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修行by榭树-罗砾,丹田道修行by榭树在线阅读

道修行by榭树

道修行by榭树

作者:反派角色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18 14:08:5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再冲筑基 第2章 魂关异变 第3章 阵法罗盘 第4章 解决方法 第5章 风灵阵罗盘 第6章 恩人韩歆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随着灵液不断的滴入,丹田变满,但灵力的吸收却未停止,依然在继续,大量的灵力使得经脉开始微微作痛,浑身上下灵力无比饱和。开始在丹田之外液化,灵液滴落在脆弱的经脉上,划出一道狭长的伤口。只能这样了,感受着体内传来的撕裂疼痛,罗砾只好放弃了继续吸纳灵气,转而开始冲击那些堵塞的经脉。这是冲击筑基的第一步,梳理全身上下那些细碎经脉,从而百脉皆通,灵力运转自如。
节选

天地间的灵力被吸纳入体内,变作股暖流在体内迅速行走一个周天,化作一滴灵液落于丹田。随着灵液不断的滴入,丹田变满,但灵力的吸收却未停止,依然在继续,大量的灵力使得经脉开始微微作痛,浑身上下灵力无比饱和。开始在丹田之外液化,灵液滴落在脆弱的经脉上,划出一道狭长的伤口。只能这样了,感受着体内传来的撕裂疼痛,罗砾只好放弃了继续吸纳灵气,转而开始冲击那些堵塞的经脉。这是冲击筑基的第一步,梳理全身上下那些细碎经脉,从而百脉皆通,灵力运转自如。人,身体上遍布经脉,但大多都是细末支脉十分脆弱细小且堵塞不能进行灵力运行,只有十二条主脉天生畅达宽广结实,能经受起灵力运行的冲撞力与压力。人体上支脉很细很多,而且罗砾费尽全力不顾身体极限所积累的灵力洪流何其之大,以神识力量难以掌控体内灵力的冲击力度。以大刀雕微花所需的掌控力何其之大。只见灵力如洪流触及堵塞支脉便以决堤之势将其破开,一时间罗砾体内灵流滚滚,肆意翻转,如烈马奔腾。疼,真的很疼,疼到想要一头昏过去,但他知道此时昏过去那之前一切就都是白废了。此次他是一定要成功筑基,弟弟今年已经十二岁的,这次他还要是未能筑基就得要耽误弟弟一生,这回为了弟弟他也不能放弃。想到这,罗砾一咬牙,缓缓将心脉打开,此事不成功便成仁,他,豁出去了。小心的引导着一小股灵力钻入心脉找到,一团散发这红色光芒与心脏一同跳动的血液—精血。顾名思义精血及是精华之血,血中精华。人没有血会死,没了精血却是半死不活,什么气弱体虚,精力不足,神虚体疺……前三次冲击筑基他未曾打开心脉,今日他若不是面临如今这局面绝不会走上这一步。灵力在融入了精血后,控制力,灵活度,感知力都有了极大的提升。真不愧是人体一宝,传说中的万能油。有了精血的帮助,罗砾很快跨过了拦下无数人的这一步,但他没有丝毫的放松,他的拦路虎在后面。他之所以纳入超过了他身体的极限的灵力,正是为了冲击下一个步骤,开魂关,他前三次的失败之处。控制已经服帖的灵力一点点泥丸宫涌去。识海的入口魂关就在泥丸宫里,但在筑基前魂关并不是打开的,它需要冲击者有灵力把它冲开。用内视之法罗砾看到在泥丸宫里飘着一颗灰色的圆珠,指甲大小,上面浮着一些无形之物,神识。罗砾控制灵力流入泥丸宫击打着魂关,想要突破它的屏障进入它的内部直达识海。时间一点点过去,流入泥丸宫的灵力也越来越多,冲击力度也越来越大,但屏障就是不见一点动静。罗砾不禁想起前三次的失败,每一次都是失败在这一步,这一次魂关又不见动静,不禁让罗砾心里有些烦燥发慌。调动灵力的速度也跟加快。泥丸宫与丹田一样都是人体玄妙之境,虽然在身体上占地甚少,但其内部可以无限大,当然这会收到修为的限制。但泥丸宫却比丹田大很多。不过这一次罗砾纳入真的很多,除了丹田里的灵气液化了外,经脉里灵力的也十分浓稠,接近液化。随着灵液快速流入,出现了一个让罗砾觉得可笑又绝望的状况。泥丸宫经被灵液渐渐填满了,丹田的灵力还有不少,但屏障不见一点动荡。难道这一次又以失败告终,怎么办,弟弟江流的未来怎么办啊!难道要因为自己的无能而让弟弟的天赋就此被埋没吗!他这个当哥哥的到底算是什么,拖累吗?想到这儿罗砾就觉得这次冲击筑基就是个大笑话,无比的讽刺!把心一横,用一丝希望化作一股决绝,不顾一切后果,调动灵力往已经满了的泥丸宫里继续灌去,也许,也许再多一点,就这一点,就能将屏障打开,如果天道有眼就不要他让这一次努力图做无用之功,付出了这么多来点收获行不行!为了弟弟江流的未来,他必须要承担起他这个做哥哥的责任。灵力挤入全满的泥丸宫进入的十分困难,却也能点点地纳入。但泥丸宫也是身体的一部分,它也是肉做的,挤入过多的灵液,罗砾开始觉得脑袋发胀,发痛。灵液增多,头痛加剧,但他就有着一股劲,就不愿意放弃,还是往泥丸宫里注着灵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哪怕只有一点点希望,他都要试上一试,他,不想失败,不能失败。最后,罗砾觉得头已经不痛,感觉全身都轻飘飘的。突然闪过一道白光,所有意识都散去,整个世界都化作了一片漆黑,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一切都完了……但在罗砾失去意识之后,身体却好似受到了什么莫名的力量的操控,还在继续灌入往泥丸宫里灵力,一直在继续,不曾停下……许久之后,在胀满的泥丸宫里,那颗被压迫的魂珠,悄悄德散开了屏障,那个罗砾费劲全力也没有突破的屏障就这样打开了。但没有开启识海,成功筑基,却将混合在灵力里的精血一缕缕抽离,吸纳,在灰色的珠体表面形成一丝丝红色的玄奥纹路,而后一闪五彩光芒。再度恢复平静……双眼猛的睁开,还未看清什么,便是一股浓浓地草药味冲鼻而来,一看他此时正在药桶里被煮着,紫黑色的汤药升起氲氲雾气。他整个人只有头颈露了出来,低头凝视水中之物,抓出一把,大多都是些活络壮气的药材,但也不少给人续命吊气的好东西。呆呆的看着,只觉得满嘴的苦涩,面部的皮肉僵硬,一扯便是一抹苦笑。居然又失败了,这已经是第四次了。看来他是不必对筑基抱有期望了。连筑基都不能达到,他一生都只能过着贫苦日子。虽说大多数人都与他一样就连江流也会被他拖累。罗砾紧了紧拳头,心中暗恨自己这个当哥哥的没用,不能像别的人家供弟弟修行,只能让江流一辈子只能当个凡人,白白浪费了他的天赋。就在罗跞暗暗悔恨之时,旧木门发出刺耳的嘎吱声,一位年约十二的少年走了进来。这少年五官精致,相貌虽稚嫩却也不减其绝色。幼弱的身形,挺直的背颈,如月映水中的神韵,一观便知是非凡之人。见罗砾醒来,少年满布疲惫的面上先是一喜,但随即掠去,转做一脸平淡道:“醒了啊,大夫说这药你还要再泡一会儿,简伯昨儿守了你一个晚上今早刚走没多久,说了让你休养好身体这个月不用去上工。”什么!不上工,那他俩吃什么,灵石从哪来,罗砾连忙说道:“我没事!今天泡个了这个大补的药澡,明天肯定是生龙活虎的!”罗砾这句话,好似点燃的火药桶,打破了弟弟江流面上的平静,他指着罗砾的鼻尖低吼道:“我修不修行不用你管,你要是想寻死就去跳江,免得没死成又得给你医。”说完便摔门离去,门大力的撞在墙上震下不少沙石,扬起一阵灰尘。罗砾悻悻然地摸了摸鼻子,骂了声:“吃错药了,怎么跟你哥说话的!”但罗砾最终还是乖乖在家修养了一个月,经脉损伤太重,全身上下一用力就疼,更别说雕刻物品那些精细活。在家里躺了整整一个月,躺得罗砾觉得自己都要发霉了。还有每天早晚各一个小时的药浴,泡得他全身上下,从骨头里都散发着一股子药味。买药花费的大把大把的灵石早让他把肠子都悔青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