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之族-永恒之约,永恒之伤水晶之族在线阅读

水晶之族

水晶之族

作者:令狐可愁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18 13:43:4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世界的开启 第一章·当一切开启之时 第二章·没有开始就已结束的命运 第三章?那时你在迎接春天 第四章?消失的轮回之路 第五章·世界之外的女子 第六章·愿为我生死相随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我是谁呢”她问过自己这个问题那么多次,可是从没有答案。三千溟月之下,奈何溟引之中,她成形于天地之间,孕育于法则之内,出魔域却执素心,眸与心通透如水晶。水晶通透澄明,柔阳映照之下仿若空无,就好若她自己,即使经历如何变迁,都无法在世上留下太多痕迹。奈何溟引内,他笑着对她说:“要记住啊。”于是她便记住了,自奈何溟引到凉心亭,自轮回之地到云雪之国。她一直都记得。诸神之黄昏,奈何溟月隐,世界的开启,琅玕斩冰云,五晶宫流辉。从开始到最后,这一场场战役,她一直记得…后来她不仅记住了,也悟出了。自己是谁没有关系的,记住想要成为谁就可以了。若是不能活得通透,便辜负他用神与血凝她为水晶。她终有一天会乘着死亡的荣耀归来,佩戴着光辉的剑戟。他就在那宿命开始的地方等待着——她来取他的性命。
节选

第一颗水晶?当一切开启之时当生命之泉从溟月初落之峡流出的泉水泛起光辉灿烂的金色,当神界的八色之月和五纹之阳在神界九鼎琼清宫的创世神座上轮回交错,当《永恒之约》祝福与诅咒的圣光萦绕在神界的每一个角落,当众神之墓中阿诺迪斯与阿诺美雅之翼燃烧起幽谧的神火,神界一劫之始,也是神界的春天便到来了。

多少劫之后,当她站在雪谷凉心亭里回忆她雄壮肆意被许多人钦羡却又寂寥孤独的让她自己都感到恐惧的一生的时候,想起这一日,本是死寂一片的心仍旧会感叹这天的命运转折。无法预测,也无力避让,仿佛血脉中镌刻多年的烙印。

然而,却是他手里的棋局。

神也不是能够完全预测命运的,尤其是他们自己的。那些在凡人看来神能够如透视水晶般洞察的命运,有时也会变得如混沌般错乱不清。正如那些史诗神话中纵横不止的劫数,未等觉察便已是毁灭。

然而她未曾后悔。命运不能如胸腔中那颗代替了心脏的水晶般澄澈,就让心境如水晶一般好了。

抬眼望,风雪飞啸,满谷冰寒。

凉心亭上的平行时针,还剩四百八十三劫。

闭上眼睛,让记忆在眼前倒流——每一个细节,每一次转折,她都要牢牢记起。

这是她的劫,虽然她已不在乎,但有些事只是必须要放下,可以记住。

奢靡昏暗的大殿,帘幕层层叠叠遮掩着内部的景象,墙壁上镌刻着种种晦涩而神秘的符文,若隐若现的灯火将窗扉染成蜜红色。

忽而一声清脆的破碎声传来,似乎有瓷器碎裂在冷玉所制的地面,打破了夜色的寂静,仿佛平静已久的湖面激起一道道涟漪。

“轮回阁里她的转生碑碎裂了?千真万确?”冷冽的声音响起,仿若雪山融泉在冰岩上击成玉珠,开口的男子银发如雪如缎,眉目妖冶冷峭,身形匀称,说不出的沧冷气质。

“我骗你很好玩?”女子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是隐有戏谑。她看着冷玉地面上如莲瓣般四分五裂的名贵青瓷,微感笑意,却不知为何全身脉络抽搐着疼痛。

这是个极其美丽的女子,拥有牡丹红色夹露金纹的长发,面上还隐约流露稚气,一身夜色裙袍剪裁极为合体,泛着曼陀罗魅惑的纹路。

他冷笑一声,眼眸里泛起冷密的波光:

“她是魔神,在神界的轮回阁里,本来不该有她的位置。凉心亭被她自愿下了封印,如今已是有千余劫未曾出关。神魔仙三界的传送通道被强行打开本身已经破坏了一部分《永恒之约》维护的平衡,若打破凉心亭封印强行让她转生到魔界,也许会混乱她已经稳定的人格,后果不堪想象,呵,这样的事情也敢做,是谁把她强行加进去的?”

“明知故问。况且,她自己也同意了。”她软糯又高傲地一笑,本是光洁魅惑的脸庞在幽深的宫殿里昏黄灯光映照下无端添了几分妖冶:“此事是利是弊,怕是轮不到你来议论,而且似乎千余劫前作了什么逆天改命之事导致你口中的那位魔神自愿封印自己闭关不出的人,打乱的平衡更大一些。”

“她还就是个孩子,她懂什么?你费尽心思来到这里告诉我这件事,就是为了看我无可奈何又惭愧愤恨的样子?”

“也许是。”女子淡淡地道,唇角勾起弧度,话语中却是没有一点笑意。

男子的声音沉寂了一瞬,之后才冷然响起。

“楚云忆,你过了。即使你现在高高在上一个指头能把我捏死无数回,你也照旧是我妹妹,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你可以试试。”

利剑出鞘之声陡然响起在静寂的殿宇中,冷峭的锋光在夜色下折动回响,周围的树木和阴影中隐隐透出些杀气,男子不屑地冷笑一声,竟将利剑划破自己的左手腕,鲜红的血液中有着云状青纹泛出,他右手沾血,开始在冷玉地面上用自己的血液划出种种符文阵势。

“你干什么?”楚云忆的声音里难得地掺上了一份慌乱,同时对各处隐藏却因为男子动作而暴露的暗卫递出了不满的眼神。

男子把她的动作看在眼里,心绪却没有受丝毫影响,仍旧是遵循着一个恒定不变的节奏涂画着阵纹。看起来他处处受辖制,其实却是楚云忆被他拨乱了阵脚。

他心底默默的叹息。她还是太小了,天真幼稚任性,虽然天生就有帝王的才能,可惜却没有多少岁月磨练,即使有曾经的经历也不够。

但是最终却被推到这个位置,任性地未等位置坐稳便就展开种种行动打乱平衡,终有一天会被‘安娜’抛弃压榨。可是,偏偏他什么都做不到。

不过,做不做得到。已经无所谓了。

阵纹已经涂画完毕,这个时候楚云忆才看出这个阵纹是神界中人都很少用的血祭一系的神阵,限制不大但是代价不小,男子的神格会受到损伤,半劫之内都别想再使用大型的神迹。而神阵的作用,便是改变已被注定转生的神灵命运。

本来以她的神迹素养能够第一时间看出神阵的类型作用,但是一则为了使神阵适应魔神男子改变了一部分纹路,二则是受到自己心境影响,她居然没能来得及阻止。

一时间又惊又怒,不由得抬起素手释放神迹,但是已经来不及破坏神阵,只能咬牙看着事情的发展。

“如果你再乱动,我真的会杀了你,就算是他们在。”

男子的声音冷漠下来。

就算是他在。

千瓣血色莲花开始从阵轮上绽放,紧密的黄金脉络从花心生长将整朵莲花缠绕,仿佛拥有生命般泛出暗紫色的纹路,莲花中的一部分结为莲蓬,本应结有莲子的孔洞却滴下紫金色由神辉所凝聚而成的液滴,转瞬之间阵盘便由一片紫金池塘覆盖。

池塘上游弋的莲花化为血色符号连接在一起,波动间强烈的轮回力量散出,但出乎所有人意料,轮回波动释放出的瞬间莲池炸裂,男子受到反噬唇角鲜血流下,但却没有注重伤势,而是紧盯莲池炸裂的地方,失声而道:“《永恒之约》?”

冷玉所制的地面泛起黑白相间的波纹,一条条晦涩的规则符箓从其中交错纵横地浮起,篇首竟是五个神族大字:

安塞露维亚这五个字的含义,便是永恒之伤,相当于神降临给世人的神罚,这异象是神界真正控制者《永恒之约》因为男子扰乱轮回给予他的惩罚。

男子全身被光辉所控制,完全无法行动。虽然他逆天违命有私心在其中,但所作所为也是对《永恒之约》一直维护的二十五处平衡有益的事,即使不受到它的帮助,也不应被阻止,不明白为何出现这样的状况,男子一时间竟有些失神。

《永恒之约》来历神秘,是从洪荒破裂后的地心迸出,无人能阻挡它的力量,即使是神界至尊。它使用自己的规则约束着二十五处,不像是生命体却拥有着自己的智慧和底线,不时会因为某些契机给予神灵或是其他生命体以祝福或诅咒,就如现在这般。

但其行事风格诡异无从探究,多时理智有时疯狂,这次《永恒之约》居然放弃维护平衡,打破神阵降下永恒之伤,便是难得的一个特例。

短暂的一个失神,黑白相间的永恒之伤规则便要掠入男子的神格,却被一直关注着局势发展的楚云忆强行接受。

她的额间瞬间浮出一枚印信,印信如墨线纠错交缠,散发出金色的光辉和高贵的强大威压,此时正因和《永恒之约》永恒之伤的力量斗争,将永恒之伤的力量炼化吸收,所以受到了伤害,随着时间的推移颜色愈加淡薄。

女子僵立着与永恒之伤斗争,额角一滴滴香汗沁出,显然是颇为费力。

大概过了一刻钟,两人才分别恢复到能行动自如的状况,男子做的第一件事竟然是不顾神力透支挥出数道流光,转眼就把楚云忆的暗卫清理干净,向一个自己也不敢擅动的方向递过一道目光,然后用最后的力量召唤出结界。

而楚云忆额间的印信仍旧保持着,是颜色淡到几近消失,帝王般的高贵威压仍旧淡薄地存在,显然女子体内所剩余的神辉已经把持不住自己的气息。

她挥手召出一面古镜般的书籍,迅速地翻动到特定的一页,然后禁不住叹息。

视线掠到隐秘之处的鲜血,不觉纤眉一簇,但也是知道这种变故不能流传出去,即使面对的是自己的暗卫也不例外。

虽然对男子擅自出手有些不悦,但还是收回情绪,开始用所余不多的神辉向自己释放辅助神迹,以确保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正常状态。

“怎样?”男子掠到她身前,开口发问。

“没死,不错的运气。”她语气中还是有着淡淡的埋怨。

“没时间开玩笑。”

“好吧,帝印受到损伤,但还好血脉等级没有掉落,永恒之伤已经被消融了。幸好今晚我状态全佳,否则血脉等级一旦掉落被人察觉,我们都不好过。”

“永恒之伤内容是什么?”

女子身形一滞。

“…确认要看?”

“…是的。”

女子叹了口气,召唤出镜书。看到内容的那一刻,男子全身气息大乱,竟然无法控制住自己。旋即他把镜书扔回给女子,一言不发地走向了大殿的深处。被扔在原地的女子没有发火,眼光复杂地抿了抿唇,走到一旁的白鹭雕塑那儿扳开机关,转眼消失在了秘道中。

而在他们离开后,地面上黑白相间的波纹再次闪动了一下。

然后,俱归沉寂。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