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九歌-(林安疆,林爸爸-阅读-青梅未遇竹马(离九歌)

青梅未遇竹马

青梅未遇竹马

作者:离九歌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0:43:0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章 出生(上) 第一章 出生(下) 第二章 地下室(上) 第二章 地下室(下) 第三章 开学(上) 第三章 开学(下)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这是一个关于名字叫林安疆的女孩成长的故事,故事很简单,结局很幸福。其实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都犹如坐过山车,坐过去了,我们就会看到定然不同的风景,人生是一场体验,不在于我们经历了什么,而在于我们在这里面能否感受到真实的自己。
节选

林安疆出生的那天据说很是热闹,当然这个热闹是她长大后从周围邻居包括自己爸妈口中七拼八凑弄明白的。

据说那一天,林爸爸本是回家取落在家里的工程图纸,谁知一开门没看见自己家那位大肚便便的老婆邱医生的身影,却被邻居王奶奶一句“林工,你怎么还跑回家了,孩子和大人现在在医院呢!”给顿时弄蒙,在费了半天劲后,林爸爸总算弄明白了,那就是自己的老婆要生了,邻居帮忙给送到医院了。

一听这样的消息,林爸爸可是一点取东西的想法都没有了,放下皮包就往医院跑。

想想也是,一个普通人一辈子能遇到的大事儿,也就那么几件,要概括起来也就四个字,那就是“娶妻生子”,现在属于林爸爸人生最关键的最后两个字,正像一个**的线一样大大的拉开在他的眼前。为了顺利冲到终点,林爸爸以自己大学时代长跑冠军的姿态,正开动全部马力向市医院方向跑去。

等到林爸爸跑到近乎于将要虚脱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将那台很是得意的坐骑“永久牌”自行车丢在了楼门口,林爸爸开始懊悔于自己的反应实在是太过于原始,也开始懊悔于自己这么一个高级知识分子,怎么在突然事件面前一点理性的处理判断力都没有。

就在林爸爸懊悔自行车被自己打入冷宫,而体力将要透支之时,更戏剧的一幕发生了。

都说“人这一辈子做一次好事并不难,难的是做一辈子好事”,但有的时候人这一辈子做的唯一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好事儿没选对日子的让你撞见,那也是够难为人的。

此刻,林爸爸遇到的就是这样一件难为人的好事。

只见,就在林爸爸气喘吁吁之时,身后面传来一个大妈很是中气十足的喊叫声“抓小偷啊!他抢了我的包~”听见这样一个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林爸爸条件发射的向身后一看,发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一个带着鸭舌帽看上去像是有30岁左右的男子正以百米**运动的速度,向自己所在的方向奔跑过来,林爸爸见状下意思的伸出了他那后来在林安疆面前吹呼的神乎其神的“少林扫堂腿”。

偷包男子本是匀速前进,突然被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啊!不对,是林爸爸的“少林扫堂腿”阻断了速度,下一刻就在林爸爸和被偷大妈面前完美的展现出了一个很有名字的动作“狗吃屎”后,下巴着地的趴在了地上。

看到小偷被自己一脚撂倒,林爸爸立刻提起一口中气,帅气的站起身用力一脚踩在偷包男子的后背上,很酷的来一句“年纪轻轻的做点什么不好,偏偏干这个!”而后弯下身就去拾起被偷包男子倒地时抛出怀内的包,就在林爸爸放松警惕去捡包的时候,大妈那中气十足的喊叫声又一次想起“小心刀!”

林爸爸听到大妈的警报声,立刻回身一闪,但由于林爸爸体力实在有些透支的厉害,造成反应过慢,左手臂被小偷手中的水果刀很是无情的划开了一道口子。面对歹徒血淋淋的道口,林爸爸在那一瞬间完全将所有英雄人物具备的“危难之中显身手”的豪情集于一身,用他那充满正义的单眼皮下的小眼睛死盯着歹徒,用未负伤的右手死死抱着大妈的包,然后对歹徒大义凌然的说“偷盗已是不对,现在又伤人”。

面对如此浩然正气的林爸爸,歹徒又继续攻击上来,看着又一次直奔向自己的歹徒,林爸爸条件反射的闭上了眼睛,在哪一瞬间林爸爸内心想起了一个特别煽情的话,那就是“孩子,爸爸对不起你,让你的生日和我的祭日成了一天。”

本以为自己就这样英勇就义的林爸爸,却在等了半天之后未发现自己身边出现任何异动,于是鼓起勇气睁开眼,看到的是大妈手中拿着不知哪来的砖头正对自己阳光灿烂的笑,而那歹徒早已昏倒在地。

“臭小子非得逼老娘我出手,同志你没事儿吧!”那一刻看着大妈那一脸笑容的林爸爸很想说“大妈,你有这身手还让我遭这一次罪做什么啊!”

但这些话,硬是让当时见义勇为的林爸爸给咽到了肚子里没有说出来。

“大妈,您现在去找警察,我在这儿看着这小子。”

在停顿几秒过后,林爸爸那超常的法律意思很快升起,快速的布置好自己和大妈的分工后,林爸爸彻底虚脱的蹲坐在了地上,看着地上昏迷的小偷,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林爸爸很没男子气概的如此祈祷了起来“兄弟,你现在可别醒啊!我可没有力气再和你拼体力了。”

林安疆长大后每每听到爸爸这么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情时,都会嘟着嘴回一句“前一秒英雄后一秒狗熊的事儿,您就不能美化一下吗?”而那时,林爸爸完全会给林安疆一个“你小孩子家家,懂什么的”表情来作为回应。

就这样林爸爸拼着自己仅剩的体力,等到了大妈带来了警察,就在“金色盾牌”出现的那一瞬间,林爸爸也因失血过晕了过去,最后的结局是林爸爸和小偷一起被警察抬上了警车,享受了一把英雄和强盗一起去了医院的特殊待遇。

在医院林爸爸迷迷糊糊的苏醒过来,在刺鼻的消毒水味道里,林爸爸恢复知觉第一个反应就是“我老婆还在生孩子呢!”

想到这儿,林爸爸立刻坐了起来拉着给他包扎伤口护士手就问“这是市医院吗?妇产科的邱医生,生了吗?她是我老婆,我是他爱人。”

小护士看着情绪激动的林爸爸,寻找了半天声音略有激动的说“邱医生已经进产房一个多小时了,还没生出来呢!你快去看看吧!”

本来还被伤口略微折磨的有些疼痛的林爸爸,一听到小护士如此说,立刻将疼痛感抛到了九霄云外,直接就跌跌撞撞的往产房所在的位置跑去。

一到产房走廊处,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声传来,林爸爸一听就激动的边走边说“还好赶得及,我媳妇生了!”可还没等林爸爸调整好自己迷糊的状态,完全进入到荣升爸爸的喜悦中时,就听见护士喊“谁是何文慧的家属,何文慧家属。”

“何文慧”?!这个名字林爸爸怎么听,怎么觉得熟悉,在晕晕乎乎间,林爸爸很是清晰的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激动的走向自己,而后紧紧抱着自己说“林工,我媳妇生了,是个男孩!我们肖家有后了!”

被来人用力拥抱挤掉眼镜的林爸爸,在将眼镜从新推到眼睛上后,努力一看,在看清来是谁后,也跟着激动的说“肖工,肖工恭喜你啊!得了公子,真好,真好。”

“哎呀!对了你家邱医生和我媳妇前后脚进的产房,怎么还没出来呢!这也挺长时间了啊!”

肖大工程师一想到这些,很快就把喜悦之情变成了关切。

“我说,林工你这儿是怎么弄的?早上看到你还好好的,怎么这一下午不见就弄的和上甘岭一样啊!”

肖工程师看着手包纱布,衣服破烂的林爸爸语气里满是惊讶。

“可别提了,来的路上遇到有偷包的,和歹徒一起搏斗到了医院。”

说完这句林爸爸看到肖工程师一脸蛮有兴趣的表情,正准备继续大书特书自己的英雄事情之时,产房里又一声婴儿啼哭将林爸爸的叙诉之情彻底打破。

“这个,这个一定是我家的了!”

“是不是邱志惠生了?是不是邱医生生了!”

林爸爸一点都没给护士念名字的机会,直接抓着小护士的胳膊就是一顿问。

“你是邱医生的爱人?!”

产房门前的护士认真的端量了林爸爸很久后,才如此不确定的缓慢开口。为何小护士会有这样的疑问,那就是整个医院都知道,他们那气质优雅的邱医生老公可是市工程设计院的高级工程师,而眼前这个怎么看,怎么像是从老三前线来的同志,哪有一点高级知识分子的样子。

“对啊!我是邱医生的爱人,我姓林,我叫林建国。”

“是的小同志,他是邱医生爱人,我可以作证。”

看到林爸爸被小护士质疑,身为同事的肖工程师立刻出来打证明。

“邱医生,生的男孩儿?女孩儿?”

发觉小护士不再怀疑自己的身份后,林爸爸立刻提出了关键的问题。

“女儿,母女平安。”

听到是女儿,林爸爸的反应比肖爸爸还激动。

“肖工,太好了是女儿,我和我老婆什么东西都是按女儿准备的,名字都想好叫林安疆,你听这名字是不是特棒。”

“安疆,安定边疆,不错啊!这孩子生在一个太平年,叫这个名字好。”

肖工程师听着林爸爸给自己孩子起的名字后,连连夸好。

“肖工,你家公子名字起好了吗?”

“起好了,之前就起了,男女都叫肖楠,让他成为像楠木一样的人。”

“肖楠,楠木,不错,你们俩口子果然有水平。”

林爸爸也很是“来而不往非礼也的”回敬着与他一样荣升为爸爸的肖工程师。

就这样,在两个新晋老爸喧杂的声音里,女孩林安疆和男孩肖楠迎来了自己诞生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天。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