及周边的人、事、物。

那天我看到的那位为首的妇人是云府的大当家,云夫人,而在旁边哭得梨花带雨的美丽妇人据说是我的母亲,在我不幸在树上被雷劈中掉下来以后,她就从家里赶过来看“我”,在我昏迷了一个多月,所有人都决定放弃我时,她还坚持守着我陪着我,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突然我很庆幸自己的到来,让这个身体的主人重生,让她看到希望。可是21世纪我的家人此时又怎么样,会不会以为我死了?向洌那个傻瓜该是很难过吧?每每想起我都忍不住落泪,害得大家都以为发生意外以后八岁的我感性了很多。

感伤怀念自己以前幸福生活的时候,我不知不觉地转入一个花园,身边的随身伺候的丫鬟在我打了几个喷嚏之后便回去帮我拿披风。我发现我是不是迷路了?果然是家财可以撑起大半个国库的富贵人家,就一个小小的庭院都能让我找不着北,当然无可否认的是我方向感向来也是相当差劲的。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我便饶有兴趣地在这个花园里逛起来,这绝对是现代人工园林所不可模仿的“自然”景观,一处假山后边角处的花丛吸引了我,那些五颜六色的花像极了我小时候在老家栽种的太阳花,喜悦让我暂时忘记了愁绪。当我打算站起来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一块碎石就这么重重地摔倒在地,双手沾满了泥巴,而就在我最窘迫的时候,我头顶上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你在这个干吗?你是谁?谁允许你进来的?”那严肃的语气让我莫名其妙地紧张,好像不小心闯入别人的地盘,当然我潜意识里还是认为童养媳就是寄居在别人家的。

“呃,我、我不小心迷路了,对,对不起啊!”我缓缓地准备起身,谁知道因为之前蹲太久脚都麻了,刚刚从地上爬起来便重心不稳地向后摔去,就在我闭上眼睛准备投入大地怀抱的时候,我瞥见那个声音的主人,居然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与此同时也看到他因为来不及回避而显露出那惊慌的神色,而在下一秒我便确认了他的惊慌从何而来。我重重地扑倒在他身上,刚刚身上的泥巴也一部分搬迁到他月白色的衣服上。我很是愧疚地坐了起来,反复查证他是否摔伤了,我一个二十几岁的人砸到一个小鬼头可真的能砸死人。

就在他站面带愠色地从地上站起来后,我恍悟现在的“他”比我还高半个头,我才是一个八岁女童的身体,还没到砸死人的程度。

我呼地松了口气,却见对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你——,谁允许你到这里的?果然就是没父母教养的人!”

“喂,我说你和谁说话呢?什么叫没教养,我刚刚不是解释了我是因为迷路了才到这鬼地方,你以为谁稀罕住在这?我看你才是真正的没教养!”他的嚣张气焰激怒了我,古代的小孩都以为自己比天大么,小小年纪端什么架子。

“你——展颜宁,你现在就给我出去,以后没有我的批准不许你踏进这个园子半步!”

“哼,走就走!这么凶,小心有报应!”我气愤地转身正欲离开,突然意识到对方好像知道我是谁,否则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小姐,小姐原来你在这,你让你奴婢好找!”迎面而来的是手里抱着我的披风匆匆而来的拾翠,只不过她身后还有另一个我没见过的约莫十来岁的小男孩。

她略带嗔怪的语气在见到离我不远处的那个男孩之后便一百八十度转换了,她毕恭毕敬地行了一礼,“奴婢给大少爷请安!”

大少爷?云府的大少爷?呃,难道就是“传说”中我的“丈夫”?突然我感觉到自己头上飘过一朵乌云,再加上一串大大的省略号。

“哈哈哈哈,夏慕,你的脸这是怎么了?”我心里暗叹刚刚在拾翠后面那个男孩不知死活,去招惹这个小霸王,不过看他的穿着打扮,估计也是“主子”类的人物。

拾翠这才注意到云夏慕脸上粘到的泥巴,不过碍于上下级,她只能憋着笑。估计是刚才我检查他是否摔伤的时候粘上去的,嘿,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总算是报了仇!

“小叔叔你就别笑我了,刚刚遇到了一个疯子才弄成这样,真是倒霉!”我还没来得及消化他们的关系就被他那个“疯子”给刺激到。

我堂堂一个21世纪的心理咨询师跑到古代来让你一个小孩欺负。“我说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没礼貌,向来只有疯子才会骂别人疯,别以为你是云府的大少爷就可以这样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地欺负人,告诉你,我不买你的帐!”

“呵呵,是颜宁啊?怎么弄成这样了?身体可大好了?现在说话可比以前有气势多了!”被夏慕称为小叔叔的男孩这才注意到是“我”。长得挺好看的一男孩子,怎么就成了那个小屁孩的叔叔呢,不过他的性格比小屁孩好多了。

“你好,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刚刚是迷路不小心才到了这里。多有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笑道,“小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听说你失忆了,是不是不记得我是谁了?”我再一次对自己现在这个身体感到不满,八岁小女孩的身体实在是太矮了,任谁都高我一截。

“对不起,颜宁真的不记得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哼,说你没教养还真的就是,小叔叔的名字也是你能问的?!”

我很不悦地瞪了云夏慕一眼,人家问个名字也轮到你来多嘴。

“没关系,反正我也大你们没几岁,就叫我云翊安吧!小丫头,以后可不许忘哦!”他轻抚我的脑袋,冲我宠溺一笑。呃,这小孩笑起来还真的很好看。而他下一个动作让我们在场所有人都僵住了,他轻轻在我额上落下一吻。

拾翠是吓得愣住了,而云夏慕是难以置信般地瞪大了他那双其实也很好看的眼睛,语带愠气:“小叔叔!她——”

“走吧,我是来找你一起去书房的,大嫂找你呢!”说完云翊安若无其事地搂过云夏慕一起转身离开了,留下了还没反应过来的我和一愣一愣的拾翠。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