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炳伟,薛宇轩书中自有“颜如玉”小说-薛炳伟,薛宇轩小说叫什么名字

书中自有“颜如玉”

书中自有“颜如玉”

作者:彩虹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1:11:1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章 被逼婚的大少爷 第二章 失败的作家严静 第三章 冤家碰头 第四章 混蛋,你的书 第五章 奇怪的事前 第六章 又是这个混蛋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原本说好的只是假结婚,最后二人却真的陷进去了,两个欢喜冤家,看究竟是谁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节选

“怎么样?你到底喜欢哪一个?快挑出来!再给你十分钟的时间考虑。”

薛炳伟庞大的身体塞挤在沙发里,右手食指不断地轻敲着扶手,油亮微红的脸上充满不耐的神色。

他声似洪钟,十分响亮,微凸的眼睛眯得只剩两条缝。细缝里透出微带愠怒的眼光,落在眼前的男人身上。

那个人,跷着二郎腿,神态轻松,和薛炳伟的焦躁恰成反比。

在他那被太阳晒成古铜色的脸上,正显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

他的眼睑下垂,薄薄的嘴唇里斜叼着一根香烟,嘴里并不时发出一阵轻蔑的笑声。

他正在翻阅一本贴满照片的资料簿,每一张照片都是绝世美女,容貌姣好,气质非凡,照片旁详细地注明了她们的资料。包括姓名、学历、身高、体重、专长、家世等。

“还剩五分钟!”薛炳伟抬起肥胖的手臂,看了看腕上的手表,显得越来越不耐烦。那男人啪地一声合上资料簿,随手丢在桌子上,一言不发。或许文轩,你到底决定好了没有?”薛炳伟不悦地问道。

薛宇轩拿起嘴里的香烟,轻轻地在烟灰缸里弹了弹,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爷爷,你这是千什么?邮购商品还是皇帝后宫选佳丽?”

“你少给我贫嘴!”薛炳伟蹙起眉头,指着资料簿,声音比以前更大:“这里头的女孩全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每一个都是天生丽质,不论容貌或是家世都可以与你匹配。我限你五分钟之内,挑一个出来做媳妇,我会派人去提亲,一个月之内,你马上给我结婚!”他说得斩钉截铁,一点也不容违抗。薛宇轩吐出一大口浓烟。摇头笑了笑。

“爷爷,拜托你好不好,哪有人这样娶老婆的!又不是买衣服,随便挑一件就行了。”

“谁说不可以?”薛炳伟的声音有着极度的不满,“今天会造成这种局面,也是你自己造成的。”

“我?”

薛宇轩指指自己,奇怪地问。或许对!从你二十五岁起,我就催着你结婚,现在已经十年过去了,你除了到处鬼混,就是整天埋在书房里,外面欠了一大堆的风流债,你什么时候认认真真交过一个好朋友?我天天警告你,三十五岁是你最后的期限,你却总是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我今年已经七十八了,再也没机会等你了,今天你非得给我挑一个出来,否则,我绝不放过你。

“爷爷。”

薛宇轩无奈地推了推手说,“我不能结婚!”

“为什么?”薛炳伟陡然睁大了眼睛,“难道你不喜欢女人吗?”

“当然喜欢!”谈起女人,薛宇轩的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或许你的身体有什么问题吗?”

“爷爷,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的身体健康得很,一点问题也没有。”

薛宇轩失笑说。或许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说不能结婚呢?”

薛炳伟粗声问道。或许因为我一想到那种被拘束的日子,就会精神错乱。”

薛宇轩说,“这个世界上的女人这么多,我怎么能只要一个,而错失了千千万万个呢?这件事对于她们来说,未免太不公平了。”

“你少给我疯言疯语!”薛炳伟似乎打定主意,毫无转网的余地。薛宇轩耸耸肩,不再言语。或许就算你会疯掉,我也要你立刻结婚!我告诉你,风流的子就此结束,从此不许再胡来。今天你一定要给我挑一个媳妇出来。我非得在活着的时候,亲眼见到你成亲不可。如果你说不肯,我只好代你决定,到时候,你可不准后悔。”薛炳伟坚决地说。

薛宇轩两道浓眉为难地纠结在一块:“可是,这里头的女孩,我一个也不喜欢,您要我挑哪一个呢?”

“胡说八道!”薛炳伟气愤地一掌拍在扶手上。

薛宇轩吓得赶紧坐直身体。薛炳伟用胖手指着他说:“她们哪一个不是美如天仙?我就不信你一个也看不上眼。都怪我从小把你惯坏了,才让你今天这样无法无天,一点也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要是你爸妈还在的话,我才懒得管你的闲事呢!”

“爷爷。您别生气!”

薛宇轩着急了。或许有话慢慢说嘛。婚姻是人生大事,我们慢慢商量,好不好?”

“不好!”薛炳伟拒绝妥协,“下个月就是你三十五岁生日。持你的婚礼一定要在那天举行。现在,你除了立刻给我找一个媳妇之外,咱们爷儿俩没什么好说的!”他用力地挥着手,一张胖脸因愤怒而涨得通红。或许好好好!”

薛宇轩一迭声地,安抚地说:“我听您的话就是了,您别生气,好不好?”

“真的?”薛炳伟的眼睛陡然一亮,“你不后悔?”

薛宇轩收起戏谑的态度,换上一脸的肃穆深思。或许爷爷,您真的要我结婚?”张伟雄冷哼了一声:“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薛宇轩尝试做最后的挣扎:“问题是,我现在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如果随便挑一个媳妇,双方没有感情,将来恐怕不会幸福,难道您愿意见到这种情况吗?”

薛炳伟板起了脸孔,自有一股威严。或许我已经给了你十年的时间,是你自己白白浪费掉了,我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婚前没有感情,婚后可以培养,就像我和你奶奶,虽然当初是媒妁之言,最后还不是恩恩爱爱地过了一生,这你怎么说呢?”

“现在不同了,爷爷和薛宇轩又是皱眉又是笑,显得万般无奈,“况且她们愿不愿意嫁我,还是个问题呢。”薛炳伟盯着他。语气里有明显的骄傲意味,“这点我从来不担心,就凭我薛炳伟的孙子,长得一表人材,又是个名作家,只要说一声。有哪一个女孩不立刻点头答应?你少找理由来搪塞。这里面的女孩对你都心仪已久,是你从不给人家机会。”

“我又不想跟她们结婚,跟她们来往只是自找麻烦罢了。”

薛宇轩耸了耸肩,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态度。

“你就是爱玩,从来不想安定下来。”薛炳伟以教训的口吻说,“今天我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你还是认命吧!快说,你要哪一个?”

薛宇轩眉头紧锁,慎重地考虑了一会,最后终于点头说:“好吧!我结婚,但是不要这些女孩。”他嫌恶地看一眼资料簿。薛炳伟余怒又起:“这些全是名门闺秀,你不要她们,难道还想要天上的仙女不成!”

“这些女孩我清楚得很。”

薛宇轩再度跷起二郎腿,“她们每一个都是从温室培养出来的花朵,娇嫩得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每天都要人伺候,动不动就耍大小姐脾气。而且她们只有美貌,没有大脑,虚荣却没有品味!为了面子,即使夫妻反目成仇,也绝对不肯离婚,我受不了她们!”

“这是什么鬼话!”薛炳伟斥责他,“说来说去,你还是怕失去自由,怕老婆拴住你,让你不能随心所欲地在外头花天酒地。文轩。我警告你,结婚之后,你必须做个好丈夫,不准再像从前那般荒唐。”

“唉!”

薛宇轩摇头叹气,“难哟!”

薛炳伟恶狠狠地威胁说:“再难你也得做到,否则我剥了你的皮!”

“我要自己去找老婆。”

薛宇轩慢条斯理地说。薛炳伟霍然起身,他身材魁梧,高大肥胖的身躯像座山一般,室内的光线顿时变得暗了许多。

“你别想敷衍我,没那么容易。”

薛宇轩的个子和薛炳伟一样高,只是浑身肌肉结实,充满了精力与活力。

他轻松地笑着说:“爷爷,您别紧张嘛!我说的是真的,在这一个月之内,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好消息。如果这次我再黄牛的话,就随便您处罚好了。”

“好!”薛炳伟点头同意,“就凭你这句话,我等你一个月,到时候,你可不许再反悔了。”

“我保证,这次绝不会让你失望。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这一个月不在家,我要去我们郊区的别墅,行吗?”薛炳伟点头。薛宇轩踩着轻快的步伐走出大门:“我走了!”薛炳伟望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这孩子,永远这么吊儿郎当,不施加点压力,他是不会乖乖听话的。”

薛宇轩走出屋外,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

他回头望着那栋三层楼的建筑,神情变得凝重:“爷爷,您的确用心良苦,看来我这次只好屈服了。”他喃喃地说。

他发动汽车,开往郊区的别墅。

尘沙飞扬的红土路曲曲折折地蜿蜒于树林之间,茂密的树叶错落缠织宛如绿色的帐篷,遮挡住小镇上炽烈如火的六月骄阳,只洒下几许阳光。

一只灰色的小野兔突然从树林中窜出来,几乎一头撞上妍雅的吉普车,逼得她猛踩刹车,心也几乎跳出来。都市中长大的她,从来没看到过在野地里活蹦乱跳的兔子。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