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小妾不准懒-周太后,慕容沧海小说无广告弹窗章节试读

小妾不准懒

小妾不准懒

作者:红叶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0:37:3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深闺懒小姐 第2章 行及笄之礼 第3章 瞩目的焦点 第4章 恩怨结束吧 第5章 倾情好郎君 第6章 旧朝势力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还未开始,众人找着座位聊聊闲话,呼喝着店小二把自己的茶水给加满,有的点上一盘花生米,一壶小酒,乐呵呵的说着些段子,好不融洽。这未时三刻的凤阳楼,他们称这是京城人的小闲暇。
节选

未时三刻。京城凤阳楼。江家大老爷的八十大寿流水席三天三夜。直到到这儿时,那些准时来听口技的百姓们把这宴席给散了。京城中口技先生,不说无人能敌却在这京城是数一数二的口技能手。凤阳楼还特地在大厅的东北角,放置一张丹青圣手的月桂屏风,屏风内也颇为讲究,黄花梨的桌子,配套的太师椅,一把描金的纸扇,骨瓷茶杯,和一块上好酸枝做的惊堂木。还未开始,众人找着座位聊聊闲话,呼喝着店小二把自己的茶水给加满,有的点上一盘花生米,一壶小酒,乐呵呵的说着些段子,好不融洽。这未时三刻的凤阳楼,他们称这是京城人的小闲暇。过了一会,只见一个灰白袍子的中年男子,踱着步子走入了屏风中,后面跟着捧盆子?提热水,奉毛巾的小厮。这仗势,众人齐转了下圆溜溜的眼睛,手上的动作也僵住了,怕是除了西毒也没有谁了。京城口技只有两人配的上着流传下来的名号:东邪,西毒。这东邪,顾名思义,技法中带着三分邪气,说的都是些魑魅魍魉的故事,多半在酉时,小孩早早就睡了的时辰。常常是屏风内点着三彩罩子灯,一杆烟枪搁在桌案上,徐徐的烟雾,忽暗忽明,入邪三分。而西毒,则是毒入五脏六腑,嘴巴极为犀利,如同毒蛇,往往把观众带着情绪高涨,但是,西毒是个怪人,一副严肃的样子却总是喜欢讲些莺莺燕燕的故事,当然这也是符合大家的爱好,纯属为了钱财。看到是西毒,众人一下正襟危坐,耳朵竖了起来,今课走运了,不是那种三流的口技了,今天这是正儿八经的口技大师来说了。今天讲的是什么?惊堂木一拍!小厮把节目排给举起――茂昌元年,慕容二小姐。茂昌元年的慕容二小姐是谁?低下一片唏嘘,窃窃私语。这王朝建立百余年,虽说社会风气较为开放,但是,这有姓氏的姑娘家,礼数不能少,这等说词,不经让人有些浮想。“慕容二小姐?”一个稍微上点年纪的长者,啄了一口茶水,眯起了打着皱的眼睛,仿佛是在回忆一番,微微颤颤的开口,胡子因为常年喝茶的习惯有些微黄。“莫不是,茂昌年间,御前大将军,慕容沧海的小女儿?”那时虽然他还是个五六岁的小娃娃,但对当时闹得满城风雨的那件事还是有所听闻,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记忆也模糊起来了,只记得,谁都说那慕容二小姐――懒。正当老者把思绪理清了,准备和一旁快按捺不住想要知道这慕容二小姐身份的人诉说一番时,惊堂木又一拍,震的桌子砰的下,大厅内霎时只听见的了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吁――”这是什么声音?是呼唤马儿的声音。接着嘈嘈切切的声音,仿佛是千军万马间,军官们身上鳞甲互相磨蹭的声音,又有听见数十万的马蹄声,粗喘的呼吸声。这是在哪儿?观众一下被着神奇的声音给吸引,茶水微凉也不知。茂昌元年春北边齐人入侵,御前大将军慕容沧海带领十万精锐奔赴至大云关镇守边界。入夜,慕容沧海正在寻思着怎么破齐人的攻城之法时,副将匆匆忙忙的跑入帐内,行了一个大礼,因为打仗而布满灰尘的脸上带着喜悦,连被沙尘给洗濯的眼睛也一下亮晶晶的,副将粗着嗓子说道:“将军,恭喜您,刚刚京城来报,说是您内人给府上又添了一个小姐。”小姐?那便是女娃娃了。慕容沧海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一心盯着桌案上的地形图,十一岁开始经历战场的他早将亲情个人感情给抛得很远很远,如若不是圣山赐婚,他便是想再这大云关和兄弟们镇守直至倒下的那一刻。当然,圣上的赐婚只是掩饰,真正的还是为了牵制住他,让他能在京城落家,以免在北上的势力过大,权贵以倾。妄想用十几条的家人性命牵制住他,慕容沧海心中微冷,他的忠诚换来的竟是这样的对待。可惜,他无子啊,无子继承他的衣钵,来延续慕容家的势力。副将站在一旁,想要在说些什么时,一个探子来报。“大将军,齐人那边有动静,似乎是要趁着夜晚,以火攻您看要不要……”话还没有说完,桌案上的东西被扫落,慕容沧海拿起青龙佩刀,蹙着眉头,经过副将时,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副将说:“女孩有何用,这打来的江山,丫头片子能守住吗?”几万里的皇城之中。刚刚诞下的慕容心悦,甜甜的熟睡着,完全不知道自己出生的不是时候,就因为这么个突如其来的战况,把她给一下判定了。十三年后。高祖皇帝逝世,黄口之年的皇帝被推上了皇位,周氏德庄贵妃以皇帝黄口不懂国事而垂帘听政,挟皇帝以令天下。而周家的老太爷也是一下子被德庄贵妃的做法给气的一病不起。德庄贵妃有一皇子,年满弱冠先皇封为和硕王爷。如今快三十而立,想来先皇已去,虽说不是皇后所处,却也是皇族的血统,怎么就让给一黄口小儿?周老太爷想不通,一气之下和德庄贵妃大吵一架,最终以气的中了风而归隐山林。而这就是在当时每个说书人都会说到的“周后之心”。“知道这现在的周太后为何让先皇后的嫡系子继承皇位吗?”凤阳楼的前身便是这个不足一厅的小茶棚,没有黄花梨的桌子,配套的太师椅,一把描金的纸扇,骨瓷茶杯,和一块上好酸枝做的惊堂木,说书者就坐在木头板凳上,白瓷碗一杯水,以及一块不知哪种树木做的醒木。“莫不是当今皇上讨得太后喜欢?”众人喧哗,因为这个话题而争吵不已。说书者,醒木一敲。众人视线聚集过来。“要知道这周太后可是在后宫那吃人的地方出来的,她会糊涂到不喜欢自己的儿子去喜欢别人的儿子?就像我会不喜欢怡红楼的九姑娘,而喜欢你这粗汉吗?”众人被这段子给逗笑了。说书者徐徐的摇了摇折扇,然后仿佛想到了什么一番,扇子在手中“啪”的一下折了起来,然后斜着眼,仿佛是很认真的和旁边人说话一样:“我想这周太后让皇帝继位,一定是有这两个原因。”哪两个?众人一致的心头焦躁,被说书人调到了胃口。“一,周太后必定是想要这至高无上的权位的,只不过,这先皇刚去她就闹宫变这和硕王爷必定是不得人心,得人心者得天下,这可是老祖宗们传下来的经验。”众人点点头,这说书人说的是有几分道理。那二呢?“这二嘛……”说书人拐弯抹角的点了点放铜板的小瓷碗,众人会心一笑,然后投了几个铜板进去,说书人抿了一口茶水,然后继续说道:“这和硕王爷,京城上下谁不知道,风流惯了的主,会适合那王位吗?想必是周太后疼惜儿子,不愿这和硕王爷卷入宫廷战争而做的这个决定啊。着周太后,先皇生前最得宠的妃子,据宫里的人说,这太后可是一碗水端的滴水不漏呢。”啊……众人恍然大悟,仿佛是一语惊醒梦中人。这时,细细碎碎的笑声,格外的清晰。是谁?众人探头过去。只见,一个坐在旁桌的公子哥,摇着玉骨扇子,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一袭白月袍,紫金冠,硬是把他和粗俗的小茶棚给划成了两个世界。“公子您为何笑?”看起来像舞勺之年的男童好奇的问道。玉骨扇子公子收起扇子,占了起来。走到说书人旁边,朝装满了铜钱的瓷碗内,又丢掷了一锭银子。“我觉得你还少了一点。”什么?说书人,看着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公子,一下懵了。“第三点就是,那和硕王爷,压根就在意那皇位。”不在意那王位?说书人思考了这句话半天,刚想在询问什么时,之间人以远去,刚才一切如梦如幻一般。那人是谁?颇为眼熟,似乎是在册封大典时出现过的人物。是谁?众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然后以小娃娃突然叫起来:“和硕王爷!那是和硕王爷!”说书人一下面如朱砂。他刚刚是在和硕王爷的面前说了什么混话呀,这是要杀头的呀。他明天还要去慕容府赚大钱的,怎么就这下失足了呢。说书人心中有千百个悔恨,直至未时还在担惊受怕,就怕王爷派人把他给带去治罪,不过直至第二天的申时,慕容府派人到他家,请他去准备慕容家大小姐及笄之年的表演时,他才松了一口气,把自己的小金库给放回原处,弹了弹许久没有用过的丝绸衫,便放心的踏出了家门。和硕王爷在怎么位高权重,也不会和御前大将军过不去吧。说书人这么一想,瞬间紧绷的神经放了下来,步伐也是轻快了许多。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