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语桐生by豆浆加汤-豆浆加汤的小说陌语桐生

陌语桐生

陌语桐生

作者:豆浆加汤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1:18:4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章 你比从前快乐(1) 第二章 你比从前快乐(2) 第三章 偶然 第四章 断了的弦(1) 第五章 断了的弦(2) 第六章 不能说的秘密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喂,萧琴,你到了没,老板都催了三次了,说你要是再迟到以后就不用来了。”电话那边的薛平大声叫喊道,震耳欲聋的声音让薛平不得不把手机移开了耳朵。
节选

“喂,萧琴,你到了没,老板都催了三次了,说你要是再迟到以后就不用来了。”电话那边的薛平大声叫喊道,震耳欲聋的声音让薛平不得不把手机移开了耳朵。

“快到了,再过几分钟就到了,我已经在地铁上了。”

“啊?你才到地铁上,真是败给你了。”薛平啪地挂断电话,“这姑娘,老娘服了!”薛平听得出来,萧琴心里压根儿没一点着急,那说话的口吻,好像要去游乐场一样那么悠闲。

萧琴的拖延症,薛平是打心眼里佩服:上课从来踩着点儿进教室,连考试都是如此,她还能说什么?

此刻,她正站在X市中心一家超市的服装店里,一边给顾客介绍衣服,一边心里咒骂着,萧琴这家伙怎么还不来?不过高中三年,她算是已经习惯了萧琴这些臭毛病,拖延、睡懒觉、丢三落四、大路痴…再说下去连她都觉得自己嫌弃萧琴了,所以赶紧让自己的脑子打住。

但是谁都不能否认,她们的确是好朋友,甚至她们之间的关系超越了朋友这个范畴。自相识伊始到现在,她们从来没有为什么事情红过脸,更没有因为什么人什么事起过冲突。

薛平始终都觉得认识萧琴是一种幸运,一直都是,高中起便是知己,而现在,她们又考入了同一所大学。

薛平一直都觉得,在认识萧琴之后老天才算是开了眼。以往的岁月太过荒唐,甚至用痛苦来形容都觉得太过粗浅。有些痛苦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能够说出来的又算什么痛苦呢?

薛平一直都不知道当初为何会是萧琴,是萧琴走进了她的生活,而不是别人。因为她始终觉得这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在薛平眼中的萧琴,实在太过美好。

萧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薛平觉得只要有萧琴出现的地方,一定有欢声笑语,萧琴是开朗的女孩子,脸上总带着活泼的,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的笑,那种笑会让人觉得似乎在她的世界里从没有烦恼,而她的快乐也会传染给别人,赶走悲伤疑惑苦闷的心情。

第一次注意到萧琴,是在刚升入高一时候班委的竞选,萧琴毛遂自荐,说道:“大家好,我叫萧琴,我要竞选的是班长和文艺委员,请大家支持我。”说完又是招牌式的活泼的笑,脸上的梨涡更是给这种笑容增添了诱人的魅力。

谁都喜欢甜美的女孩儿,所以谁都会喜欢萧琴这样的女生。

坐在最后一排的薛平,此刻正专注地看着讲台上干净利索的萧琴,听着她简短有趣的竞选宣言,头却转而不由得低了下去。她知道自己也是喜欢萧琴这样的女生的,可她也知道,像萧琴这样的女生绝对不会喜欢她,不会愿意跟她来往。

其实也不是一直都是如此的,像这样的情况是从被赶出来的那一刻开始的,从自己原本的家离开的那一刻。

萧琴的声音也好听极了,虽然已经说完了,但薛平还在回想着她刚刚说过的话,她的表情,她的笑。但回想过后,她把头埋得更低了。

刚升入高二的第一堂课,她完全没有听在心里,她一边想着和萧琴有关的东西,一边回忆着儿时那些不堪的过往,那汹涌澎湃的回忆,快要把她淹没了。

“欢迎您乘坐轨道交通1号线,本次列车终点站**路,请为需要帮助的乘客让个座,下一站,**路……”地铁站里播音员不怎么动听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去,怎么还没到?”此刻的萧琴心里一边咒骂着目的地怎么还没到,也一边理亏地觉得,第八次上班迟到,这真的有点太过分了。她能想象得到,那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凶神恶煞的模样,都欧巴桑级别了还整天想着返老还童再度青春。但人家毕竟是老板啊,而且骂人绝对够狠,一想到这里,萧琴心里不禁有点咯得慌。但她最在意的是,这次又要对不起薛平了,这份兼职的工资相比于以前打工的地方还是蛮高的,要是因为自己而连累薛平丢了工作那多纠结呀,天都知道这份兼职对薛平来说有多重要,生活费都压在这上面了…

萧琴实际是上可以果断放弃这份工作的,因为她的生活费是不缺的,每个月爸妈给的零用钱都有余剩,可是薛平却是需要的。这么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跟薛平厮混在一起,最重要的是,薛平似乎已经离不开她,平日里吃饭、散步、自习,不管走到哪里,薛平都要拉着她,当然也包括现在会叫着她一起去做兼职。从高中起,似乎薛平的生活里就只有她一个,她知道她在薛平心目中的地位。以前遇到事情总是薛平为她顶着,所以面对薛平的请求她也从不拒绝,当然这并不是说为了报答薛平,而是一种相濡以沫。

“萧琴,我想做个兼职,你陪我去吧?”

“好呀。”

每次萧琴都会毫无犹豫地答应,从肯德基店的收银员开始到咖啡馆等等各种店里的服务生,她们两个都待过,都曾一起起早贪黑忙过,陪伴过。

每到周末,萧琴无法再像从前那样睡懒觉,这对她而言是多大的挑战薛平心里清楚,虽然她心里感觉有点对不起萧琴,但她只是习惯了有萧琴在身边,这样,她会感觉很安心。

“你踩到我脚了,”一个男生对萧琴说道,“喂,你踩到我脚了!”男生的声音提高了一些。

萧琴摘下耳机,“啊?你说我么?”

“废话,难不成呢?”

然后,萧琴终于看到一只粉色球鞋踩到一只白色球鞋上面,“哦,还真是。”

“知道了还不快挪开,你白痴吗?”

“你骂谁白痴,你才是白痴呢,不就踩了你一下脚吗,谁让你占着我地方的,怪你人品不好好吧,偏偏把脚放在我的鞋下面,我怎么就没踩到别人偏偏踩到你了呢?白痴!”

萧琴刚骂完,要下的那一站正好到,骂完那人她飞奔似地跨出地铁站,而“白痴”的回音还留在那节车厢里,连同男生嗔目结舌的表情。

萧琴飞奔似地冲到服装店的时候,正好看到老板劈头盖脸教训着薛平,“你这从哪里找来的服务员,还说什么大学生,有这么不守规矩的大学生吗,像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不会有出息,以后不用来了!”搁在平日里,如果有人敢对薛平大呼小叫,她早就用自己的大嗓门震慑住了,但现在,她面对的她的上司,她是被发工资的那个人,人家是出钱请她做事,这一点,她比谁都清楚。

“薛平,这个女魔头给你发这个月的工资了没?”又是月底,萧琴想着该是结算的时候,但也不是很确定,以往那个老板有时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什么时候给,所以她只得轻声向薛平询问想确定一下。

“给了,你的那份也刚刚给我了,不过你的被扣了一半,她让我转交给你,而且她说以后不用来了。”薛平的眼神里写满了失落。

“唔。”虽然萧琴觉得有些亏欠薛平,但事已至此,工作可以再找,恶气还是要出的。

“干吗,大学生怎么了,我哪里不守规矩了,什么我将来一定不会有出息,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是巫婆吗你还有预测能力吗?我在这方面比你强多了,我还能预见你这家店几天之内就关门了呢?”说完萧琴拉起薛平一溜烟儿地跑了。

“萧琴,你,也太……?”薛平问一脸不服的萧琴。

“你傻呀,钱都已经拿到手了还在那里接受她的批评,咱们有几斤几两自己心里清楚,凭什么被她说的一无是处?”

“哦,好吧。不过你刚刚好像骂自己了哈哈,说巫婆的一句,我怎么听起来你也说自己是巫婆了呢?”薛平说完大笑起来。

“有吗?”萧琴觉得有些费解,“管它谁是巫婆,反正总算出了口恶气了,压榨了我们好几个月,我都快被逼疯了,每天听她啰嗦也就算了,那浓浓的香水味快把我熏坏了!”

看着萧琴手舞足蹈的样子,薛平觉得她真的好玩极了,但不知为什么,这种好心情却突然被另一种莫名的感觉所抑制。

她突然觉得萧琴有点陌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