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无尽之旅安迪,山姆小说阅读

出发!无尽之旅

出发!无尽之旅

作者:一纸茶笺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18 13:16:4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恶梦 第2章 奔向星空 第3章 过往的英雄 第4章 杂务员的一天 第5章 异血革命与巨龙之战 第6章 首次登陆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夜色漆黑,星月无光,浓烈黑烟在头顶盘旋笼罩,闷热的气瀰漫著令人窒息的硫磺味,焦黑岩壁和地面映照出远方烈焰火光。数百名双眼无神的男女老少,带著沉重的手銬脚镣,蹣跚地行走在炙热的大地之上。绵延不断的铁鍊声响与痛苦呻吟,交织成一段绝望乐章。数十名手握步枪的士兵,面无表情看著痛苦万分的囚犯一个个走过。
节选

夜色漆黑,星月无光,浓烈黑烟在头顶盘旋笼罩,闷热的气瀰漫著令人窒息的硫磺味,焦黑岩壁和地面映照出远方烈焰火光。数百名双眼无神的男女老少,带著沉重的手銬脚镣,蹣跚地行走在炙热的大地之上。绵延不断的铁鍊声响与痛苦呻吟,交织成一段绝望乐章。数十名手握步枪的士兵,面无表情看著痛苦万分的囚犯一个个走过。走过大片焦土,走向一道黑色巨门。那厚重黑门紧紧关闭,但猖狂火舌仍不断窜出门缝,似乎是想破门而出。一排囚犯缓慢地走到门前,仰望著高耸黑门,眼神中充满恐惧,充满愤怒,但有的却早已麻木。伴随著撼动大地的低鸣,巨门缓缓开啟,霎时间冲天怒焰张牙舞爪。囚犯脚底下的平台忽然一阵歪斜,眾人站立不稳,向前倾倒,被炙热大火无情地吞噬。巨门再次紧闭,另一排囚犯站到门前。一阵强风袭来,吹散空中大半黑烟,让冰冷的月光洒落,照亮一面蓝色旗帜。那面旗帜,高掛在黑色巨门之上,随著凛冽强风来回鼓动。在月光的照映下,眾人总算看清,那是当权者的旗帜,绣著最骯脏的政权。看著那面旗,早该绝望的眾人,渐渐地升起一股怒火,回想起千百年来惨无人道的压迫。忽然之间,一道巨大无比的剪影画破天空,伴随著如雨点落下的陨石,烧尽眼前的一切。坠地陨石盪起冲天火浪,眾囚犯眼前被末日般的火浪给淹没……少年从恶梦之中惊醒,冷汗浸湿了睡衣,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气,心有餘悸地撑起身子。他已经被这个梦吓醒不下百次,炼狱般的场景、痛苦的受刑人、以及悽惨的歌声,虽然只是梦境,但总是真实的令他头皮发麻。他打起精神看了看身边的闹鐘:凌晨四点半。“喔干!”他轻轻咒骂了一声,拉起被子倒回床上,不到一分鐘就再次沉睡。少年的全名為山姆·强森,打自有记忆以来就住在伯明罕的孤儿院裡,由於身形矮小瘦弱,又顶著一头鲜艳抢眼的红髮,导致他理所当然地成為其他孤儿霸凌的完美对象,他也顺其自然地把每晚的恶梦,当作是白天压力过大的症状。早上六点,早餐的鐘声响起,山姆哀怨地躺在床上,他实在是不想离开寝室,因為只要撞见其他人,自己就只有挨揍的分,但他飢肠轆轆的肚子正发出无声的抗议,挣扎了五分鐘之后,他总算心不甘情不愿的爬下床。“安迪,起来吃早餐了。”山姆推了推睡他隔壁床的金髮男孩。安迪是山姆在孤儿院裡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两人打从懂事以来就形影不离,即使没有真正的血缘关係,山姆依旧把安迪当成亲生弟弟看待。其实孤儿院裡没有任何一个孤儿能够确认真正的出生日期,只知道山姆大约十四岁,而安迪十一岁,所以山姆才会认為自己是哥哥。不过令他感到万分尷尬的是,安迪的身材一直以来都比他高大,每次山姆被殴打时还得靠安迪出面解围。“安迪,快点起来吃早餐!”山姆铁了心要把安迪叫醒,只要走在安迪旁边,其他孤儿就不太敢欺负他。“嗯……”安迪翻了个身,继续赖床。山姆嘆了口气,拖著沉重的步伐向餐厅走去。他驼著背,小心翼翼地放慢脚步,生怕被别人发现,但他那头火焰般的红髮还是太过显眼。“喂!垃圾,给我滚过来!”一名肥胖的孤儿发现山姆,立刻叫住他。胖子的名字叫艾伦,身旁总是跟著几个跟班,常藉著人多把山姆压在地上毒打。他还成立了“霸凌山姆技术交流同好会”,跟其他品行和他一样恶劣的孤儿钻研欺负山姆的创新手段,是孤儿院中数一数二的恶霸。山姆拔腿就跑,同时在心中暗自祈祷著,希望孤儿院长正在餐厅裡吃早餐,这边的孤儿还没嚣张到敢再院长面前乱打人。“给我站住!”艾伦气急败坏的追了上去,山姆脚下速度加快,以迅雷不急掩耳的速度闪进餐厅,结果他却没见到期待中的孤儿院长,迎接他的只有更多充满恶意的目光。在他身后,艾伦气喘吁吁地跟著跑进餐厅,上气不接下气的大骂:“你这个王八蛋,要你站住你还敢给我跑!”他用的力拉扯山姆的头髮,把他推倒在地上,其他孤儿见状,纷纷聚拢过来,开心地大吼大叫:“打死他!打死他!”受到眾人的怂恿,艾伦立刻跨坐在山姆身上,他的体重压的山姆差点喘不过气,艾伦举起拳头,朝著山姆地的鼻子用力揍了下去,霎时山姆眼冒金星,痛到流出眼泪来。但艾伦仍不过癮,一拳接著一拳往山姆脸上招呼,山姆只能用双手把脸遮住,根本无力挣脱艾伦的压制。其他孤儿也加入了战局,有的用拳头揍,有的用脚猛踹,山姆痛苦的蜷曲著身体,任凭雨点般的拳打脚踢落在自己身上。过了几分鐘,也许是已经过癮了,又或著是打到累了,其他人纷纷回到座位上吃自己的早餐,山姆则伤痕累累的躺在地上,睁大双眼瞪著天花板。一开始,山姆还会激动的奋力抵抗。但他很快就发现,反抗只会让其他人情绪更加高亢,换来更多的毒打。所以他早已学会如何麻痺自己的内心,被殴打的时候忘却身上的痛苦、遭遇不公时隐藏心中的愤怒,山姆知道如果不这样做,自己会陷入怨恨的漩涡之中,迟早变得丧心病狂。所以他拍拍尘土站起身子,假装什麼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走到餐厅前方领取早餐。他拿起两片吐司,走到离电视最近的位子坐了下来。他拿起两片吐司,找了离电视最近的位子坐了下来,此时正在拨放晨间新闻,标题耸动打著『吸血鬼出没?市区人心惶惶!』萤幕上一名昏迷不醒的女子被抬上担架,脖子上有个怵目惊心的咬痕,正豪迈的喷著血。山姆翻了个白眼,為了增加收视率,电视台总是喜欢播报一些夸张的新闻,也不管内容的真偽,只要能够吸引观眾就好,就像现在这则新闻,山姆甚至强烈怀疑这根本就是电视台自己做假的。吃完早餐,山姆毫不犹豫的走出孤儿院,美其名是散步,事实上是要躲开其他人的拳头。孤儿院外的街道上矗立著一排行道树,在寒冷的气候笼罩之下,枝干开始泛灰,零星几片叶子因冷风吹拂而来回摇曳,似乎随时都会脱落,街道两旁积满枯萎的落叶,偶有车辆呼啸而过,将叶子捲飞起来。山姆拉紧单薄的外套,垂头丧气地向前漫步,在孤儿院裡的日子宛若遥遥无期的折磨,不知何时才能逃离这样的地狱。虽然偶而会有人来领养孤儿,但身材瘦小,表情哀怨的山姆永远得不到喜爱,他只能永远待在孤儿院裡,未来一片愁云惨雾。他走到一座垃圾场,堆积如山的垃圾散发出一股恶臭,一隻浑身脏兮兮的小黑狗正兴奋地四处嗅闻。“咖啡,过来!”山姆蹲下身子,轻轻呼唤著那隻小黑狗的名字。咖啡听到山姆的声音,立刻摇著尾巴冲向他面前,睁著水汪汪的大眼看著他。山姆摸摸咖啡的头,脸上露出难得的一丝微笑。山姆和安迪小时候常偷偷溜出孤儿院到处探险,两人经过垃圾场时发现了飢肠轆轆的咖啡,他们便每天从孤儿院偷拿一些食物来给牠吃,久了之后咖啡就成了两人的宠物。“唉,”山姆对咖啡嘆了口气:“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跟安迪不会欺负我。”原本躺在山姆脚边的咖啡突然伸长脖子,看向垃圾场的某个方向,然后一溜烟的冲进垃圾山裡,过了片刻又冲了回来,口中咬著某个东西。“咖啡,你捡了什麼东西?”山姆大感有趣,把咖啡咬回来的物品拿在手中把玩,那是一颗透明圆球,只比棒球稍微大一点,材质摸起来像是金属,球内有个绿色小光点,发疯似的飞快旋转,虽然体积很小,但山姆拿在手中却略感沉重。“这东西好酷喔!”山姆摸摸咖啡的头,咖啡则开心的吠了一声。“把它送给我好不好?”“汪!汪!”“哈哈,谢谢你啦。”山姆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东西拿去给安迪炫耀,他站起身,开心地走回孤儿院。“你是在爽什麼!”山姆一走进孤儿院的大门就被艾伦撞见。“乾你屁事!”山姆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顶嘴回去。“喔,翅膀硬了喔!”艾伦用力地推了山姆一下,让他踉蹌地向后跌了几步,山姆长久以来的压抑总算到达了极限,一股怒火冲上他的脑门,瞬间淹没了他的理智。“王八蛋!”山姆冲上去往艾伦肥胖的肚子挥出一拳,但是这拳除了让艾伦吓一跳之外完全没有任何效果,艾伦立刻朝山姆的脸上甩出一计右勾拳,让他摔倒在地,接著艾伦上前一手压住山姆的头,另一隻手发狂般地往他身上一阵痛殴。“妈的,不好好修理你就给我嚣张起来了!”艾伦大声咆啸,吸引了孤儿院其他人的注意,眾人慢慢地聚集在两人身边,并且开始欢呼叫嚣,加入殴打的行列。原本怒气冲天的山姆,此时只能无助的躺在地上任人宰割,之前受过的教训让他知道,被欺负的时候只能默默承受,不能流露出任何的愤怒,但一时之间的情绪失控让他忘记这个道理,导致现在付出惨痛代价。“我们把他的头塞进马桶裡好不好!”越打越起劲的艾伦,最后乾脆把山姆整个人抱起来,高声问到。“好耶!好耶!”“快点塞啊!”“就像电影裡演的那样!”“你做了就是大家的英雄!”眾孤儿听到这麼有趣的提议,立刻兴奋的大呼小叫,生怕艾伦只是随口说说,到最后就反悔了。受到莫大激励的艾伦,高声宣佈:“走,我们朝厕所出发!”於是两名孤儿架住山姆的双手,让他根本无法脱逃,所有人浩浩荡荡的往厕所的方向前进。一分鐘后,山姆浑身湿透的冲出孤儿院,分不清脸上是污水还是泪水。阳光轻轻洒落在人行道上,缓和了原本的酷寒,灰白的行道树被染上一层温暖的黄色,此时已经有不少行人在路上悠閒的散步,聊天喧闹声此起彼落。山姆犹如行尸走肉般的走著,脸上泪痕已经乾去,他再次努力压抑住内心的憎恨、愤怒和痛苦。明亮的景色在他眼中蒙上一层阴影,四周的路人有如潮水般把他淹没在无边无际的孤独裡,他想要就这样一走了之,永远不回那充满痛苦回忆的孤儿院。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想要远走高飞,但每次都因為飢饿难耐,或是不敢露宿野外,最后终究不甘心的回到孤儿院。而回去后便是面对院长的责问,其他人当然不愿意承认自己有欺负他,於是他就会因為无故晚归而被院长体罚,这样的戏码已经上演过无数次,所以山姆对於这次的逃家并没有抱持任何的期待。他嘆了口气,下意识从口袋中摸出稍早捡到的小球,拿在手中开始把玩,继续消沉的漫步。忽然之间,一隻强而有力的手抓住山姆的肩膀。“小鬼,等一下。”一个年轻而浑厚,口音十分诡异的嗓音响起。山姆紧张的转过身来,看著把他叫住的人。那是名顶著一头金髮,身材修长的中年男子,穿著黑色的衣裤,看起来十分体面,男子的肤色异常惨白,像是生了重病一般,但他却掛著一张神采飞扬的脸,没有一丝病容。那名男子惊喜万分的盯著山姆,彷彿发现什麼无价之宝。山姆被这个怪异的陌生人吓一大跳,害怕的向后退了一步,紧张的说:“你……你想干嘛?”山姆已经做好準备,如果那陌生人在靠近一步,他就立刻拔腿逃跑。那名男子看见山姆的反应,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向山姆道歉:“抱歉吓到你了,我只是想看看你手上拿的东西。”“什麼?”山姆立刻由害怕变為疑惑,眼前这个人怎麼会对他在垃圾场捡到的小球有著如此强烈的兴趣?由於长期在孤儿院裡被欺凌,山姆对於自己的物品有著强烈的保护欲,他下意识以為眼前的人是来抢夺他捡到的玩具,因此他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这是我的,為什麼要给你?”那人似乎没预料到山姆会是这样的反应,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口气变得稍微强硬:“你不知道你手上的东西有多重要,赶快给我!”山姆这才猛然发现刚才不由自主的拒绝这名陌生人,实在有点没礼貌,他一时间找不到台阶下,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大声说到:“我才不要!”他把小球紧紧握在手中,打算转头就走。“你给我等一下!”那人突然变得异常暴躁,伸手抓住山姆的肩膀,双眼被血丝塞满,脸颊快速凹陷,张嘴的同时犬齿开始伸长,此时那人的外表像极了……“吸血鬼!”山姆大惊失色。“把手上的东西,交给我。”此时那人的声音变得黏腻而优美,但那充满威胁的口吻,另山姆觉得自己成了无力反击的猎物,随时会被碎尸万段,他忍不住伸出颤抖的手,要把捡到的小球交给眼前的吸血鬼。突然之间,他有了个疯狂到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想法。不,这不可能会成功的,这个吸血鬼根本不认识我。但是……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这一次,我就要永远被困再地狱般的孤儿院裡了。不管了,放手一搏吧!山姆立刻将手缩回来,用坚定的口吻说:“我才不给你。”“你说什麼!”那吸血鬼脸上表情越来越愤怒,似乎随时要用锐利的獠牙咬穿山姆脆弱的脖子。“除非,”山姆冷静的宣布:“你能带我离开这裡。”那瞬间,吸血鬼脸上的愤怒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错愕。“呃……你在说什麼?”“我说,带我离开这裡,让我跟著你走,把我也变成吸血鬼……或是你的殭尸手下之类的,什麼都好,就是不要让我在回到那个鬼地方了!”山姆最后一句话几乎是用吼的。吸血鬼皱著眉头打量山姆,他大概能猜出山姆开出这个条件的原因。渐渐的,他的表情变得温和,轻声向山姆说道:“你还是回家吧,不要让一时冲动所做的决定影响你的一生。”这次轮到山姆生气了,他把小球放进口袋裡,任性的说道:“你不带我走,我就不把这颗球给你。”吸血鬼挑起一边眉毛,嘴角微微扬起。“你觉得我用蛮力抢不过来吗?”“你敢硬抢,我就大声呼救,附近的路人会以為你是个变态而跑来救我!”山姆露出狡猾的笑容。“那如果我把你连同路人都杀了呢?”吸血鬼面露杀机。“你不会是那种人的,”山姆笑著说:“如果你是那种人,刚就不会劝我回家了。”这次,吸血鬼豪迈的仰天大笑,他对山姆说:“好个聪明的小鬼,完全被你打败了,不过你是不可能敢跟我走的。”知道逃离孤儿院的计画有了一丝曙光,山姆的心情也轻鬆起来,他开玩笑的说:“為什麼,我知道你是吸血鬼后都敢跟你走了,还有什麼更恐怖的?难道你是外星人?”那人只是微笑的看著山姆,并不回答。山姆的笑脸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惊恐的表情:“你到底是吸血鬼还是外星人?”那人露出一抹邪恶的微笑:“為什麼不能两者皆是?”吸血鬼的名字叫凯纳斯·多林,此时正和山姆走在一条泥土小径上。两旁树荫遮蔽了晴天,只有少许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洒下,脚下道路坡度倾斜,向著远方山顶蜿蜒而上。“这东西叫做反质子电池,”凯纳斯拿著山姆捡到的小球,小心翼翼的举到眼前检查:“是用来提供空间跳跃引擎所需要的能量,如果找不回来就无法啟动太空船了。”虽然山姆一个字都听不懂,但仍能猜出这颗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球,事实上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他疑惑的问:“既然这颗球那麼重要,你当初怎麼会把它搞丢?”听到这个问题,凯纳斯脸上闪过一阵青白,支支吾吾的回答:“这不关你的事,总之多亏了你把它找回来,為了感谢你,我决定带你进行一场刺激有趣又富有教育意义的太空旅行,”他转过头来,严肃的看著山姆:“然后就把你送回这颗星球。”“嘿!”山姆大声抗议:“你答应过要带我裡开这裡了!”“那只是為了要把电池骗到手才答应你的。”凯纳斯像个无赖一般。“你為什麼不想带我走,我一定会努力成為你的帮手的,我会洗衣服,会打扫房间,什麼粗重的工作我都愿意做!”山姆紧张兮兮的说。“唉,我之所以不想带你走,是因為照顾你会很麻烦……啊!我们到了。”凯纳斯停下脚步指向前方,有一艘巨大的『乍看之下是废铁』的东西。山姆皱著眉头,非常怀疑这坨东西能够飞到外太空,进行宇宙航行。凯纳斯自豪地说到:“她的名字叫做『闪电之星』,原本是一艘性能非常优秀的侦查舰,被我们改造成……”凯纳斯说到这突然停顿了片刻,然后朝船上大声呼喊:“甘诺!甘诺!”过了不久,闪电之星船身上跳下一名穿著深褐色工作服的人,衣服上满是脏污油渍,而那人的额头上长了一隻绿色的角……其实他全身上下都是绿色的。凯纳斯稀哩呼嚕的向甘诺说了一长串大概是外星语言的话,而甘诺也用外星语回应,两人说了一阵子,只见甘诺表情由责备变為欣喜若狂。凯纳斯把脸转向山姆:“这位是甘诺,我们的船匠,他不会说你们的语言,你跟他握个手就算打过招呼了。”山姆既期待又害怕地看著甘诺深绿色的手掌,迟疑了两秒后伸手握了下去。当两人手掌接触的那一瞬间,山姆内心鬆了口气,甘诺手掌的触感和地球人没什麼不同。“他会魔贯光杀炮吗?”山姆问凯纳斯。“蛤?”“就是从额头……算了,当我没问。”凯纳斯把反质子电池交到甘诺手中,然后蹲下来将双手搭在山姆肩膀上,表情严肃地问:“你真的确定要跟我们走?”“对。”山姆毫不犹豫的回答。“但是你的家人不会担心吗?”山姆已经可以想像,艾伦在孤儿院院长面前扯谎,说自己是散步时失踪的。“不会!呃……其实我是孤儿。”“孤儿?”凯纳斯眼睛一亮,挑起一边眉毛打量山姆的火红色头髮。“怎麼了吗?”山姆看著凯纳斯诡异的表情,忍不住问道。“没事。”凯纳斯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下定了决心。“好!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如果你听完之后改变心意,不想跟我们一起离开,那我也不会嘲笑你。”“好啊,说吧。”“其实我们不是一般的外星人……”“你们是外星吸血鬼!”“安静听我把话说完!”凯纳斯怒斥。“我们不是一般的民眾,不是商人,也不是政府官员,我们是……”“宇宙海盗!”凯纳斯认真的看著山姆,原本期望他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会因為恐惧而却步,但……“哇!宇宙海盗!太酷了!”山姆双眼放光,兴奋的大呼小叫。“不不不,”凯纳斯连忙说到:“你不了解那有多危险,你不晓得星际联邦政府的海军力量有多强大!”“危险?那就当作强迫你们带我走的代价吧。”山姆毫不在乎的耸耸肩。凯纳斯嘆了口气,他知道自己有权利拒绝山姆的要求,而且他也应该要这麼做,但他却办不到,因為山姆豪爽又有点狡猾的个性,和那头鲜艳的红髮,让他不禁回想起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最后他下定决心,豪迈地说:“很好,够带种,那我们走吧!”山姆跟在凯纳斯身后,迫不及待地走上闪电之星。开始他那传奇般的一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