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欢长歌随风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悲欢长歌

悲欢长歌

作者:随风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18 13:03:30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初见 第2章 千尘千叶 第3章 迁怒 第4章 入宫 第5章 遇险 第6章 妃子心思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千尘亦生得极为俊俏,眼睛如一汪泉,泻出世间美好。樱唇倒是和她这个姐姐千叶极为相像,不过她稍显苍白。素净的千尘倒若今年洛阳的牡丹,任人催促都朱唇紧闭,不愿绽放。千尘身子骨弱,浅浅一笑十分无力的样子,嘴角的梨涡倒是让人心生暖意。她似乎真如一粒尘,不小心便会随风飘走,消逝在光束里。同样身为千家的千金,千尘就比千叶落寞多了。家丁会直呼千尘的名,甚至对她呼来喝去,颐指气使。
节选

正值烟花三月,扬州暖风熏人醉。满城桃花夭夭,数千府最盛。铁青的围墙难挡千府桃花的灼人气势,粉得妖冶魅惑,路人无不惊叹艳羡,却不知这桃沁园仅是千府园林的九牛一毛。深墙院内,千府暖房之外,高温竟使莲苞探头。十五六岁可人模样的女孩翩然而至,寸步生莲。白嫩的脸蛋,柳眉凤眼,樱唇紧闭,人面桃花。青丝垂至腰间,耳鬓处卷了一缕银发,怎么看都若这院内的桃花,清冽而又迷人。生得如此细腻标致的人儿是千府的大小姐千叶,伶俐的眼神散发着摄人的气场。千叶一袭水绿轻纱,这上好的丝绸衬得肌肤更加风嫩如莲。也是,千府世代都经营丝绸山庄,就连语用皇袍都是千府所制,因此,千府不仅享誉扬州城,在整个国家都是极有分量的。更重要的是,富可敌国的千府不仅经营着丝绸,还历练精兵,名曰为正经的丝绸生意保驾护航。皇家自知其用意,却除了拉拢千府外也毫无办法。除了皇家,各路诸侯也都对千家虎视眈眈,不遗余力地讨好或拉拢千府这个经济和军事靠山。身为千府的大小姐,千叶从出生开始便被捧上了天,加上生得花容月貌,自是冷冽异常。贵族男儿无不嗟叹:美人如花隔云端。千叶后面的家丁唯唯诺诺地跟从着,却又不敢太过靠近。你,千叶葱白纤细的手指指向池中,去把旁边的那朵多余的莲花给我摘下来扔了。池里莲开并蒂,在这稍显清冷的三月里可是极为罕见的,理应是祥瑞之兆。可家丁不敢多言,迎着主子的心意摘下了一朵莲花。女子轻抚云鬓,嘴角抽初漠然的冷笑,正角永远是正角,狗即使同主子一个模样,狗还是狗。长廊转角处,另一个女孩目睹了这一切。这个女孩名叫千尘,人如其名,美丽的眼睛里流露出淡淡的忧愁,仿似卑微到了尘土里去。千尘亦生得极为俊俏,眼睛如一汪泉,泻出世间美好。樱唇倒是和她这个姐姐千叶极为相像,不过她稍显苍白。素净的千尘倒若今年洛阳的牡丹,任人催促都朱唇紧闭,不愿绽放。千尘身子骨弱,浅浅一笑十分无力的样子,嘴角的梨涡倒是让人心生暖意。她似乎真如一粒尘,不小心便会随风飘走,消逝在光束里。同样身为千家的千金,千尘就比千叶落寞多了。家丁会直呼千尘的名,甚至对她呼来喝去,颐指气使。任谁都知道,在千家这样的大户人家里,庶出和嫡出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更何况这个庶出的女孩在出生时便永远地失去了母亲。千尘虽然极为淡然,心里却清明得很,对待父母亲和姐姐十分恭敬,同下人一样,尊称姐姐为大小姐,父母亲为老爷夫人,小心翼翼地在这个家里透明地活着。千尘,你知道吗?七爷来了!丫头喜碧告诉她。千尘望了望前厅摆满的洛阳牡丹,想必是的吧。喜碧口中的七爷是镇南王的独子楚凌风,因是皇帝的七皇弟而被大家称为七爷。楚凌风枫留倜傥,模样俊俏,近一米九的身高显得修长帅气。楚凌风独爱低度洛阳的牡丹,皇帝因此调侃他觊觎皇位呢。可众所周知楚凌风除了恋战之外别无他好,楚大将军在战场上威风凛凛,相貌与骁勇都不输长龚。这样厉害的角儿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因为他的缘故,胡兵不敢轻易下天山。楚凌风绝色的容貌倾倒了万家贵族少女,奈何这楚凌风似乎不近女色。镇南王对于儿子的骁勇善战十分欣慰,可对他助刘烁这小子巩固江山心怀愤懑。他不会轻易让刘氏得逞,竟在他皇兄驾崩后改皇姓为刘,简直是千古奇辱。他年若不是齐姓一族在当时权倾朝野,握皇兄姓名于股掌之中,他楚天奇定会起兵直捣朝纲。为了他的反刘大计,又见儿子只是贪恋战争而一直无心儿女之事,他楚家可不能断了香脉啊。因此,与富可敌国且兵力强盛的千家联姻那是再好不过了。于是,独子楚凌风就被架着来到了千府。千尘,七爷旁边还有一个帅帅的侍卫,那模样俊得呀,一点也不亚于七爷。你好好表现,没准老爷高兴了,把你许给这个侍卫,也算是好归宿了,不必小心翼翼唯唯诺诺地活在这个本就不属于你的地方。千尘浅浅地笑了笑,并不言语。自出生起她就如浮萍,这个诺大的地方俨然不能称作是她的家。居有定所,心在飘离。离开或者不离开对她来说都很淡然,她所希冀的就是这样不咸不淡的生活着。主院里洛阳牡丹清冽奇香,想必也只有千家才有这本事让牡丹在这乍暖还寒的时节里绽放,还特意差人从洛阳快马加鞭运送过来,夫人对镇南王公子的上心可见一斑啊。前厅里,夫人陪着七爷饮茶,上等的龙井夹杂着牡丹的香气使人醉脸熏熏。夫人呷了一口茶,老练地讲道:我们老爷经营这几个庄子辛苦得紧呢,没一日能着家的。都这年纪了,还在外奔波离走呢。我也就这一个女儿,没个盼头,只希望有贤婿入门,接管我家这几桩生意啊。楚凌风心头暗暗冷笑了一下,你千家居然还要我堂堂将军入赘,真是口气大啊。夫人您客气了,千家这种豪门大户定能招得贤婿。夫人礼节性地点头微笑,看到旁边空位,眉头一锁,示意旁边家丁:你去看一下小姐怎么回事?怎么还不过来?接着又转向楚凌风说起这洛阳牡丹。这边千叶在湖心亭中抚琴,心无旁骛。悠远的琴声醉了这个庄园,葱白纤细的手指跃动在琴弦上,粉纱衣裹着玉人,犹如湖心莲花绽放。家丁低头,不敢惊扰,她停下手中的琴:什么事?大小姐,楚公子已经过来候小姐许久了,夫人吩咐您过去前厅。我知道了,你先去把千尘叫到我这里来。是,大小姐。所有的人都涌去了主院,千尘独坐在别院,她向来不爱去凑这个热闹,倒是别院里这些花草让她心神宁静。春暖便生乏意,千尘倚着石桌小憩。一阵奇异却十分好闻的香味似乎越来越浓烈,她下意识地睁开眼。眼前却是另外一双眼睛在盯着她看,不明白状况的千尘被吓得仰了过去,却又被一双手牢牢地接住了。眼前是一位生得极为俊俏的男子,一双剑眉英气逼人,高鼻薄唇,那冽醇的森林香味也来自于他。此刻的他,嘴角略扬,赤果裸的目光渗入她的眼里。千尘居然失了神,那浅浅的笑和煦得不成样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千尘慌了神,急忙从男子的怀里退出来,脸蛋通红通红的。男子顿觉眼前的女子可爱得紧姑娘为何独坐此处?大家都去前院看未来的姑爷楚将军了,我不爱热闹,就在这儿看看花花草草。千尘颔首退步。哦?我看这千家宅邸的花草确实迷人非凡。敢问姑娘芳名?千尘。千尘?好细腻的名儿。千姓?难道你就是千家大小姐?千尘嗫喏着:不,不是。大小姐是我姐姐千叶。哦,那么你就是千家二千金了?也不算,我是庶出。我的母亲因生我难产而死。千尘的眼里蒙上了一层灰翳。男子沉默了会儿:我是刘……烨,楚将军的贴身侍卫。千尘顿了顿身子:将军好,不知将军怎么到了这别苑?他又恢复了浅浅的笑:我就想逛逛这千家府邸,没想到我一大男人竟在这深墙院内迷了路。远见这里一衣袂飘飘的女子坐在这里,就好奇过来看看。看到如此惊人的睡颜就不由得停留注视了,不承想扰了姑娘你,真是抱歉。千尘再次红了脸:是千尘太过惊乍,扰了将军您。这府邸确是深远,难找出路呢。将军请跟我来吧,我带您回到前院。那就有劳千尘姑娘了。将军客气。千尘领着男子到了前院,将军,前面就是主院了。千尘姑娘,不一起过去吗?千尘欠欠身,哦我就不过去了,将军您走好。千尘转身离去,男子望着她纤弱的倩影,天地如此浩然,就如万千世界中的一粒尘。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