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白白灵气祥腾云雾在线看

灵气祥腾云雾

灵气祥腾云雾

作者:苦瓜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1:26:4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书架的旁边,是一个木架子。木架子上有几十个小格子,每个小格子内都放了小玉瓶,小玉瓶上贴着标签,上面写着‘中级增灵丹’‘高级金创丹’‘高级回神丹’‘再生丹’‘钟谷丹’‘骨凌丹’等等丹药的名字。
节选

书架的旁边,是一个木架子。木架子上有几十个小格子,每个小格子内都放了小玉瓶,小玉瓶上贴着标签,上面写着‘中级增灵丹’‘高级金创丹’‘高级回神丹’‘再生丹’‘钟谷丹’‘骨凌丹’等等丹药的名字。

尚天浩突地心中一动,目光看向那瓶‘再生丹’,心头猛然狂跳起来。他记得映菡曾说过,再生丹有起死回生之效,只剩下一口气在,都能救活。倘若服下一颗再生丹,他断掉的腿轻而易举就可以恢复了。

伸手把‘再生丹’的小玉瓶拿下来,轻轻摘掉红绦塞子。一股庞大的灵气从窄小的瓶口中窜了出来,飘荡氤氲,最后竟在瓶子周围形成了一圈淡淡的七彩虹。隐约的清香从瓶口处袅袅荡出,尚天浩不自禁的深吸一口,精神大振,只觉全身仿佛被彻底的洗涤过一样,整个天地都明亮起来。

尚天浩大喜,小心翼翼的倾倒瓶子,咕噜噜的倒出一颗环绕着七彩光晕的乳白色丹药。那沛然精纯的灵气渗入他的皮肤,在经脉中圆润流转,尚天浩竟觉得全身那些紫芸留下的鞭痕处传来轻微的酥痒感。

“如此玄奇的丹药,当真头一次见到。”尚天浩惊喜之下,迫不及待的将丹药放入嘴中。丹药入口即化,在满嘴绵远的清香中,灵气向着他身体激荡出去。

庞大的灵气如同浩浩江水奔腾不息,这种感觉与尚天浩开光时的感觉完全不同。开光时,能量硬撑着他的经脉,让他全身要爆炸一般难受,而这种能量虽然同样撑满经脉,却给予他饥饿了十天,陡然吃饱了一样的充实舒畅感。

忽然,一阵剧烈的酥痒感从身体各处传来,尤以断腿伤口处最甚。尚天浩将木杖丢掉,坐倒在地,忍不住呻吟起来。他下意识的想用手去抓自己的身体,却强硬忍住。全身所有的伤口,在这刹那间同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而那些未曾破损的皮肤,则开始分泌出黑油一般恶臭的物质。

尚天浩不知道这些黑油恶臭的东西是什么,可是他却无心去关心。如果说全身小伤口的酥痒达到十的话,那么断腿处的酥痒就是五十了。

尚天浩望着自己断腿处的肌肉仿佛重新获得了生命般,随着不断的蠕动着,肌肉重新的生长出来。他全身剧烈的颤抖,这种酥痒仿佛传自骨骼深处,让他有迫切的把手深入自己骨髓中挠弄的冲动。

这种痛不欲生的感受一直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尚天浩全身汗水湿透,一条肌肤如婴儿般润泽白皙的大腿已完全生长出来。除了这条大腿,他全身都被黑油物质覆盖,恶臭难当,只有一双眼睛显得尤为明亮。

尚天浩动了动腿,又踢了踢,随后站起来,来回走动几下。一开始不适应的摇摇晃晃,没走几步,便彻底的融合,意到腿到,伸展自如,与原来那天土生土长的并无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皮肤比以前的那条腿更水润了。

尚天浩放开脚步,猿猴似的腾挪跳跃,只觉全身轻捷异常,好似随时都要乘风而去。他到了院子中,猛然仰天长啸,啸声虽不骇人,却饱含了他内心无穷的激动与欢愉。

房门被撞开了,一道黑影冲了进来,是小白白。只见他黑色的瞳孔闪烁着,惊疑不定的望着尚天浩。

尚天浩哈哈大笑:“小白白,尚大哥腿恢复啦!哈哈哈,尚大哥从此再也不用独着腿像僵尸一样跳来跳去啦……”他上前几步,想去抱小白白。小白白却被他浑身的黑油恶臭逼的向后退去,目光中既是欢喜与茫然,显然他不明白尚天浩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尚天浩一呆,随后大笑。身体轻跃间,向着山下的一条小溪中跑去。耳边风声呼呼,速度竟比以前快了一倍之多。

那些黑油恶臭物质不知是什么东西,尚天浩洗了好几遍,才彻底的洗干净。褪去了黑油,他全身那初生婴儿般的肌肤露了出来,沛然跃动的生命活力自他身上喷发出来,他仿佛重生了,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让小白白满是惊愕不解。

那些黑油恶臭物质是他身体内积聚的杂质毒素,再生丹有医死人肉白骨之功,全然创造再生,将尚天浩身体内的所有杂物都给逼迫出来。

他敏捷的从溪水中跳了出来,光着明亮的身子来到小白白身边。见小白白目光中满是关心疑惑之色,就将书中的一切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小白白。小白白惊喜的叫了几声,讨好的舔着尚天浩的腿,目光中满是渴求之色,很显然,它也想吃一颗再生丹。

尚天浩当初与小白白结义时就发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跟小白白虽未经历什么大的磨难,但此刻他得到了好处,自然毫不犹豫的要分一份给他。只是尚天浩不确信,再生丹对异兽的身体有没有用。

尚天浩晃了晃瓶子,里面还有五六颗左右,决定给小白白吃看看。小白白四蹄上下翻动,跳动不休,显然心情极是亢奋期待。尚天浩让他张开嘴,将丹药弹入他嘴中。

小白白眨了眨眼睛,随后眼中闪过一阵惊喜的光芒,连忙趴倒在地上,闭上眼睛,竟睡起觉来。

尚天浩不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但隐约中,似乎能感受到他身体内沸腾的灵气,毫无疑问,丹药对他是有好处的。见他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尚天浩走出正堂,向着院子左面的侧屋走去。

尚天浩一进屋子里,就感到一股庞大的灵气迎面而来。原来这里四处都堆满了各种珍奇药材。无名异境之中异草异花很多,其中自是不乏珍品,而无名老人收藏的这些,都是异境中没有的高级货色。只可惜,尚天浩受学识所限,这些药材一个都不认识。

尚天浩暗叹了一下,走出屋子,来到对面的那间偏屋。刚推开门,一股凌厉的气息就猛窜出来,尚天浩一惊,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只见屋子正中央的木架上,平放着一把清光四溢的宝剑。剑格为一条绿金色的龙盘曲而成的莲花,剑身如透明色的玉石,尖端圆润,看起来并不锋利。然而,那惊人的凌厉气息却仿佛轻轻一削,便能把天地给撕裂开一般。

尚天浩走近,只见木架盘上龙飞凤舞的刻着‘青莲剑’三个字。

“好一把青莲剑!”尚天浩赞叹了一句,后天五品灵器尚无如此威势,定是先天至宝了。

他刚想把手伸过去,青莲剑陡然嗡的一声剧烈的颤抖起来,剑气如虹,如同有了生命般对着尚天浩冲击过去。尚天浩吃了一惊,连忙收手后退,青莲剑登时恢复了平常。

尚天浩苦笑,不愧是先天至宝,脾气这么暴躁。在青莲剑的旁边,还有三个架子,一眼扫过去,分别摆放着一把手臂长的毛笔,一台古琴。华光绽放,七彩熠熠,竟然都是先天至宝。

尚天浩呆了一下,有了青莲剑的教训,不敢贸然上去触碰,只得在旁边啧啧惊叹的观赏。从小到大,除了秋映菡的那件七彩仙铃,他还头一次见过先天至宝,更可怕的是,这三把先天至宝都是他的。

尚天浩心头火热,不由自主的幻想着自己手执先天至宝,战尽天下高手的景象。

在屋子的右侧,有一个带有数百个小空格的架子,每一个空格里都放了一颗异兽内丹。那些内丹每一颗都荡漾着强大的气息,一看便知是出自高等异兽。尚天浩今年不过十四岁,虽读书颇勤,但终究年岁所限,阅历甚浅,这些内丹他竟没一个认识的。

根据气息来判断,这一堆内丹中,有两颗是先天级的,其余的都是先天以下。此外,房间中还有一些玉石,瞧它们温润不凡的样子,至少都是极品玉了。

尚天浩退出房间,又来到院子中的那棵不知名的树木下方,仔细的端详着那棵参天巨木,巨木之上凝结着点点金色的珍珠,华彩妙曼,流光宝气。这个东西绝对不凡,但是什么东西,尚天浩自是不认识的。

正在这时,一团黑影如闪电般窜来。尚天浩吃了一惊,刚待躲避,那黑影已停在了他的面前。他定睛一看,登时大喜:“小白白!”

小白白似乎长大了不少,以前只有一米来高,如今已到了尚天浩的胸口了。他的总体外貌并无什么变化,只是由以前的瘦骨如柴,变得丰满神骏了不少,他亲昵的用鼻子拱着尚天浩的脖子,尚天浩喜道:“小白白,那再生丹不愧以再生为名,你现在真的是再生啦!”

小白白得意兴奋的踩动着四蹄,围着尚天浩绕了一圈,然后向门外跑去。尚天浩叫道:“等等我!”他身体陡然拔高数丈之高,稳稳的落在了小白白的背上。

小白白抬起前蹄,一声嘶鸣,化作一团黑色的闪电向着山下疾奔。以前尚天浩总因小白白身体孱弱,没敢骑他,如今见他虽比不上那些正牌异兽,但也颇为神骏,忍不住的欣喜之情,竟骑了上去。只觉耳边呼呼风声,四周景物飞快的往后倒退,速度竟比尚天浩还要快上不少。

尚天浩知道,这样的速度最多跟生元的高手相当,在异兽中仍是垫底中的垫底,但这对于以前连尚天浩都不如的小白白来说,已是好的太多了。

一人一马在异境中放开奔腾,直跑了半个时辰,小白白方才意犹未尽的回到那间屋子中。尚天浩收拾了一下心情,重新捧出那本‘无名老人研究宝箓’。对着上面的介绍,拿出十八块极品玉石,在院子中依样画葫芦的摆出天地五行阵法。

天地五行阵法深奥异常,阵法之道又涵盖面极广,尚天浩不可能短时间内理解阵法的精髓。但无名老人考虑到了这一点,将摆下阵法的每一个细节都交代的清清楚楚,叮嘱有缘人若是未学过阵法,不需理解,生搬硬套即可。

尚天浩先是用木杖在地上画出阵法的路线,按照距离比例之间的数学关系精确确定每一个玉石所摆放的方位。小白白也帮不上忙,只在一边站着,不时的用嘴巴帮助尚天浩衔些物事过来。

阵法摆放完毕,尚天浩又拿出黑匣子,取出那五颗先天级异兽的内丹,分别摆放到预先画好的圆内。当尚天浩将最后一颗万年树王的木系内丹放入的刹那,阵法圆润自如,畅通无阻,天地之间的灵气开始躁动起来,源源不断的向着阵法凝聚。

尚天浩连忙走到阵法最中心的位置,盘膝而坐。无名老人设计的阵法相当精妙,只要阵法一起动,便如同被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一样,自动的运转起来。

尚天浩轻轻的闭上眼睛,潜运天地五行决。随着灵气的不断涌入,那五颗先天级内丹也开始释放出刺目的光芒,一缕雾气从五颗内丹上袅袅婷婷的冒出来,聚集在阵法的上空,五种颜色泾渭分明。灵气越来越浓厚,那雾气也就升出的越多,最后五颗内丹完全化作了雾气,霞光蔚然,灿烂辉煌,如同有了生命的祥云在阵法上空飘荡。

同一时间,尚天浩开始抬起手,学着硬背下来的手势,生疏的打起来。他每打出一个印法,一缕五彩之雾就钻入他的天灵盖中。尚天浩顿时感到一股奇异温和的能量顺着天灵盖往下,直冲入丹田,在那里氤氲汇聚着。蠕动了几番,又按照颜色各自分开,竟以天地五行大阵的方位排列着。

尚天浩大喜,继续不急不缓的打着手印。时间缓缓的流淌,当最后一个手印完成时,天空中最后一缕五彩雾气没入了他的天灵盖。

他心中渐渐凝重起来,无名老人已明言指出,这个方法纯系未完成之理论。

五颗内丹雾化,再将雾气吸入体内这两个步骤都没有风险。但雾气尽数收入丹田后,吸纳天地灵气,能否将阵法彻底稳定在丹田中,才是这套理论能否成功的最关键。同样,这个关键也是凶险异常,稍有不慎,庞大的能量不受控制的激荡开来,尚天浩的身体将会在刹那间四分五裂。

最后那缕雾气分别归入自己的队伍,尚天浩的丹田登时呈现出一片蔚为壮观的奇异景象,五道颜色各不相同的雾气蠕动着,如同在孕育着神奇的生命。他不敢停留,继续潜运法决。身体如同乌龙吸水,大海中央的黑洞,海水疯狂咆哮,朝着洞口中猛灌剧涌。

灵气流淌过经脉,归入丹田,自然而然的融入天地五行大阵。

那五团颜色不同的雾气随着能量的冲入翻滚的愈发剧烈,好似中间有着巨大的排斥力,将五团雾气都向外猛推一般。尚天浩感觉到自己的丹田鼓鼓涨涨的难受,似乎被人硬生生的塞入一个气球。

突然间,‘轰隆’一声在尚天浩的大脑中霹雳惊响,尚天浩眼前金星直冒,神智如同海啸中的小舟,翻滚荡漾。一股火焰从丹田中激窜出来,以经脉助燃,瞬间淹没他全身各处。

他全身的皮肤如同被烧红的铁,红的诡异。身上的衣服呼呼烧起,整个人如同从地狱中跳出来的火焰兽。突然尚天浩‘啊’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鲜血艳红的灿烂,喷在一株羊绒草上,羊绒草上登时从根部熊熊燃烧起来。

小白白吓的六神无主,在阵法的外边焦躁的来回踢足摆尾。他嘶鸣一声,头一低,想冲进阵法。独角刚到达阵法边缘,一阵肆虐的狂风就狂吹过来,瞬间被吹出了数十米远。

尚天浩紧咬着牙,气沉丹田,努力的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这股从丹田处冲出的火焰在他体内灼烤着他的五脏六腑,所带来的痛苦甚至已不亚于开光之礼中,坚持一炷香所带来痛苦。一般人承受了这股火焰,恐怕早就被烧成一堆灰烬了。

火焰猛烈的烧着,尚天浩身上的衣服已被烧尽,他盘坐在那里,身体似是烧红的铁人,红光刺目。正在他身体的温度达到极限的时候,突地一股干裂的气息从丹田处冲出来,沿着经脉游动。这股气息生硬艰涩,像是树枝揉作一团,滚动在经脉中。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