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行嫁衣-金畅,明悟神行嫁衣在线阅读

神行嫁衣

神行嫁衣

作者:小书虫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18 14:14:4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章 硬挺 第二章 绝色美人 第三章 打趣 第四章 厌恶感 第五章 老实交代 第六章 流落街头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在凯利萨大陆上,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一对新人拜堂成亲之时,一位神灵对他们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深受感动,便赐予一件具有魔法的嫁衣,内衣可化作房子,外套可化作整个天地,天地之间的天道伦常操控于股掌之间.但这样的传说已经过去很多年,很多人都已淡忘甚至完闻所未闻.传说未必是凭空捏造,而是无人去证实
节选

在凯利萨大陆上,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一对新人拜堂成亲之时,一位神灵对他们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深受感动,便赐予一件具有魔法的嫁衣,内衣可化作房子,外套可化作整个天地,天地之间的天道伦常操控于股掌之间.但这样的传说已经过去很多年,很多人都已淡忘甚至完闻所未闻.传说未必是凭空捏造,而是无人去证实.

粉红的魔晶光芒柔和温馨,静静地披洒在一尊如羊脂玉般的胴体上,一个女人身无寸缕地斜靠在一张垫着兽皮的太师椅上,正端着一杯红酒在轻泯着呢。

发如青丝眉如黛,肌肤如玉意态媚。那眉眼中的风情,再加上堪称完美的玲珑曲线,在那粉红暧昧的光线下,更显得诱人之极。如果你推开一扇门,碰到这种情况会有什么反应?反正金畅现在最大的感觉就是震撼,震撼之中又有一股火腾腾地从小腹处往上窜,本就硬挺的反应更是……

“你是不是没穿衣服?”过了好一会儿,金畅才反应过来弱弱地问道。他还是不敢相信,有人能如此泰然地赤身裸体接受他人的眼光,特别是一个女人接受着一个男人的眼光。莫不是真有“皇帝的新装”这码事?而我就是那个什么也看不见的傻子?金畅在心里郁闷地想道。

“我怎么没穿衣服?”舒夫人又小泯了一口红酒,抬着笑道。

草,我真的傻了不成?可是我觉得自己并没有问题啊。金畅心里更是忐忑了。“穿了吗?可是我好像什么也没看到啊?”

“你没看到,好是因为你已经跑到我的衣服里面来了。”舒夫人好整以暇地道。

“什么?难道我不仅仅是傻了?还变小了不成?要不然怎么突然就跑到她的衣服里面了?”金畅再次打量了一下自己,又跟面前的舒夫人作了个比较,还好,比例合理。

“你的衣服在哪里啊?”金畅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时很弱智。

“这间房子就是我的内衣,整个天地,都是我的外套。怎么能说我没有穿衣服呢?”舒夫人笑道。

草,这不是地球上魏晋名士刘伶先生的论调吗?金畅狂晕。以前自己看到这则故事,总以为是笑话来着,没想到今天自己真的见到了真人了,还是一女“刘伶”。

“不好意思,金畅就一俗人,境界不够,参悟不透夫人的玄机。竟然钻到夫人的罗裙之下了。”金畅诚恳地道歉道,可是眼光却丝毫也没有从舒夫人美妙的身体上移开的意思。

“我说你这人还真是娇情,明明想看,你就走近点看嘛。在这点上,那个范小跑可比你率真多了。”舒夫人淡淡地道。

草,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是我怕我这一走近,就更加控制不了自己了,万一扑了上来,保不准你一脚就把我给踹飞天了吧?金畅心里郁闷地道。但此时既然舒夫人已经开了口,金畅当然是当仁不让地往前靠了。

金畅踌躇地挪到了舒夫人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没办法,下面硬挺着,被裤子蹭的实在是不舒服。

“你很想不是吗?怎么不来呢?我看你也算顺眼,也正想活动活动一下。”舒夫人的一句话差点让金畅鼻血狂飚。

金畅真想一步冲过去,把她按在椅子上就狠狠地……可是舒夫人实在是太平静了,平静的让他心里都发毛,莫不是她在试探我吧?她可是明知道我刚从她女儿房中出来的,怎么还可能引诱我呢?想到这,金畅又生生地把刚迈出去的脚步停了下来。

“怎么了?不敢行动吧?我就说你这人娇情,跟悦悦一样,要不是悦悦选上了你,我看范小跑比你还更合适。”舒夫人有些遗憾地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金畅越来越糊涂了。

“你知道这个凯利萨大陆为什么上千年没有人能成神了吗?”舒夫人一脸向往地道。

成神?这跟现在这事有什么关系吗?要不是许悦悦明确地告诉过他舒夫人一点毛病也没有,金畅又要怀疑这美丽的女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了,她这思维跳跃性也太大了吧。

“我听说是因为没人能明悟得了。”金畅想起穆家禁地中的那几个老怪物,他们就是隐世在那里求突破的。

“看来你见识还不错,以你的修为就知道明悟这个词了。可是你知道为什么没有人能明悟得了吗?”舒夫人赞许地点了点头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金畅汗颜道,能抬出“明悟”这个词,都还是拜穆家那老怪物所赐,什么见识不错啊?

“那是因为世人都放不下。身份,地位,尊严,权利,财富,各种各样的诱惑,各种各样的规则在束缚着你的思想,你怎么能明悟得了呢?”舒夫人淡淡地道。

“规则不破不立,而要想成神,就必需要有自己的感悟法则。如是你连禁锢自己的规则都突破不了,当然就明悟不了了。”舒夫人进一步解释道。“其实这也不是我想出来的,而是我舒家的一位老祖宗思索了一辈子推测出来了。

“就像你现在,你为什么要穿着衣服?不就是因为怕被人笑话吗?那你其实就已经活在了其他人的阴影之下,别人的看法已经对你产生了影响,那么你还能明悟出什么自己独有的东西呢?其实穿衣服真的很重要吗?哪个人生出来时就是穿着衣服来的?不都是赤条条的来的吗?又如**,真的很可耻吗?所有人都故意要装出一幅偷偷摸摸的样子来做这件事?其实谁心里不清楚,这是人类繁衍必不可少的一项最基本的社会活动,大家都在做着,并且绝大多数的人都喜欢做这件事情,那么为什么不敢像吃饭洗澡般地做得堂堂正正呢?还不是从小受了世俗舆论的影响?”舒夫人侃侃而谈道。好似她此时正是身穿正装出席辩论的外交大使般,丝毫也没有觉得自己正身无寸缕地对着一个男人在高谈阔论**这个要命的话题。

金畅听得一愣一愣的,除了佩服,剩下的就是坚定地举旗致敬了。

“你知道悦悦今天为什么这么失态吗?”舒夫人见金畅愣在那儿了,她在椅子上轻轻地挪了一个位置,让她胸前的那对玉兔兴奋地跳动了几下,也同时让金畅的眼神猛地跳了几下。

“咳,咳,她可能是喝多了吧?”金畅尴尬地回答道。对人女儿非礼,却被母亲当面问起,令谁也无法不尴尬。

“喝多了?她如果不想醉,就是你们三个人同时上,先趴下的也必然是你们。她可是我万花楼的少楼主,喝酒这事,真不能算是什么事。”舒夫人道。“她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金畅再次被震撼了。

“她其实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们万花楼的主人从来都是女人,也都终生不嫁,只是每任楼主都必须在自己的有生之年选择好下一任楼主。而她,就是我选定的接班人。”舒夫人道。

“我们万花楼,其实就是远古的修真门派艳修门的后裔。艳修门的功法讲求舍弃肉身,顺法自然,以在红尘中历炼身心,从而悟道的。所以我们艳修门的每一位门人,必经之路就是突破自己肉身的障碍,以能勘破世俗为第一修炼要诀。悦悦的天赋很不错,这也是我会选择她为接班人的原因。但是她有一点却令我很失望,今年都十七了,却仍还是个**,从来都没有迈出过那一步。也正因为她思想上突破不了,所以修为也进展缓慢。想我十一岁破身,十七岁都已经是五阶中级了。”舒夫人叹了口气道。

听得这段秘辛,金畅真的无语了。草,世上还有这等修炼法门,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了。

“这几年我一直在督促她,希望她能成功地迈出这一步,但是她却一直很固执,非得要找到一个自己中意的人才愿意。所以我就让她到帝国各处的分楼去监督巡视,也就是为了让她早日碰上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这次从木城回来,她总算带给我了一些惊喜,她说她看上你了。可是却又把自己困在了第三者的角色之中难以自拔。你说我们本来就不可能要你明媒正娶的,她怎么就看不开呢?所以我就给她想了这个办法,希望她能成功地踏出这一步,谁知她最终还是功亏一篑了。”

草,原来我如果上了许悦悦,在她眼中我还是行善积德了,这也太便宜我了吧?金畅暗爽道。看来下次就算强推,也一定把许悦悦给拿下了。

“这事你都清楚了吧,希望今后你能对悦悦好一点,让她能够尽早成功地迈出这一步。”舒夫人笑着向金畅道。“想来这个要求你不会推辞吧?”

“这个,夫人吩咐,自然是尽心尽力、誓死完成任务了。”金畅从来都没有答应别人一个请求那么快过。

“听悦悦说,你还是一个罕见的全属性魂力修者?”舒夫人问道。

“这个,好像是的。”金畅谦虚地回答道。

“我们艳修门的老祖宗还谈到一点凯利萨大陆无人能突破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凯利萨大陆现在的这种属性的分化。没想到你竟然能拥有全属性魂力,这其实也是我同意悦悦选择你的一个重要的原因。”舒夫人淡淡地道。“不知你可不可以让我也试一试?”

“当然可以,夫人要怎么试?”金畅慷慨地道,对这位内定的丈母娘,金畅觉得还是爽一点好。

“我们艳修门之所以要求门人入世舍弃肉身,进而增进功力的提升速度,其实是因为我们有一门特殊的功法,可以通过男女的交合来达到增进自身功力的目的。也就是俗称的阴阳互补之术了。”

“砰”金畅从椅子上一下子滑到了地上。什么?刚才还内定的丈母娘呢?现在却要跟我双修了?不够震撼才怪呢。

舒夫人看着从地上狼狈爬起来的金畅,轻笑着说:“怎么了?你不是早就很想了么?怎么现在又不敢了?”

“夫人,说实话,我是很想,可是你是悦悦的母亲,虽然说你们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我怕如果以后悦悦知道了,她会受不了的。”金畅尴尬地道。

“其实这也是我要同你一试的一个原因。这对她也算是一种考验了,如果她能够克服这个世俗的观念,那么她的修为定然又能再上一个台阶了。其实我觉得主要还是你自己的问题,不是我说你,虽然我们所修炼的功法不同,但是我想到了最后突破之时,所有武者面临的关卡都是一样的,那就是突破自己、突破这个现实的社会规则,而你在这方面却还是远远不够。”舒夫人毫不在意地道。

“夫人,你这修炼之术不会对我有危害吧?”金畅弱弱地问,被一个美女看成无能,这是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受不了的事。

“放心,你是悦悦选定的人,我怎么会伤害你呢?我们艳修门除了有采补术,也有对双方有益的双修术,虽然说采补术对我可能要更有益些,但为了悦悦,我是不会对你施用的。”

“那我就真来了。”金畅鼓足了勇气道。

“来吧,先把你自己那身衣服脱了呀,别光在那里瞎嚷嚷了。”舒夫人眼角一挑,向金畅抛了一个媚眼过来。

金畅再次打量了眼前那活色活香的胴体一番,咬了咬牙,妈的,豁出去了,大不了战死在她肚皮上做个风流鬼得了。金畅快速地清除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向面前的尤物走去。

“哟,看来你的本钱还不错吗?就是不知等下够不够给力呀?”舒夫人瞥了眼金畅下面,巧笑着道。

“够不够给力,你试试不就知道了。”金畅冲上前,就欲抱起这个丰腴的美女狠狠的鞭挞。却不料舒夫人脚一抬,一只玲珑的玉足就抵在金畅的胸前,把他定在半空中。

“你这样可不行,要想双修,首先你必须要温柔地挑起双方最大的欲望,否则就达不到任何的效果,那么我就只有使用采补之术了。”舒夫人轻轻地道。“看来你的经验还严重不足,必需要好好的学习学习才行。也罢,今天我就以身施教,教教你吧,也方便你今后跟悦悦行爱。”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