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双劫by草蛉虫-草蛉虫的小说无双劫

无双劫

无双劫

作者:草蛉虫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21 10:24:4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江家大少 第2章 白凤 第3章 开阁仪式 第4章 临渊阁开启 第5章 白陌的九十九杀 第6章 附魂项链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他们沉睡了千年正在醒来,以王的姿态……沉睡了千年只为一个理由,为了什么而战。有的为了执着,有的为了信任而战,还有的为爱战斗。可是等待他们的却是战船上燃烧的火焰,去往毁灭。他们还会回来,为了主公的大业,为了生死的顾恋,为了盛世的心愿。为了在枯骨之上建立起新的世界。你为谁而战,宁愿逃不过生死的劫,宁可陷入无解的轮回。
节选

“老板——我的面好了没!”齐非故作不耐烦地一手拍在木桌上,发出嘎嘎的响声。心说,老子手掌都快拍肿了,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怎么还没好。牛记老字号。老板牛三烧得一手好面,十里闻香,路人皆晓。这一日,一位少年坐在了牛记。不知他有何来历,但出手着实大方,一上来便大肆打赏,弄得伙计们都有些尴尬。那少年单脚搁在长凳上,右手不停晃动着,扇着风。右手上带着一条白水晶项链,在日光下熠熠生辉。“来了,来了——”伙计的尾音拖得老长,特别有韵味。两手稳稳地端上一碗热面,白气扑人。“哎呦,小心小心。”伙计灵活地扭动了下腰部,避开了似要撞上的客人。“来晚了吧……”齐非故作怒态,“可是,也没什么关系,来了就好。”老子早就饿扁了!齐非低头猛吸起来,也不管对面什么时候坐着一个人。微风拂来,吹动杨柳稍,几簇柳絮飘落在桌上。今日天光明媚,灵若城中也很是热闹。因为今日灵若城中将要举办盛会——临渊阁开阁之日,魂师齐聚灵若城。平日里相见也见不到的魂师,今日在灵若城大街上,也许坐在你对面的就是一位伟大的魂师。就是不知道这次临渊阁是由哪家主持。上一次是五年前,由江家主持。可两年前江家家主江夜月去世之后,江家实力大减,在各项魂师活动中出席的次数也大大减少。灵若城虽说有城主,但实际上大权都在江家和另一家白家手上。往年都是江家强白家弱,而江夜月死后,江家由江夜月长子管理。这位江家大少极少出席活动,不知这次又如何。“听说江家会出席这次临渊阁开阁仪式,是真的吗?”一位樵夫放下担,刚坐定就问起了对面的那人。“不知道。”那人只说了一句,头也不抬。“哎,哎。老兄你觉得怎么样?”“不清楚啊。没准,也许……真会出席。我也不好说。”隔壁桌的屠夫老王说了起来。“哼哼……嗯呐。”是谁?樵夫、屠夫和其余人不约而同地转向齐非。而齐非丝毫没有感到难受,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痛快地吃着面条。“啊——好饱。呃——真痛快!”“砰”,齐非用力地扔下了碗。“小爷,您用完了?嘿嘿,那……”小伙计低头哈腰对着齐非笑着,换成别人一定会觉得很不舒服,但齐非移开抚着肚子的右手在头上抓了几下,才开口道,“有事吗?”“嘿嘿……那个,小爷,一共是七十二文钱。您看……”小伙计踌躇着伸出手,向着齐非。“什么?要这么……要这么多!你坑爷爷呐!”齐非一拍桌子,直接从长凳上窜起,用见鬼的眼神看着小伙计。主要问题是……小爷他没钱了。这怎么成,面子岂不是丢大了,之前还那么慷慨,现在就囊中羞涩了。“这……小爷……”小伙计尴尬地望着齐非,回头又看看正朝这边看来的老板牛三。牛三长得五大三粗,比做屠夫的老王力气还大。瞧着齐非的小身板,恐怕还不够人家一顿饭的。“咳哼,小伙计啊。来来来,小爷我跟你说。”齐非拿握拳的右手装势着咳嗽几下,然后招招手示意小伙计近前,“来,我跟你说。小哥,这个……这个,小爷我身上用的只剩下大票子了。”说着附耳上去对着伙计耳朵说,“我用的只剩下大票子了。大票子啊,你懂吗?大票子。也不怕你生气,我直说了,小爷我怕你家老板难看,所以才不拿出大票子,怕你家老板找不开。面子上过不去。”齐非附在小伙计耳边,一手还不停地做着手势,示意他票子真的很大,他老板肯定是找不开的。“噢。老板——”小伙计转头大声朝着牛三喊道,“大票子咱找的开吗——”“废话!咱什么票子找不开。”牛三拿手捋了捋嘴巴上的小胡子,扭头走向了另一桌,看起来有些不耐烦。“呵呵呵,那,爷,能先把账结了吗?呵呵呵。”伙计满脸堆笑,但当齐非说出下一句话的时候,小伙计的笑容在瞬间堆积起来,僵硬在那里。“什么!你没钱!”伙计把手在裤腿上一拍,“老板——有人砸场子。”“不要命了,我还真以为哪里来的有钱公子。原来就是猪鼻子插大蒜。来人,给我往死里打。”牛三一招手,冲出来三个大汉,个个都比齐非高一头。齐非一脚踢翻桌子刚想跑,哪里跑得过,还没迈出腿就被一位大汉给提了起来。“过来吧你。”大汉一使劲把齐非丢到了牛老板跟前。牛三上前用鞋尖顶起齐非的下巴,低头看着齐非,“哼,什么玩意。你以为我牛记老字号的生意怎么能这么好。我岂是好欺负的。”牛三边说边在齐非身上上下打量着,是在找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好拿来抵账。突然,牛三的目光停留在了齐非右手上的那条白水晶项链,“这条项链不错嘛。还值几个钱。好好的干嘛缠在手腕上,我看就算是饭钱吧。”眼神示意大汉去夺项链。“喂,不行。”齐非用力想要从大汉手中挣脱,可怎么用力都没用,力气相差太大了。“不行。这条项链不能给你!”齐非挣扎得更用力也没用,无论如何也挣开不了。“怎么不行?不然拿你去喂狗!哼!给我夺过来!”三个大汉一起拥上,齐非把手揣在怀中死死不肯松开。“给我松开。”牛三急了,上去对着齐非的背狠踹两脚,齐非觉得骨头都快裂开了,但还是不能松开。牛三又猛踹了几脚,齐非痛得哇哇大叫。但双手始终紧紧拽着。四周的人渐多,牛三也有点不太好做,不知该拿他怎么办。“也许那条项链对他有重要意义呢,得饶人处且饶人,算了吧。”“算了?!你算什么东西!”牛三正在气头上,算了?开玩笑。牛三怒气冲冲地瞪向声音来源,是先前那位坐在樵夫对面的年轻人。他戴着斗笠,身披黑色长袍,手持长棍,负在身后。虽说在对牛三说话,但目光似乎并没有注视着牛三。“重要意义?屁!我管他呐!还不快给我!”说完又转身朝疲惫不堪的齐非大吼道。齐非始终不敢抬头看,一直低着头牢牢握着右手。白水晶项链。齐非的娘亲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在齐非还未出生之时,齐非的娘亲就死了。齐非是被人从死尸体内挖出来的。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齐非在他娘尸体内本应该早就死了,最终却能够安然无恙地活了下来。这简直就是奇迹。“不,不可能!”齐非暴吼,使出了最后的力气想从大汉手上挣脱,就差一点了。三个大汉对此感到震惊,不敢相信一个小鬼竟有如此大的力量。“住手。”黑袍人淡淡一声,似怒非怒。“啊——”一个高大的身影飞出人群,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被击晕过去。“你,放开他。”黑袍人不知何时站在了另一位大汉身后,那大汉愤怒地松开抓紧齐非的那只手,朝黑袍人甩去。只听见“咔”的一声,大汉的胳膊已垂在了腰间。没人看到黑袍人的动作,一切都在瞬间。下一位大汉在众人见鬼了似的眼神中也已倒在了地上。“人,人呢?”牛三结结巴巴地说道,一转头更是吓得腿脚发软。那黑袍人正坐在身旁的桌子上喝着水。“老板,得饶人处且饶人。”黑袍人依旧喝着白水,不去看牛三目瞪口呆的样子。过了半晌,旁边两小伙计才过来扶住瘫软了的老板。人群早已尽去,就剩下牛三和小伙计无言地对视着。桌子上叠放着几摞铜钱,是那个黑袍人留下的。牛三用颤抖的手把铜钱收了起来。除了普通的铜钱之外还有一枚特殊的钱币,正面刻着凶猛的海兽图案,背面是用古老的文字刻着的一个字。牛三自然是不认得的。要是他认识的话一定会远远地抛开那枚钱币。钱币背面刻着的是一个“周”字。……灵若城。临渊阁。穹顶上水纹流动,隐约有鱼影闪过,充满梦幻的气味。穹顶之下坐满了人,各色各样的人,他们悠然地品着茶。在这里今天要发生一件大事,江白两家对临渊阁所有权的争夺。一边是江家大少,一边是白家家主白陌。白陌此人阴险狠毒,曾以独门魂术同时击杀九十九名魂师,因此闻名。此时临渊阁内只有茶客,没有魂师。静得出奇,好像在这里根本就都是死人一样,所有人都只顾自己喝着茶。每个人都陶醉在茶香之中,但有一人例外。大堂中间是座莲花池,池内养着锦鲤,在莲花间游动。在大堂上手,坐着一位紫衣少年,长发飘飘。紫衣少年左手持碗,轻轻地茗了口茶,“哼哼。”少年随即望向众人,众人同时举杯也茗一口茶,又同时放下碗。“太单调了,来点有趣的吧。”紫衣少年双眼微闭,嘴唇微动,似在念动咒语。而众人的表情也在同时发生了变化,一个个面露恐慌,有的面容紧绷,做好了战斗准备。“喝!”不知是谁大喝一声,朝紫衣少年暴掠而来,然后众人一同跃起,同时朝少年进攻。一时间大堂内魂力暴涨。紫衣少年丝毫不惊,左手端着茶碗,碗中水流转动,魂力从中显现出来。众人已经没机会回头看了,如果能回头,他们会看到身后的莲池和少年的茶水一样也在疾速飞转着,朝众人袭来。整池水化作一条蛟龙,紧接着在冲来的瞬间化为一条条小水龙。水龙从众人身体间穿过,然后又传回,就这样来回地穿梭着。知道水龙成了鲜红色,饮饱了鲜血。无数条小水龙又重新组合成一条巨大的蛟龙。最后水面恢复平静。莲池中锦鲤悠然地游动着,和原来一样。紫衣少年轻轻叹了口气,周围的桌椅皆化为烟尘隐去。临渊阁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位少年?他的强大让人战栗。“枫儿。玩完了吗?”大堂背后传来苍老的声音。但是只要是魂力不弱的魂师就能听出这声音中蕴藏着强大的魂力。普通人也许来不及听完他第一个字。紫衣少年不语。大堂后又传来了同样的声音,“今日你就要和白老怪对招了,你可准备好了?”“哼哼。两年前我就准备好了。”紫衣少年起身跃入了莲池之中,莲池依旧是只有锦鲤在池中游动,没有泛起一丝涟漪。因为少年用魂力控制了一切。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