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你比时间凉薄-你比时间凉薄在哪里看

你比时间凉薄

你比时间凉薄

作者:施飞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0:27:2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卷 天长地久有尽时,此恨绵绵无绝期 第一章 缘灭,缘生孽 第二章 到底,谁是谁非? 第三章 忘川,彼此陌路 第四章 及音飘然 第五章 泪痕,是你吗? 第六章 孰轻孰重?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伧惶不过流年,凉薄不过时间“万籁俱寂中,他的声音仍在耳边萦绕,挥之不去。曾几何时,心中那卓然的红色身影竟会悄然淡化?“”你陌生的眼神,真的是很致命啊!“他的声音轻如叹息“若是今生注定无法厮守,泪痕,来生你我共度,可愿?“……………………………………………来生?又是来生吗?她低头苦笑!“碎冥,你可否告诉我,我们到底还有多少来生?”“你是我心中仅有的繁华,没了你,半城繁华也成殇!”
节选

今夜的月,硕大依旧,真切中又不失朦胧,华丽中又显得清辉,泪痕呆呆地望着眼前的璀璨,耳边又突然响起悠长的啸声,她虽不懂音律,但她还是敏感地发现了其中的异常,此时已是子夜,这啸声从何而来?

缓行的脚步渐渐加快,不大的声音在空旷地街道却显得异常清晰,终于,宇心府几个字眼出现在了眼前,泪痕不再犹豫,推门而进的瞬间,浑身却斗然如遭雷击,瞳孔猛得一缩,鼻尖的血腥直袭心底,此时的她不知道,若眼前的场景中,少了那些横七竖八,鲜血淋漓的尸体,会不会更美一些。

左手提着的药箱缓缓跌落,泪痕恐惧至极的尖叫划破夜空,却又瞬间止住,泪痕用手死吾着嘴,恐惧却还是毫无掩饰地写在了眼中。归隐的庭院,啸声已不复存在,而此时最不堪入耳的,还是身旁渐渐走近的脚步声。

目光触及到月华下带血的艳色身影,泪痕的眼底,却瞬间平静,犹如一潭死水,波澜不惊。艳色身影缓步走近,右手所执的剑上,似乎还带着未干的血迹。事已至此,一切都已明了,碎冥抬手,泛着冷光的剑还是毫不留情地直指她的面门,泪痕突然冷冷一笑,“苍雪碎冥,我宇心家,到底那点对不住你?”话未完,浑身已被剧痛贯穿,在她还未看清之际,剑又瞬间被他拔出,飞溅的血落在他艳红的衣,却是沉没毫无一点痕迹。

泪痕倒在男子脚下,肩膀的痛一发席卷全身,令她眼前几度发黑,他的红衣却又如此清晰地浮现心底:苍雪碎冥,我本不该遇到你,不该救你,不该相信你,更不该...爱上你。嘴角的笑愈发牵强,不知是因为心底的苦涩,还是身体的疼痛。

碎冥缓缓转身,如玉的面容在明亮的月光中惨败如纸,眼底,竟是无止的鲜红。“苍雪碎冥!”身后的泪痕再次唤住他,声音却带着沙哑“若我今日死于你手,一切皆可罢,如若不然,他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乖巧如她,如此的重话她从不曾说过,碎冥浑身一颤,手中的剑斗然落下,眼中红光一闪,却又瞬间恢复如常。压抑地低吼从紧咬的唇间发出,碎冥痛极般地蹲下身去,“他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脑海盘旋着她的声音,手中似乎还残留她的鲜血,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伤了她,于身于心,都是致命。

苍雪碎冥,你到底干了什么!

他还在人性于兽性之间挣扎,此时的他却来不及发觉,原本倒在地上的泪痕,死灰般的眼底再次散发微弱的光。

月光普照的宇心府,除了满院的血腥,此时便只剩下了碎冥跪倒的身影,接着夜光不难看清,他眼中的红光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洞穿一切的清明,“泪痕...”低声唤出几度脱口而出的名字,狭长的眼也快速将周围扫视了一边,然,她的身影却如同天际那突然消失的啸声一般,不复存在。

是他亲手斩断了他与她仅有的缘分,而今后的他,所要面对的,便是她的无止境的恨。心头一紧,她的恨,要他如何面对?

碎冥缓缓起身,修长的身影被月光拉的更甚,从前的他,从不会害怕承担任何事,任何后果,今日,他却身为雪域之王,头一次尝到了害怕的滋味,放眼天下,究竟谁会信之?

半月湖畔,少年素白的修长身影迎着湖水卓然而立,冷风吹起他长及腰间的发丝,吹动他的不染纤尘的衣袂,却吹不散他俊美面上的阴沉。淡色的嘴唇扯出冷笑“你想死吗?”只见他突然璇身,右手自空中一扣,不时,便浮现出一女子妖媚的脸,窈窕的身,只是,咽喉被紧紧扣住,美艳的面上有些泛紫,纤细的左手拼命抓着那只修长的手,企图将其掰开,却是如螳臂挡车,力量甚微。

“我...是想帮你啊...你...你不能...“女子在他手下艰难地开口。”帮我?哈!“少年不怒反笑“五指更是收紧,”姈风天媚,我说过,不能伤她,你却差点要了她的命。!”随及目光更是一寒”你以为,苍雪碎冥岂是你能轻易控制的?”少年嘴角带着嘲讽的笑,笑她的自不量力,笑她的愚昧至极”你不要忘了,他是半兽之人,你的催心决,在他身上根本用处不大。”

少年突然松开五指,反手一推,天媚跌倒在地,心中却是一松,就在刚才,他明显感觉到他的手,能轻轻松松地掐断她的脖子,冷风拂拂的夜晚,却让她惊出一身冷汗。”但是,,我们的目的达到了,不是吗?”天媚轻喘着问道,少年勾唇”没错,只要保证她性命无忧。”言毕,嘴角的笑淡去,深深地忘了着地上的她:”你,好自为之吧...”

天媚抖然大惊,起身拦住他欲走的身形”你不能丢下我不管,我们好歹......”天媚突然语塞,”你是想说,我们好歹也是……兄妹??”少年面一寒“姈风天媚,当初的事,我不想再提,你,别逼我!”说完,冷冷一哼,在不理会她,白色身影渐渐隐匿于夜色中。

天媚面色发白,嘴角有淡淡鲜血溢出。,“姈风修影,他到底哪点好,竟得你如此对待,到底是为什么……“

宇心府,白衣少年看着满地的死尸,:“要我来收拾残局吗?“少年轻叹,嘴角冷笑浮现。,足尖一点,身形一动,已经出现在半空,左手一扬,带出一股红芒。待红芒落地窜起漫天大火,瞬间照亮了半个夜空。连天际的月,似乎也被染红半边。

泪痕拼命的跑,跑过无人的京都大街,跑至郊野的一片小树林,粉衣已被鲜血染红,浑身气力似乎被抽光,失足狠狠摔倒在地,右肩早已麻木。仰身躺在一处小草丛粗气急喘,双眼发黑,她好累,真的好累,眼前,似有画面一闪而过,男子一袭红衣,似雪白发,如玉的面上,嘴角微扬,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令她深陷其中。泪痕大眼微眯,思绪飘远,似乎回到了刚见到他那会儿...

突然,黑影一闪,泪痕只觉突然失重,右肩被扯得剧痛,再次睁眼,已被带至半空,心下大惊,猛然回头,才发现被人左手搂住她腰,一袭黑袍的男子,面容冷俊,薄唇紧抿,是一张泪痕完全陌生的脸。:”你是何人?”身悬空中,令她浑身不自在:”助你之人!”男子语气极冷,修长食指指向前方,”看到了吗?”泪痕顺着他所指方向望去,浑身抖然一僵,不由的开始颤抖,眼前,漫天红光,黑烟滚滚,那是,宇心府!

”哈哈哈哈!”泪痕发疯似的大笑,直笑得眼角落泪,”:枉我宇心家世代为医,救人无数,到头来竟落得如此下场!”泪痕笑,笑自己的无能,笑自己的懦弱,笑自己的痴傻,”沧雪碎冥,我宇心泪痕在此发誓,若有幸活命,定与你不共戴天!“泪痕咬牙,双手紧握,双肩不住地颤抖,眼中恨意扎现,身后男子嘴角微勾,笑容背后略显怪异。

浮生若梦,浮沉如空,为欢几何,百转千折。

这一年,南朝重臣宇心义坚一家魂断天火,其众多家眷无一幸免,南国国君悲痛欲绝,罢朝三日,已示哀悼。特追封其为南国一等太医,其妾南宫氏本为皇妃嫡亲,特封为皇室一品夫人,其女宇心泪痕封为异性公主,特赐皇氏轩辕。南国普天同哀,宇心一家若干人皆数风光大葬,送丧大队长至数里,绵绵不绝。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