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道虚无by天涯落默-天涯落默的小说斩道虚无

斩道虚无

斩道虚无

作者:天涯落默
类型:短片
时间:2020-11-18 13:24:27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少年感与孤独感 第2章 正与邪 第3章 机遇还是阴谋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异兽来袭,魔物入侵,地球将近崩坏,在这乱世之中,人人自危,人人均为棋子。陈犹孤唯一能相信的只有手中的剑,用手中的剑斩开这混乱之世!斩出一条光明大道!
节选

末日之后,废土之上,灵气重回世间,人们建立起了新的社会文明。科技与修行的碰撞,异兽和人类的对抗,政府和民间组织的较量……新人类的一切故事,都将在这片土地上上演。

一辆极其奢华的马车在荒野上肆无忌惮地跑着,为什么不用汽车了?末世过去百年,钢材早已不如当年那么容易获得;末世之后城镇之间距离遥远,路上又不安全,汽油的获取也是一件麻烦事。而变异之后的马匹,耐力体力个头越胜从前,喂食一顿特制食物还可以支撑其很久的消耗,于是传统的出行方式回来了。

“少爷,你让他慢点,跑这么快,很容易引起异兽注意的!”马车里,年过半百的老管家面色交集,对着身旁穿着华贵的少年道。

驾着马车的年轻男人听闻微微一笑,身子后倾侧着头喊道,“管家你就放心吧!以我的实力,一般异兽不是乱杀吗?”

“就是嘛!罗大哥可是咱季家第一护卫,整个南锭城都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管家你就放心好了。”那衣着华贵的少年正附和着,便被突然的轰隆一声吓得一跳,“怎么回事?”

未见罗护卫搭话,管家拨开门帘,只见一只高三米长十几米的土黄色巨型蜥蜴拦在了马车的面前。“巨型蜥蜴?!”那华装少爷声音有点颤抖,“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我爹也是的,回去也不带我。”

那老管家听闻默默吐槽道,“这不是少爷您非要多玩一会嘛,老爷日理万机哪有时间等你。”“你给我少说几句!”自知理亏的少爷也不好发作,只能让其少吐槽几句。

罗护卫勒马持刀,面色凝重,“这家伙不好对付,管家你带少爷离远些!”说罢便纵身下马,大刀出鞘化作一道白芒,直斩蜥蜴。

那蜥蜴智商也不低,感知到眼前此人实力不俗,一个闪身便躲过了罗护卫第一击。

被躲过一刀的罗护卫丝毫不见慌张,这第一击本就不是杀招,所用的七分实力不过是用来试探眼前这巨无霸。

“没想到这蠢物还有这等速度,”罗护卫暗道,当下不敢托大,全力对战。大蜥蜴也是目露凶光,知道今天它和罗护卫必须留下一个,当即扑向罗护卫。

远处,一队全副武装的人马躲在背坡后面,观察着那一人一兽大战。

“大哥,咱们等会真的要上吗?这一边是蜥蜴王,一边是季家罗护卫,无论哪边都不好惹吧?”

被称作大哥的黑胡子面沉如水,寒声说道,“兄弟们行走荒漠,不知道在这大蜥蜴手上折损了多少人,那季闻又是南锭城城主,每年都要带兵清剿我们,今日这么好的机会被我碰见了,当然要上!万一杀了蜥蜴王,捉了季闻的独子,那可是大功,大当家必定要好好赏赐我们的。”

这边还在说着,那边正打得火热。

蜥蜴王身强力壮,每一下重击都可以在荒漠上留下一个小坑,灵活有力的长尾,配合利爪钢牙打得罗护卫节节败退。

见战场的范围越来越大,担心波及少爷的罗护卫连忙大喊,“管家,带少爷再离远些,这畜生不好对付。”

管家听闻连忙扯住吓得哀鸣的马匹的缰绳,向更远处撤退去。

见罗护卫已经被蜥蜴王完全缠住,黑胡子便准备吆喝着小弟们一拥而上,抓住季家少爷,“派回去喊大当家的那小子走多久了?”

“估摸着现在已经随大当家赶过来了。”

听到回应的黑胡子点了点头,“这次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大哥,你看!”被小弟的一惊一乍吓到的黑胡子一巴掌扇到他的脸上,“你丫小声一点!咋咋呼呼啥!”

“对不起大哥,那里有个人。”那小弟一边捂着脸,一边委屈地指着一个方向道。众人顺着手指的方向,果真看到了一个似人的小黑点,正朝这边,不紧不慢地走来。

“怎么办,大哥?”

“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下次立功就没这么轻松了,一个人而已,咱们十几号人,怕啥?”黑胡子咬咬牙,迟疑片刻便道,“时机差不多了,大当家也快到了,咱们上!”

随着黑胡子一声令下,这帮马匪便从背坡冲了出来,扬起滚滚飞沙,直奔季家少爷的马车!

虽然一开始罗护卫处于下风,但是作为南锭城第一护卫,怎么会没有点手段?飘逸的身法对付蜥蜴王这样的大块头来说简直是天克。尽管蜥蜴王皮糙肉厚,可长时间战斗下来,也落下不少伤痕。

眼看着胜利的天平朝罗护卫开始倾斜,可突然杀出的马匪一下子扰乱了他的内心,仅仅是一个分神,便被那颇有智商的畜生抓住了机会,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拍在了身上。

哪怕罗护卫反应迅速,横刀身前,仍然倒飞了出去,气血上涌,喷出一口鲜血。回头望去,只见手无缚鸡之力的季家少爷和管家已经被抓住了。尽管此刻内心焦急,罗护卫却束手无策。

少爷被擒,又面对一步步逼近的蜥蜴王,罗护卫心生死意,闭上双眼,心道,“孩儿不孝,来世再孝顺母亲。”

“打扰一下,请问南锭城往哪里走?”

一道平静得像机械一样的声音,突兀地传到在场的每一个人耳朵里,声音虽然不大,却似乎夹杂着穿透的力量可以让很远的人都听见。

是那个人!马匪小弟一眼就看出了是刚刚那个小黑点的人。黑胡子内心一禀,这人居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战场边,不说话都没有一个人发现!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明明是位少年,眸子里却森冷得可怕,消瘦白皙的脸上没有一丝情绪的变化,一柄剑挂在腰间,身着黑袍的他一步步走近战场。

不懂人类语言又感知不到眼前少年情绪的蜥蜴王自然不知道何意,还以为他要救罗护卫,连忙嘶吼一声,威胁着眼前这个看不透的少年。

看了看受伤的罗护卫,又看了看马匪那群人,最后少年将目光停留在蜥蜴王身上,似乎了然了什么,轻喃,“皮糙肉厚防御强,那就用震雷剑吧。”

说罢,便将右手轻轻搭在了剑柄与剑鞘的相碰处,一股淡淡却无比纯粹的杀意从少年身上传来。作为动物,蜥蜴王很灵敏的感觉到了这股坚定的杀意,眼前的少年可以威胁到它的生命!

处于本能,蜥蜴王低嚎一声,便转身逃跑。可黑袍少年准备出手,哪有放弃的道理?大拇指轻轻一拨,没有金玉铁石撞击的锵锵声,只有一道淡蓝色的剑光一闪,天地,重归安静。

有情况!不远处的两路人马看见了这道蓝光,都纷纷加速前来一探究竟。

巨大的蜥蜴王动作戛然而止,只见脖颈出显现了一道完整的切口,头颅落下,庞大的身体轰然倒下,鲜血从斩开的脖颈处喷涌而出。

黑袍少年撇了一眼不远处飞扬的尘土,再次将目光落到了罗护卫身上,“南锭城,怎么走?”罗护卫内心满是震撼,用手指着一个方向,却是惊骇得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突然,几十号马匪赶到,将战地团团围住,为首的壮汉高喝道,“季家少爷留下,蜥蜴王这尸体可以卖不少钱,其余人都杀了!”

那黑胡子听罢,心里一颤,连忙跑到壮汉的身边,当下把刚刚发生的一切全部说了一遍。虽觉得黑胡子所言有些夸张,但那黑袍少年估计也是个狠角,于是便又开口。

“小友原来不是季家人,真是不好意思,你可以离开,其他人留下!”仗着人多的大当家心想,再怎么厉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就强调了一句,“蜥蜴王尸体也留下。”

本来就对蜥蜴王尸体没兴趣的黑袍少年自然无所谓,听到没有麻烦了,也不回应,当即便准备离开。

可是一个不长眼的马匪小厮吼道,“站住!大当家放你一马你还不谢谢?”听到这话,目睹了刚刚一剑的人都是眼角一跳。

黑袍少年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直径往南锭城方向走去。那不知死活的小厮还走上前去想抓他,却在众目睽睽之下,烧成了灰烬!

这等手段,还没有人见过。但是姗姗来迟的另一队人马的头头,却是见过!

那头头一席白衫,手持纸扇,颇有几分书生意气。从马背直接飞跃而下,直接站到了人群中央,而他的人马也逼退马匪,从合围变成了对峙。

看着小厮刚刚被烧成渣的地方,那头头微微一笑,对着众人抱拳,“在下古右尘。”

古右尘这三个字可是震惊了众人,华国七大有地位有实力的年轻俊杰,并称华国七子,而这古右尘就是其中的玄阵子。不仅是大家族古家的二少爷,还是政府国安机构——虚宫的强者。

大当家面色凝重,沉声问道,“不知七子大驾是为何意?”

“路过而已”古右尘微微一笑,“此次奉命前来南锭城取一样东西,现在各城城主看似归政府所管,其实都是一方诸侯了。本来要取的那样东西挺贵重的,我还怕季闻城主不给,但是天赐良机,我若是救他的儿子一命,取物便简单了许多。”

“如此说来,玄阵子是打算用我的战利品去做人情了?”大当家双眸微眯,寒声道,“若是这般轻易被夺去战利品,我大当家的位置也不好坐了。正巧,我也想会一会这传闻中华国七子的实力。”

不想惹麻烦的黑袍少年正欲离开,却被古右尘拦住了,小声道,“辰印!?”仅仅两个字,便让一直没有表情没有情绪的少年突然一顿,眉头不自主的轻跳一下。

“阁下留步,在下有话想问。”

“不知。”黑袍少年只是淡淡回应了两个字,便戴上了黑袍的大帽子,遮住了上半边脸,不徐不疾地离开了。

虽然没有和他说几句话,但是古右尘的余光一直没有离开他,那一道蓝光,那一式别人都没有看清的辰印,都让古右尘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望着少年远去的背影,古右尘眉头轻皱,明明过分年轻,却没有应有的少年感,眸子里的荒芜,沉沉的死气,都让他披上了一层神秘的外衣,那渐行渐远的孤独感,让他想起了当年一个人。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