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星,凌素山那年铃铛还爱你-言情小说阅读

那年铃铛还爱你

那年铃铛还爱你

作者:第七忙音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18 13:48:0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章:初见入眼 第二章:晚安好梦 第三章:丹雅公主 第四章:共你同走 第五章:毁我信你 第六章:祝你幸福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我那里是暧冬,你的窗外飘着雪。你说你不寂寞,你说起涸沉山的飞雪,还有星辰江上漂亮的雾松。我笑。我告诉你,我这里很静。爬着格子,一格,两格……静得让我能听见花开的声音。
节选

“婶婶,我要去找我的爹娘。”涸沉山下一座简陋的茅屋里,烛光摇曳,一只刚刚修成人形不久眉间一只赤色九尾神物图腾的小狐狸和坐在炕上补衣服的女人坚定的说。

女人停住了手中的针线活愣了愣,“你决定了,就去吧,路上小心,找不到再回来,婶婶就在这儿等你。”

小狐狸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茅屋,茅屋外一汪静静的湖水被明月映的波光粼粼,天上的繁星眨着眼睛。

她已经决定了很久了,终于还是对狐婶婶讲了出来。她再也不想等了,等了一百年,她想找到自己的爹娘,她再也不想做一个总是被婶婶照顾的孤儿。

她叫凌星,是一只刚刚修成人形的狐狸。她刚刚来涸沉山,迷了路。大师哥修鹧采药看见了她。

凌星是只身一人来涸沉山的,因为她听山下的狐婶婶说她的爹娘都在涸沉山上修仙,她要找到他们,她想他们,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爹和娘,是狐婶婶把她养大的。如今她长大了,狐婶婶告诉了她憋了很久的事情,她决定,她要去找他们。

她要问问他们,为什么要抛弃她,为什么这么狠心舍得不要她去当什么破神仙。

“请问,你认识凌素山吗?”凌星一身绯色流仙裙,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一对桃花眼睛迷离无神,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酒窝在脸颊若隐若现,眉间一只九尾神物图腾,似乎不是一般的人,浅浅一笑,宛如天女下凡,看呆了修鹧。

凌星眨眨眼,在修鹧面前摆摆手,“请问……”

“啊!不认识,姑娘你……”修鹧勒了勒身后采药的筐,尴尬的说。

显然是迷了路找不到是离开还是继续走的方向,本就东西南北不分的凌星无辜的笑了笑。

“不如我带你会我们古府吧,现在都黄昏了,天黑了以后什么猛兽之类的都要出来了,你一个人很危险的。”修鹧是个善良之人,作为涸沉府的大师兄,自然也是习惯了照顾别人。

凌星猛点头,已经在涸沉山里兜了三天了,靠天上的小鸟供肚子也不是个办法,该死的涸沉山!

望着眼前的人好似也不是凡人,也怪,能来涸沉的,都肯定不是凡人了,只有那些要修仙的人啊妖啊的才会来这个地方。

涸沉是座仙山,也是挨着仙界最近的地方,可以说,若是找到了通仙路口,便能上天了。由此,也让不少妖魔忌惮。

凌星和修鹧回了涸沉。

涸沉古府是这涸沉山上唯一一处众狐妖镇守的府邸,因地方风景秀丽,四季长春,便有了古府这一雅名。

正是因为这涸沉古府,也才有了涸沉山这一名字。涸沉,本是天帝赐给古府的名字,这里虽说是山上,却溪流众多,半山腰上还有一条江,只不过上山的人都无幸瞅见,领略其中别有的风味罢了。

那江本也是天上一只仙狐为感谢涸沉变出来的。可惜这只仙狐后来因犯了小错而被一个小仙的无意之举罚下了仙界,流落到人妖两界不知去向。

涸沉山上,还是狐狸居多,狐狸本就具有灵性,与仙界也是有过一段仙缘。

而且狐族个个都是样貌娇好,男女长相都令众妖仙凡人羡慕。

在山的另一头,有一片树林,那里群狼聚集,也可以说是狼妖的聚集地了。狼妖对涸沉山早就惦记了,多次来犯,却始终没有得逞,为此他们谋划着大陷阱。

身为正义之士,自当是不怕邪念滋生的狼妖族会有何计策。但出于防范,山中涸沉古府,玄狐一族还是每天修炼法术增强灵力,不仅为了修仙,也为了能在关键时刻保护弱小的师弟师妹。

凌星跟着大师兄修鹧直接进了大堂,因为天色已晚,师尊早就在大堂等他了。

头一次晚了回来,显然是要被师尊骂了,但因为救了个姑娘,修鹧还是抱着师尊能看在救人的份儿上,饶过他这一次。

“她叫什么?”古堂前,师尊花木槿坐在雅木垫上,闭目问。只见木槿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外罩软烟罗轻纱,眉长入鬓,秀挺的鼻梁,这样的年纪真想不到竟然坐到了师尊的位置。

“我叫凌星。”

修鹧望了望凌星,示意她不要主动讲话。凌星点点头,撅了撅嘴。

“她在找凌素山凌前辈,在涸沉山迷了路,徒儿把她带了回来。”修鹧低着头,用平稳的语气说。

木槿点点头,既然与涸沉有缘,就暂时留在这里了。

“那个,您认识凌素山吗?”凌星睁着大眼睛,两个食指在胸前对戳。

“凌素山?”木槿突然睁开了双眸。

那双细长温和的丹凤银色的眸子,他是玄狐!凌星一怔,和狐婶婶一样的眸子,婶婶说过,只有玄狐一族,才会有银色的眼睛。他和狐婶婶是什么关系?他认识凌素山?他认识自己的爹爹?

花木槿显然有些不可思议。

“他是我爹。”凌星想也不想的说了出来,可说了以后就后悔了,怎么能就这么告诉他呢,看这个坐在堂前摆着很高的架子的人,她和他又不是很熟,万一他和爹爹是敌人怎么办?万一他对自己不怀好意怎么办?凌星皱起了好看的眉,显得无辜极了。

她真美,就连皱眉也与尘世女子不一样。这就是凌素山前辈的女儿?他本想交代好涸沉便自己下山去找她,没想到……真是缘分呢!

“您认识他?”凌星试探着问。

“恩,朋友。”木槿笑了,自修鹧第一次见师傅木槿,这还是他第一次笑,尽管只是淡淡的笑,修鹧还是看出来了,这个女子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能让师傅笑。

“朋友?那您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吗?我要找他,我要找到我的爹娘。”凌星激动了,她兴奋的跑到木槿跟前问他。

“你找不到他的。”

“为什么?”

“除非他自己想见你。”

他是不是不要自己的女儿了?讲到这里,凌星的声音越来越小,她的眼角,甚至润了起来,除非,他自己想见她,他从来没想见到自己的女儿是吗?还是,她根本就是个累赘?是个被抛弃的孩子?

一百年,凌星已经一百岁了。这对世上的凡人来说,意味着活到了尽头,难道,一百年也不能换来亲情的一眼相见吗?

“谢谢你的好意,我要回去了。”凌星转身要离开。

“天色已晚,而且外面也已经起雾了,姑娘要去哪儿?”修鹧放下背上的框子,回头望了望师尊。

凌星头也不回的迈出了古堂的门槛。既然知道了真相,也没有必要留在这里了,她要回去,回到狐婶婶的身边,她还没有报答婶婶这么多年来对她的照顾,也好,正好可以照顾婶婶了。

“你出不去的,山里现在起了很大的雾,外面到处是妖怪。”花木槿的话稳稳地,对修鹧使了个眼色。

“多谢师尊的好意。”

“喂,姑娘,姑娘!”修鹧追了出去,“现在外面这么危险,姑娘你一个人不怕吗,还是暂且留在这里吧。”

“我要回家!”凌星冲修鹧叫着,推开修鹧,顺着翠亭跑了出去。

只见涸沉古府石阶前,一片漆黑,时不时还伴有几声狼嚎和小风咝咝的吹声,怪吓人的。凌星打了个寒战,环着胸,搓了搓胳膊。

该死,竟然真的有几分恐怖呢!自己在涸沉山里带了三天也没觉得吓人,今晚真不是个好天气,连月亮也躲起来了,只有天上依稀可见的几颗少的可怜的星星,扑朔迷离的在闪烁。

还记得她就是出生在漫天是星星却没有月亮的夜晚,娘亲给她取名星。婶婶说,星星虽然不比月亮的光芒,却也有自己独特之处。星星是一群一群的,也正是因为有了星星,才映衬出明月的美。星星,才是这世上最伟大最美丽的神话。

想到这儿,她微微一笑,却又哀伤起来,给她取名的娘,去了何方?而那个不愿见她的爹,又带着娘去了哪里?

“姑娘!”修鹧追了出来。

凌星转过身,赤眸里满是泪,却倔强的不肯落下,那眼里的水被天上的星映出点点光,她抬头望望天,想要把泪水憋回去。

“走吧。”低下头看着修鹧,微笑着说。

修鹧不明白她到底有什么故事,他只知道,她是一个不一样的女子,她能让师傅笑,她有要寻找的故人,还有一个,看起来似乎不太好的故事。

修鹧带她到房间休息,又吩咐师弟鱼梓做些吃的送去。

凌星谢过修鹧。

“有什么事,你就叫我,我叫修鹧,是师傅的大弟子,还不知道姑娘您的芳名。”修鹧本想替凌星掩好门回去,突然想起来说。

“凌星,劳烦修鹧师兄了。”

“凌星姑娘好生休息。”修鹧走出去关上了门。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