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澈,巧克北极光小说-林澈,巧克小说叫什么名字

北极光

北极光

作者:涛哥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18 13:10:14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噩梦的开始 第2章 十年后 第3章 相遇 第4章 难得一见的缘分 第5章 麻烦 第6章 死党的警告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林澈不同意挣扎的要下来,妈妈却抱着她一直往外走。金碧辉煌的大厅有着硕大的水晶灯,镶着着金丝的地毯尽头有一把躺椅,躺椅的后面是火炉,但是已经快要熄灭了。爷爷躺在躺椅上手里面的巧克力没有拿稳,摔在了地上,摔成了两半。爷爷无力的看着林澈的哭声,以及伸向他的手越来越远,一直到看不见为止。
节选

T市郊外的一处白色的别墅,院子里面种植着满院的珍贵鲜花,可是这些鲜花看起来不是很妙,因为今天会有暴风雨,雨没有下的时候,狂风席卷着整个大地,带走了花朵上娇艳欲滴的花瓣,只留下了一朵残肢。林澈今天和爸爸妈妈一起回答了爷爷家,爷爷看见林澈很是高兴,八岁的林澈穿着粉红色的小洋装,抱着和自己一般大的洋娃娃,看着坐在躺椅上的爷爷,爷爷在奶奶去世以后身体就一直不好,老人特有的干燥皮肤和小孩子的细腻有着奇妙的感觉。爷爷感觉到了林澈握着她的手,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可爱孙女。林澈发现了爷爷目光的注视,笑着说,爷爷。老人听见了林澈高兴的呼喊,但是病入膏肓的他没有办法回答孩子期望的眼神,只好点点头,口齿不清的发出来林澈的名字。林澈并没有介意自己的名字被别人念跑了音,在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块巧克力,塞到了老人的手中说,这是小澈送给爷爷的,是爸爸在国外给我买的,送给爷爷。林澈知道这个周末要来爷爷家,所以一直忍着没有吃,带给自己的爷爷,林澈自认为很好吃。林澈刚把巧克力塞到了老人的手里面,林澈的妈妈的便走了进来,一下子抱起了林澈说,不是不让你靠近爷爷吗,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可是爷爷一个人坐在这里,我想陪爷爷说说话,行不行妈妈。妈妈摇着头,不行。然后抱着林澈往外走。林澈不同意挣扎的要下来,妈妈却抱着她一直往外走。金碧辉煌的大厅有着硕大的水晶灯,镶着着金丝的地毯尽头有一把躺椅,躺椅的后面是火炉,但是已经快要熄灭了。爷爷躺在躺椅上手里面的巧克力没有拿稳,摔在了地上,摔成了两半。爷爷无力的看着林澈的哭声,以及伸向他的手越来越远,一直到看不见为止。林澈在自己的房间里面被关了起来,很久之后到吃饭的时候才放开出去。妈妈开心的抱着林澈,林澈感觉的出来这是妈妈最为高兴的一次了,在见过无数次和爸爸吵架之后,林澈更喜欢现在的妈妈。林澈双手抱着妈妈的脖子,来到了上次的大厅。大厅的中央放上了一张长约五米的桌子,桌子上面铺着金黄色的桌布,蜡烛,和在瓶子里面装着的玫瑰花,雕花的椅子整齐的安排桌子的旁边。林澈不喜欢这样的安排,大厅的四周漆黑无比,好像没有尽头,在那漆黑无比的角落,来自地狱的黑暗魔鬼,随时就能把贪婪的人类拉近无边的痛苦。今天晚上有暴风雨,身穿着燕尾服的管家,人一到齐便把大门关死了,即使大厅里面亮起了很多的灯,还是让林澈感觉寒冷无比。林澈不安的坐在了妈妈的身旁,看着桌子尽头的爷爷,看上去比刚才的状态还要不好。林澈担心的看着爷爷,感觉到了妈妈凌厉的目光,又乖乖的把脑袋低了下去。空气中弥漫的有种兴奋的气息。爸爸西装革履的抬起了盛满葡萄酒的酒杯,站了起来说,爸,今天我们回来看见您的状态比上次更好了,儿子敬您一杯。话刚说完母亲也站了起来,端着酒杯看着爷爷。林澈睁着大眼睛,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爸爸要撒谎啊,爷爷明明状态很不好,这次回来都不会叫我的名字了。在爷爷旁边穿着白色女仆装的姐姐拿着一杯酒走到了爷爷的面前。林澈担心的几乎要站起来了,但是又想起了妈妈的叮嘱,只好紧紧的抓着自己手中的洋娃娃。不是爷爷的病不能喝酒吗,以前都是以茶代酒,为什么就那个姐姐手中拿的是酒杯啊。林澈清晰的看着自己爷爷的眼角闪烁着晶莹。爷爷好像用尽了自己一生的力气,端起酒杯定定的看着爸爸,大厅里面的气氛顿时压抑了起来,林澈看看自己的爸爸向后面退了一步。正当要说话的时候,爷爷举起酒杯,然后一饮而尽,随后便跌坐在了椅子上,目光落在了那块摔碎的巧克力上面。旁边的女仆壮着胆子走了过去,推了推爷爷,可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林澈看着女仆把手放在了爷爷的脖子上,尖叫了起来,伴着尖叫声外面的一道闪电,开始了整个夏天最磅礴的大雨,稀里哗啦的大雨回响在林澈的耳朵旁边。妈妈开心的笑了起来,走了过去重新确定了一下爷爷的气息,林澈知道爷爷再也醒不过来了。管家,带着大小姐上楼去。年青的管家哥哥是爸爸送到爷爷这里的,走到了林澈的旁边,抱起来吓呆了的林澈说,大小姐我们回房睡觉,好不好啊。没有等到林澈的回答,管家就像刚才的妈妈,抱着林澈走上了二楼。林澈最后好像看见了爸爸拿起来电话,是报警啊,可是爷爷不是因为喝酒死亡的吗。林澈在房间里面憋了好久,管家哥哥扔下自己便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不再出来。睡梦中的林澈恍惚的听见了爸爸妈妈的争吵,做起来的时候看见了自己的枕头上面布满了泪痕,爷爷为什么会离开呢,林澈又想起了小时候爷爷带着自己玩耍的情景。林澈抱着自己的洋娃娃走出了房间,隐约的听见爸爸妈妈在阳台。林澈偷偷的去向了一楼。她想再看看爷爷。房间里面的灯已经关死了,接着一阵一阵的闪电,林澈摸索到了爷爷的身旁,在闪电的照耀下老人多了几分狰狞。林澈摸着爷爷的手,在已经即使是爷爷睡觉,只要林澈摸着爷爷的手,爷爷都会看着自己的。林澈试着叫了一声,爷爷。还是没有反应。林澈顿时哭了出来,哭了好久好久也没有理自己。林澈哭累了坐在爷爷的椅子旁边休息。看见了椅子旁边地上摔碎的巧克力,林澈哭着把巧克力拿起来塞到了爷爷的手中。眼睛哭的都有些红肿。这个时候林澈想起来自己的爸爸妈妈,顺着声音来到了大厅的门口,仰头观看,在大雨中二楼的阳台上,站着林澈的爸爸妈妈。你说过的等着老头子死了,财产一人一半,现在遗嘱也找到了你竟然敢反悔。妈妈特有的尖利的声音,刺穿着林澈的耳膜,也刺穿着整个布满乌云的天空。爸爸在旁边充满鄙视语气的说,遗嘱你也看见了,老头子把财产交给了林澈,林澈是我林家的女儿,她的东西自然都是我这个老爸。你林家的女儿,也还是我生出来的啊。再说了你和你那一帮的小妖精滚混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林澈是你的女儿啊。妈妈毫不示弱的反击道。那你养的那个小白脸就对得起女儿啦。爸爸也揭露着妈妈的短处。妈妈说不出话来,干脆摊牌,我告诉你,财产我就要一半,说好的。爸爸摇头,我要是不分给你呢,你怎么说也只是个外人,我不是我娶你你能加进豪门,现在还是一个三流的女明星。林澈在下面看着妈妈好像急了,你要是不分给我,我就去法院告发你,别忘老头子是怎么死的,就算你没有害他,管家还有那杯酒也是安排的,只要有证人你照样要坐牢。爸爸一下把妈妈摁在了阳台的柱子上。恶狠狠的说,疯女人,你敢。我怎么不敢了,告诉你,林志峰,你别逼我,不然我什么都做得出来。妈妈西斯底里的喊道,爸爸一巴掌扇在了妈妈的脸上,说,你再叫一句,立刻解决了你。好啊,那你来啊,你敢打我,我今天也和你拼了。妈妈挣脱了爸爸底束缚,冲上去和他打斗了起来。林澈在下面不知道该怎么办,巨大的宅院好像没有了旁人,林澈只能无助的看着阳台上打斗的两个人,拼命的拽着自己的洋娃娃。你疯了。我就疯了。林澈在漆黑的夜里,只能凭借声音潘判断出,说话的两个人便是自己的母亲和父亲,一旦闪电划过,林澈的瞳孔放大,清晰的看见,慢动作的捕捉到了,爸爸和妈妈掉下阳台的情景,以及狰狞的表情,充满不甘的眼睛。嘣的一声巨响,惨叫声戛然而止,爸爸和妈妈一直都想着逃离这对方,但还是在一起完成了生命的结束。雨越下越大,冲刷的地面的污泥,两个人趴在地面上,死不瞑目的看着门口只是露出一个头的林澈。雨水混着血水,慢慢的流淌,流到了林澈的脚下。反应不过的林澈,呆泻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知道血水染红,浸透了林澈的白色的舞蹈鞋,冰凉的触感是林澈反应过来。啊。稚嫩的尖叫声响彻看整个白色的别墅,也响彻了这个夏天的夜晚,和林澈的整个人生。洋娃娃在林澈手里面滑到了地上,林澈也倒了下去。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