揽仙卦米玖非酒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揽仙卦

揽仙卦

作者:米玖非酒
类型:短片
时间:2020-11-21 11:32:3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卷一,莫笑农家腊酒浑 第一章 少年与少年相识 卷一,莫笑农家腊酒浑 第二章 赠礼与回礼 卷一,莫笑农家腊酒浑 第三章 吉运与厄运 卷一,莫笑农家腊酒浑 第四章 团子与招团嫌 卷一,莫笑农家腊酒浑 第五章 神棍与飞贼 卷一,莫笑农家腊酒浑 第六章 黑猫与人命 卷一,莫笑农家腊酒浑 第七章 飞贼与妖物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日常玩脱自认很帅江湖骗子流氓攻x一脸懵逼啥都不知心怀天下傻白甜受(川禾)1v1HE主攻攻描写较多,希望大家不要站错cp_迟川游荡江湖,本职工作却是一卜卦先生,把邻里忽悠的一愣一愣,还能靠这个发家致富。太强了太强了。——却不曾想真的能遇上真神仙。洛团子可爱又好看,天真的迟川心想,必须赶快“拜把子”!封建主义兄弟情岂不妙哉?谁知自己记性不好,后来又把人家给忘了。“神仙?”“你根本不是修道之人,你根本就是仙啊!”抱歉,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此告辞。“诶……你别走啊……”迟川你个臭流氓,便宜都占了这下还翻脸不认人了!-——却不曾自己会有扣头下跪,求他回眸的一天。“洛兄……你看看我,和我回去好不好……”_“我算尽天下,算不透自己,更算不透你。”“我看遍天下,看不透自己,更看不透你。”_那时迟川说——“肝肠寸断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_副cp是长乐x程景性格年下忠犬混世病娇的妖界太子攻x看人不爽爱占便宜的饭店老板受(长景)_走精细路线,两天一更保底三千不够三千不更647271114有这么一个群等小可爱们加入w会掉落人物设定图~
节选

迟川每天的日常工作又开始了。他把招牌幡子往地上一杵,在自己的专属小石板凳上一坐,双腿一劈,看起来有气势极了。而他的幡子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天算不如人算,仙算不如吾算。”口气也实在不小。人们远远望见这里多了一个人,想都没想一股脑往这边冲了过来。跑得最快的那个人,迟川是认得的。王武在迟川面前急刹了闸。迟川眯起眼睛,笑着问道,“王兄昨晚睡得可还安稳?”“稳,太稳了!”王武从口袋里摸出一小袋银子来塞给迟川,“按您说的办了!那楚六千果然没有再找过我!”“那便好......”迟川望着这小布袋,“这是......”“这是赠礼,您千万要收下!”王武双手合十,拜道,“今后还要准备什么,还望您告知啊!”“那是自然,”迟川点头回应。王武也终于满意地走掉了。王武拨开人群,揽住身旁的两名女子,哈哈大笑地离开了。迟川只是叹了一口气,等着下一位客人找上来。-群众又围了上来,“迟大仙”,“迟仙人”的绰号被叫来叫去。围在外圈的人深知今天是排不上自己了,只好识趣走掉了。刘义一冲当先,“迟大仙!求您帮我算算我家菜地今年收成如何啊?!”一包银子呈在迟川面前,刘义接着道,“费用您点点。”迟川摇摇头,“刘兄,别太见外,这银子不用点,迟某这就帮你算。”他闭目,片刻后又睁开眼睛,双眉紧锁,道,“这...不太乐观啊......”听到这话,刘义一下子就急了,近几日,自家菜地里早就该成熟收割的瓜果迟迟未熟,刘义真是操碎了心了,这才想着找迟川来算一算。刘义双手一握,又掏出了一把银子递给迟川,“求您告诉我解决的办法!”这次迟川没有收下,他推回到刘义手里,道,“刘兄都如此了,迟某也要努力一把了。”迟川掐指片刻,道,“刘兄,你今日买些芥菜籽来抛到田里各处即可。”刘义道,“这......这是为何?”迟川只是笑笑,“这便是天机。不可泄露于你呐。”--下一位是谁?张忆儿红着眼圈找到了迟川,“迟先生......”迟川见状,连忙起身拉着张忆儿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张姑娘,你这是怎么了?”张忆儿低声呜咽,声音嘶哑,没有平日里该有的轻柔,看起来已经哭了许久,“迟先生......我娘她前几日一病不起,郎中说只是普通的风寒,连开了几副药却都不见好转......娘的病越来越严重......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想着您是不是有办法......”听着张忆儿哆里哆嗦地将话讲完,迟川轻拍张忆儿的肩,露出让人安心的自信笑容,“张姑娘,你母亲的病,过不了几日定会恢复,吉人自有天相,她的命数还未尽呢。”张忆儿一抹眼中的泪水,哽咽道,“我问过的每一个人...都和您说了相似的话......”迟川嗤笑一声,他挺直了腰板,提高了音量,“各位,迟某在南城也有六年之久了,想必来时立下的誓言,大家也都忘记了。但迟某愿意在这里再重申一次——”迟川抬手,示意大家看一眼他的幡子。“迟某愿向天起誓,绝不会昧着良心收下各位的钱财,从我口中说出来的话,就算天神来了,也改变不了。”听到这话,人群外围一个身影顿住了步伐,想要听听迟川的后文。迟川转向张忆儿,咧着嘴笑了起来,“张姑娘,如有人想取你娘亲的性命,不问过我可不行啊。”张忆儿眨了眨眼睛,用力点头,“迟先生,谢谢您。”--迟川一日只算半日,午时一到,准时收摊。迟川看了看今日的收成,满意地准备收拾东西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此时身后却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迟川倒是头也不回,道,“公子,想要算命还请等明天吧。”那人抿抿嘴,好似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才缓缓道,“我......不是来算命的。”声音极其好听,比平日的张忆儿还要轻,光是听到这句话,迟川就恍惚了一下子,他扭过头来,想看看来者何人。--这人头戴白色纱帽,被罩着的长发近乎看不出颜色。内衬干净利落,花纹是连迟川都没见过的,不娇不艳,又能引人注目。外袍没有披在肩上,而是搭在双臂上,迟川忍不住想这样不会掉下来吗。下摆也刚好完美地遮住了鞋履。一身素色,迟川只能想到“一尘不染”这个词来形容他了。迟川心想,“这是哪家的大公子。”迟川站直,却发现这人好像还高自己半头。—“公子不找迟某算命,那是来做什么?”迟川率先发问。那人却后退一步,过了片刻轻轻道,“您......不信仙?”—迟川不明所云,活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问他这样的问题。“那公子的意思是,您信咯?”不愧是迟川,话锋一转,那人怔了一下,“我不是相信......”后话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迟川这下知道了,这人是不擅长和外人打交道的类型吧,明明还没组织好语言就跑过来找自己,结果自己随便几句就把对方问到不知所措了。——迟川真心觉得,有趣极了。“公子,不知可否,告知在下怎么称呼?”那人定了一下,半晌,伸手摘下帽纱,发丝随着动作飘起又垂下,这人有两缕发丝从双耳后盘到头后,朱红的流苏绳将其绑扎好,随之摇动。不看脸先另说,只是这一系列动作就叫迟川入了神。“....仙……”意识到自己想要说什么后,迟川立刻把它憋了回去。—“在下......洛以禾。”洛以禾...洛以禾……迟心里默念了几遍,他也学着洛以禾的样子,“在下迟川。”—“叫我迟兄便好。”洛以禾微愣,转而又弯起眉目来,叫道,“迟兄。”—此一句,又不知划过了多少岁月。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