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雪寻梅-(陈萧萧,董母-阅读-穿越之丑女冷无烟(踏雪寻梅)

穿越之丑女冷无烟

穿越之丑女冷无烟

作者:踏雪寻梅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18 13:35:2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高富帅配校花 第二章 讲金不讲心的女人 第三章 其丑无比的校花 第四章 丑到想死 第五章 找不到回家的路 第六章 走了狗屎运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不就是拒绝了求婚吗,为什么诅咒我,可是这个诅咒却是真的灵验了生生世世都是丑女得不到真爱,除非得到真爱才会变回美丽的容颜。带着其丑无比的容颜行走于异界,寻寻觅觅,历经生死才发觉,原来真爱就在身边,这一刻,是否真如诅咒所讲,在真爱的力量之下发生奇迹。
节选

陈萧萧是北京科大的校花,不仅仅人长的漂亮,还才华横溢,满腹诗论,是校园公认的才女。追求的人排起来犹如万里长龙,街头排到街尾再拐几个弯也看不到龙尾。可是,她心头极高,大学四年,一直筛筛选选的,都找不到合自己心意的对象,而对于追求者要求更是令人望而生畏,除了身高要超过一百八十公分之外,还要长得帅,至少像某明星,家里要有钱,养得起自己,能买车买楼买小狗,让自己挤进名媛行列。虽然如此,可是那些追求者依旧孜孜不倦地前赴后继,不到黄河心不死。“你走吧,你不适合我的。”此时的陈萧萧正昂着她自认为高贵的头颅,下巴微微扬起,一脸不屑的看着眼前的学弟,不对,应该是眼底下的学弟。因为她的个头足有一米六八,这样的高度在许多自认为一百七十公分的男生面前一站,都是平等,而眼前这个只有一米六五左右的小男生居然正双手举着一个粉色的信封,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跟自己表白。“可是……我真的喜欢你。”那小学弟兢兢克克的,连拿着情书的手也有点颤抖。对于这个的追求者,陈萧萧当然是不屑一顾的,扭头,转身,就往校门口走去。门外,正围着一大群人,放眼看去,全是清一色的男人头像,手里不是拿着花就是拿着巧克力、糖果之类的,正你争我抢的往大门挤去。当中有同学,更有白领高层。门卫老伯脸都绿了,每次都这样,一到星期五的下午放学时间,就出现这种壮观的场面,堪比皇帝出巡群众还厉害。阿伯扭头看了看那个穿着校服,长发披肩的陈萧萧,撇撇嘴,真不知道这女娃是什么构造的,居然能招蜂惹蝶成这等场景。陈萧萧撇下那小学弟,刚出教学楼,远远就看到门外人头涌涌,她冷笑一声,脸上却不露痕迹,依旧裙带飘飘的向大门走去。“萧萧,萧萧。”她一出现,门外的人立即发出阵阵声浪,一浪高过一浪。陈萧萧微微笑了笑,脸上一副亲和的颜色,心里却在暗自对着那些送礼物的人评头论足,唔,这个太矮了,这个太丑,这个太穷酸,这个简直就是瘦矮锉呀。礼物也不是随便收的,有钱点的就铂金链子,深海天然珍珠,没钱的只能DIY手工珠串,路边的野花。陈萧萧也不是随便收的,那些开车来的,手里当然是闪着光芒的坠子,链子,水晶,珍珠,而那些踩着自行车或者走路的,手里的东西根本就难登大雅之堂,陈萧萧显然是不肖一顾。其实陈萧萧本身就出身贫寒,一家三口挤在一个只有二十来平方的商品房内,从屋子这一头只要走两大步就走到对面去了,爸爸是工地搬运工,平时累死累活,日晒雨淋,而母亲就留在家里,偶尔做点手工,赚点小钱。两人含辛茹苦将她拉扯大,然后供书教学,陈萧萧其实也满争气,凭着自己的实力就考上了北京科大,而且由于样貌出众,闭月羞花,不仅被评为科大的校花,而且被某老教授相中,对她特别伤心,因此陈萧萧的文学才华无人能及,七步成诗根本不是问题。可是她总是自怨自艾,长得漂亮又如何,长的好不如嫁的好,如意郎君高富帅才是自己想要找的,眼前这些,根本就难入美人眼。可是现在这样的生活,却是陈萧萧颇为享受的,不仅放学后有专人接送,就连一日三餐的便当都有人为自己准备,当然,是不同的男生献殷勤,陈萧萧也乐意接受,不拒绝也不表态,反正就是享受着在别人眼中如同公主一般的奢华生活。挤过人群,本想立即离开,忽然人群中一阵涌动,只听得一声汽车长鸣,众人纷纷散开,让出一条康庄大道,一亮珍珠黑的车子出现在众人面前。“哇,是帕加尼。”人群中有人高声叫了一句,所有人的目光立即被吸引过来。陈萧萧的目光也被吸引住了,看着眼前这辆全球限量版的车子,即使看不到里面的人,她也知道能开这种跑车的,即使是司机,也能年薪过百万。这是车门缓缓打开,首先出现的是一条套着黑色西裤的长腿,紧接着出来的人更是让众人吸了一口冷气。“董子涵,居然是你。”陈萧萧也感到愕然,竟然是这个富二代董子涵。董子涵,北京地产大王的富二代,据说一块地王就能赚十个亿,光看他的座驾就知道并非一般人能比,可是陈萧萧却从来不敢奢望董子涵会看上自己。董子涵就读贵族学校,出入豪车接送,身边保镖也有几个,常人根本就不能近身,今天他竟然自己单枪匹马来到科大,显然是为了追求陈萧萧这个校花而来。竹门对竹门,木门对木门,陈萧萧还是有那么一点点自知之明的,虽然自己很想嫁一个高富帅,可是面对董子涵这样的富家子弟,她根本就想都不敢想。董子涵一身黑色西装,皮鞋铮亮铮亮的,一米八三的个头更是让周围的人自惭形秽,他的出现已经开始有人被他的光芒刺痛了眼睛而悄然退去。看到他手里捧着一扎用费列罗巧克力弄成的花束向自己走来,陈萧萧忍不住停下脚步,忽然又急急转身往前走去。董子涵眉头微微一皱,快步追了上去。陈萧萧却越走越快,转眼就消失在拐弯处。董子涵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转身上了车,呼啸而去。第二天。“萧萧,你怎么跑了,董子涵可是一等一的高富帅呀,就这样跑掉,你不觉得可惜吗?”身边的女同学看着那个跑得气喘吁吁的陈萧萧奇怪的问。陈萧萧笑说:“你不懂,这一招叫欲擒先纵,想要让对方紧张你,你首先要装作对对方不在意,他才会锲而不舍的再来第二次,信不信,等一下下课他就会出现正门口。”陈萧萧满怀信心。女同学嗤的笑了一下,“如果他不来,你岂不是打错如意算盘?”“不会的,他一定会出现的。”陈萧萧从课室看向外面,课室的窗口正好对着大门,此时距离下课时间还剩十分钟,她要用这十分钟时间来证实自己的话,董子涵一定会再出现。下课铃一响,身边的人早已涌出了课室,陈萧萧却慢条斯理的收拾着包包,书本一本都没有带走,这些她都了然于心,倒背如流,其实来不来上课已经不是问题,她只是为了那些奖学金而已。收拾好一切之后,童鞋们早已走光,她才挎着包包走出教室,眼睛却不敢看向大门,因为如果自己走出去后董子涵却没有出现的话,自己的脸就丢大了。下了一层楼梯,转弯处,正眼脸低垂的她却意外的撞到一堵肉墙。陈萧萧身子一歪,脚踝一扭,啊的一声就要跌倒。眼前的肉墙早已伸出长臂将她拦腰抱住,两人暧/昧的姿势惹来楼道里同学的唏嘘声。陈萧萧抿着嘴唇,偷偷用眼睛向上看了看,表面一脸尴尬,心里却比了个V字,她赢了,撞上的肉墙不是别人,正是富二代董子涵。此时的他正一手拿着花,一手环住她的腰,一双眼睛神采飞扬,正笑眯眯的看着陈萧萧。接下来的事情当然顺利成章,陈萧萧以闪电模式,在众人羡慕的眼光中被董子涵拦腰抱起,走出校园。“你是怎么混进我们学校的,门卫阿伯怎么会让你进来?”陈萧萧攀着董子涵的脖子,一脸天真无邪。董子涵得意的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何况是一个看门口的阿伯。给他一千块,立马放我进来。”“你居然收买他?”还用一千块?陈萧萧不禁有点心痛,那可是自己妈妈在家里做手工的一个月才赚到的数额,他居然一出手就给这个数目。董子涵不以为然,“吃个饭也不止这个数,不必在意。”陈萧萧点点头,任由他将自己放进副驾位,然后贴心地为她系上安全带。车子一阵风似得的驶离了学校,身后再度落下一堆唏嘘和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两人很快就进入了热恋,董子涵俨然成了未婚夫一样,每天除了接送她上学放学,还带她出入高级娱乐场所,卖昂贵的珠宝首饰,进最贵的餐馆吃饭。陈萧萧心里更是感觉甜蜜蜜,每天挽着他的手进进出出,俨然自己已经成为了董夫人一样。身上的衣服更是一天一个样,全是国际著名品牌,脖子上带的是著名设计师毕加索设计的钻石吊坠,手中拿的是Gucci包包,脚上穿的是巴黎鞋展发布的高跟鞋,整个人从里到外都焕然一新。家中爸爸妈妈也被接到了高尚住宅里居住,抛弃那一身的泥土味,两人虽然很不习惯,可是还是默默接受这样的改变,在城里有钱才会被人看得起,人类骨子里天生的贪念令两老彻底成功转型。交往一个月后。这天,董子涵抱着一大束荷兰玫瑰,把陈萧萧带到了山顶,夜色迷蒙,董子涵半跪在地,手中高举着一只不知几卡的钻戒,“萧萧,嫁给我吧。”陈萧萧心里虽然早已默认董子涵是自己老公,可是表面上还是扭扭捏捏了一会,才答应董子涵的求婚,那只大钻戒戴在手上时,她刚到无比幸福,明天回到学校又可以好好炫耀一番。董子涵拥着她,“明天我带你去见我父母,你打扮得漂亮点。”陈萧萧点点头,挨着董子涵的肩膀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庆幸自己终于跨入名媛行列,以后出入都是高级场所,再也不用和昔日的那些穷人打交道降低自己身份,想到灯红酒绿,高枕无忧的生活,她忍不住从心底笑了出来。第二天一早,董子涵就到了赏月小区楼下等陈萧萧,等了半个小时,陈萧萧才从楼上慢吞吞的踱了下来,一袭白色的雪纺吊带纱裙,手里拿着粉色的手包,脚上穿着同系列的高跟鞋,整个人看上去高贵又大方。董子涵以欣赏的眼光看着陈萧萧,陈萧萧一到他的面前,董子涵就双手伸出,将她抱起在原地转了两圈,嘴里赞叹:“萧萧,你真是太漂亮了,堪称人间尤物,谁见了小心口都会砰砰直跳。”陈萧萧嗤的笑不露齿,伸出食指点着他的头娇嗔:“你呀,最会油嘴滑舌了,树上的小鸟都被你哄下来了。”董子涵皱皱鼻子,“你错了,我是把你这只凤凰哄下来了,其他的怎么能跟你相提并论。”陈萧萧再次得意的笑了,挽着他的手走到车子旁边,董子涵马上识相的打开车门,陈萧萧坐了进去,绑好安全带,看着董子涵过车子来到驾驶座,她才说道:“子涵,能不能也给我买一辆车子,你看我去哪里都要你来接送,多麻烦,有些地方你们男人去也不方便。”董子涵笑着说:“那有什么,能为你服务是我的荣幸,如果你想买车子,我们立刻就去看,怎样?”陈萧萧当然同意,她没想到董子涵会这么爽快。两人去到车行,陈萧萧一眼就相中了一辆白色的顶配北极星,董子涵当然毫不犹豫地刷卡签名付定金,陈萧萧看着董子涵手中的黑钻卡,两眼发出了异样的神采。来到董家大门,早有门卫将大门遥控打开,帕加尼一路缓慢驶入地下车库,再坐私人电梯来到一楼。陈萧萧的出现,董家两老并不愕然,因为之前董子涵早已说过会带自己女朋友回来,而且还提到毕业之后就会订婚这件事。董母看着两人手拖着手从电梯走出来,陈萧萧一见到董母,立即迎了过去,亲昵的叫声“伯母好。”董母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把眼光投向后面的董子涵,董子涵连忙走了过去,“妈,这是我跟你提起过的陈萧萧,萧萧,我的女朋友。”董母点了点头,开口问陈萧萧:“你就是萧萧?”陈萧萧点了点头,董母却将她全身上下看了个遍,看到她身上无一不是名牌,手上的钻戒更加刺眼,董母笑着说:“儿子,原来你之前专门找人设计的戒指就是送给陈小姐的?”董子涵点点头,董母又说道:“听说这订婚戒指有特别的含义呢,陈小姐知道吗?”陈萧萧非常识大体,在董母面前也不敢班门弄斧,她说:“我不知道呀,子涵送我的时候都没有说过,子涵,这戒指有什么含义吗?”董子涵走了过去,伸出一只手,“把戒子拿来,我解释给你听。”陈萧萧犹豫了一下才摘下了戒指,这一幕却让董母看在了眼里,董子涵完全没有发觉,拿着戒指指着内圈说:“看到没,上面刻着字呢,写着山无陵,天地合,也不与君绝,旁边是我的签名。”陈萧萧认真的看了看,才发出感叹的声音,说这雕工真细,你不说我还真不知道呢。说完,就想把戒指拿过来,套回到手指上。这时董母却说:“子涵,订婚戒指应该在订婚当天送的,怎么现在就拿出来呢,快收起来,等到订婚那天再拿出来。不然不吉利了。”董母是信佛的人,做任何事都讲究吉凶冲突,董子涵哦了一声,果然把戒指收了进去,“萧萧,订婚那天我再亲手帮你戴上。”陈萧萧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还想戴着戒指星期一上学跟同学炫耀呢,现在都泡汤了,可是董母在场,她又不好意思说不行,唯有点点头表示同意。吃过午饭,董子涵带着她上了楼,从柜子里翻出了一个大红色的锦盒,打开,里面静静躺着一块巴掌大的翠绿色玉佩,碧绿流动宛若游丝悬浮空气中,让人眼前一亮。镂空的雕刻手法更是将中间一堆鸳鸯展示得活灵活现,旁边几多荷花娇脆欲滴,陈萧萧一见到就爱不惜手,一把就抢到手里翻来覆去的把玩。董子涵看着她,一脸的温柔,“喜欢么?”陈萧萧点点头,“喜欢,这个很贵吧。”董子涵笑了笑,“不知道,因为这是祖传的,传了好多代,都是传给董家媳妇的,现在既然我们都要订婚了,我当然是送给你了。”陈萧萧高兴得差点流眼泪,用手绢把玉佩包了好几层后放到自己的包包里,然后才搂着董子涵的脖子说:“谢谢你,子涵,能做你老婆,我真是三生有幸。”董子涵反手抱着她,“能娶你做老婆,我才是三生有幸呢,能娶这么漂亮的老婆,走到哪里都是嫉妒的眼光。”陈萧萧骄傲的一挺胸,“那是当然,我是谁,我可是科大的公认的校花呢,你没看到那追我的队伍,从门口一直排到几条街还没看到头呢。”“是是,追你的人多如牛毛,而我就是其中一条。”董子涵捏着她小巧的鼻子说。陈萧萧噗的一声笑了,“你就算是牛毛,也是金色会发光的那一条。”董子涵哈哈一笑,搂着她倒在地板上,两人你侬我侬的半天,本想在婚后才把身子交给董子涵的陈萧萧,在热情如火的董子涵引/诱中,还是付出了自己的完璧之身。时候,陈萧萧却提出让董子涵帮自己办一张黑钻附属卡,说自己一个人逛街的时候看到喜欢的就可以买了。董子涵深深爱着陈萧萧,这点小事当然是义不容辞的,当天就带着她去了银行办了百万的附属卡。陈萧萧拿着卡,眉笑颜开,在董子涵的脸上狠狠的亲了几口,以后自己想买什么就有什么,有钱的感觉就是好。“子涵,你过来,妈有话跟你说。”晚上回到家,董母和董父就将他喊住,董子涵走到沙发坐下,董母说:“你今天是不是给萧萧办了一张附属卡?”董子涵惊讶的说:“妈,你怎么知道。”董父说:“当然知道,你所做的一切我跟你妈咪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你买名牌给陈萧萧,找专人设置戒指,还把祖传玉佩送给她,而且还在车行订了一部顶级的北极星。这些我们都知道。”董子涵不高兴了,“爸,你怎么跟踪我。”“我们没有跟踪你,只是你自己看看这些。”董父从琥珀色的茶几下拿出一叠账单,上面密密麻麻写满的全是价值不菲的消费金额。董子涵有些生气,“爸,我爱萧萧,我为她做我能做的事有错吗?”董母叹了一口气,说:“儿子,我们不是说你做错,只是这个陈萧萧还没嫁入我们家,就这样大把大把的花你的钱,而且还叫你送她一辆车,你不觉得她只是看中我们家的钱,而不是看上你么。”董子涵摇头,“不会的,萧萧她是爱我的。”“爱你也是因为你有钱,出身好,如果我们没钱,她还会喜欢你吗?”董母试探着说:“其实她来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你把戒指收好的时候,她眼里流出的失望的神色,她爱的只有钱,珠宝首饰,根本就不是你。”董子涵双手撑着额头,低头不语,自己对陈萧萧是真心真意的,就算倾家荡产,也要跟她在一起,“妈,萧萧出身不是很好,你跟爸是不是看不起她。”董父眼神凌厉,厉声说道:“这什么话,你爸我像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吗?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她的嘴脸,不要被骗了还蒙在鼓里。”董母也说:“是啊,儿子,你试想想,如果她真的爱你,会动不动就要你买这个买那个吗?你那么爱她,就算她不说,你跟她结婚后也会自动买给她,哪里要她自己说要你买呢,分明就是怕如果哪一天你不爱她或者没钱了,她手里还能有值钱的东西,自己的生活有保证而已。”“妈,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嘛。”董子涵扁着嘴。董家就这么一个儿子,董家两老当然不想董子涵被哪个女人骗,可是看到儿子一副誓死捍卫自己爱情的牛脾气,两老却又无可奈何。最后董父以商量的口气说:“子涵,你爸我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你同不同意,这个办法既可以测出陈萧萧是爱你的人还是爱你的钱,又可以让你看清楚这个世界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美好。”董子涵被两老逼得没办法,他只相信陈萧萧爱自己就像自己爱她一样,就算自己便成乞丐,陈萧萧依然会爱自己的。他想证明给两老看,即使没有了钱,陈萧萧依然会呆着自己身边,陪着自己共度难关。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