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叫夏目叫夏目-(童画,黎绍北-阅读-独家限定(朕叫夏目叫夏目)

独家限定

独家限定

作者:朕叫夏目叫夏目
类型:古代
时间:2020-11-18 12:54:25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一章 仿佛是个替身一般 第二章 关于手机的悲惨事件 第三章 多年后的正面相遇 第四章 窗外的目光 第五章 不同的午餐 第六章 夏日入侵 第七章 微不足道的梦 第八章 副cp出场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狗血文活动垫底作品!求个评论收藏推荐鸭!!!中午更新中午更新中午更新!!!当多年前喜欢的人重新出现在童画面前,他想做的事情还是直接扑倒,没有任何理由,但可悲的是黎绍北已经把他忘得干干净净(不是悲催的童小少爷只能开启了在娱乐圈内的漫漫追夫路。且看少女心反差萌的童小画如何将记性不好的初恋学长变成自己的独家限定......主cp:台上气场全开台下活泼开朗歌手攻X面瘫冷清总裁实际少女心受黎绍北X童画双洁,HE,双向暗恋,互相成就没有真人原型,不要随便猜测,搞对象为主,娱乐圈为辅大家看文愉快!
节选

“我总是写不好故事的开头,就像上大学时我们的第一次相遇,我哭的那样狼狈,就像进入社会后的第一次相遇,开始的那样猝不及防。我还没有做好最完美的准备去面对你,我还在想着如何能够表现的再完美些,才能配的上你,而你,已经悄然来到了我的身边,告诉我,故事由你来开始。——童画日记”夜色渐浓,在静谧的房间深处,一双手从被子一侧偷偷溜了出来,在床上摸索着,又悄悄攀附到了身边人的胳膊上,慢慢把自己的手塞到了身边人的手心中。两只手像是恩爱已久的恋人一样依偎着,那样亲密,可事实上,却是真正的同床异梦。两人之间的关系既不亲密,也不友好,反而像是熟悉的陌生人。童画看着两个人紧紧拥抱的双手,才慢慢有了睡意,自从黎绍北晚上来陪自己,就已经很久没有再做过被人丢下的噩梦了,童画悄悄的给自己露出一个微笑,心满意足的窝在身边人的怀抱里,沉睡了过去。即使没有做噩梦,第二天,童画也格外的疲惫,他罕见的赖了个床,已经到了上班时间,却没有准时出现在别墅门口。关系亲近的助理们都知道自家boss昨晚做了什么,也没人敢进去打扰,只能眼巴巴的顶着太阳守在大门口等boss出来。黎绍北没受什么影响,他依旧面无表情,像是一个木头一样从卧室打开门走了出来,大门口的助理们看到黎绍北像是见到了救星,纷纷挤上前准备询问自家boss的情况,黎绍北没有搭理这群助理,却在餐厅停住了脚步。他感觉到自己裤兜里多了什么,于是手伸进去,掏出来一张卡。这是一张国外银行的信用卡,表面装饰着暗纹,是身份的象征。他从来不用这种卡,那这卡是谁的,自然不言而喻。啧……黎绍北发出极度嫌弃的声音,一甩手,卡直接被扔到了餐厅的垃圾桶里面,发出清脆的声响,他像手上沾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洗了洗手,湿着手从沙发上拽起自己的外套,走向了后门的门口。这个时候不能出任何岔子,黎绍北只能走后门离开。后门已经有保姆车在等,黎绍北一出现,经纪人妍姐立马从窗户里探出头向他招招手。黎绍北熟练地钻进车里,一上车,车门自动关闭,司机老谢发动了车子。黎绍北知道童画可能在窗户里看自己,他故意走的很潇洒,不给童画留下幻想的机会。从很多天前,他离开的时候,无意间回头看向楼上的卧室窗户,看到窗帘一角被人拉开一条小缝的那一刻,他就知道童画肯定在偷偷窥视自己。也是,自己警告过童画很多次他都不肯改,这样的窥视黎绍北不习惯也得习惯了。被人监视的感觉并不好,黎绍北用警告的眼神瞪了一眼窗帘小缝透过来的目光,才钻进车里。妍姐看得出来每次从童总家里出来,黎绍北的心情就会低沉一天,写出的歌也乱七八糟,有些甚至根本没法唱。妍姐叹了口气,她多想告诉童总别再做这种事情,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嘛,两个人总是这样怄气也不是办法,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好好追呢,非要玩强买强卖这一套。“今天有什么安排?”黎绍北突然问起今天的行程,他想了想,问道:“今天是周四,下午还是去夏日入侵做嘉宾?”夏日入侵是最近新开的一档海边综艺节目,每一期都会请不一样的演员或者歌手来当嘉宾,黎绍北自从有了些名气后就一直被当做固定嘉宾。节目组太穷,太火的人请不起,只能请生意不温不火的这群小鲜肉。妍姐点开平板电脑,想了想,“晚上还有微光企划的集体训练,要录像做成花絮在节目前播出的那种,你下午参加夏日入侵,晚上恐怕精力不够吧…….”况且今晚你还得来陪童总。当然最后一句话张妍没敢说出口,黎绍北听到准又得爆炸。“嗯……”黎绍北修长的手指在平板上划来划去,思考着什么,他的目光扫过各种行程,看到一行小字,眉头也突然皱起,表情变得很微妙。“下午的节目我去,晚上的集训应该也没问题,我能撑得下来。”妍姐从他手里拿回平板电脑,点点头,给夏日入侵节目组发了消息,确定好了到场时间和流程。边发消息,妍姐边说:“其实你也不用这么辛苦的,前段时间的那件事情已经给媒体和观众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妍姐突然想到自己好像踩了雷,连忙闭了嘴。阴沉的气氛在车里弥漫开来,妍姐瞄了一眼黎绍北,果然他脸色更臭了。唉……这糟心的感情世界!处理好所有的工作,妍姐仰头靠在了座椅后背上,歪头看着脸色还是很臭的黎绍北,叹了口气,伸出胳膊搂住了黎绍北的肩膀。“好啦…放宽心,”妍姐拍拍黎绍北的肩膀,安慰的说,“你想啊,你又不是下面的一个,就是陪陪他而已嘛,你又不吃亏,再说,童总很干净的,他从来没传过什么绯闻,也没和任何人搞过暧昧,你没准还是他第一个…你现在在圈子里既有资源又有人脉,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所以说……”“可他把我当成另外一个人!晚上说梦话都一个劲的喊着学长学长……我都被他吵死了!”黎绍北的语气里竟然有些微妙的委屈。“噗……”妍姐笑得前仰后合,“难道你因为这个生气?哈哈哈…我还以为你在气他想潜规则你…哈哈哈哈……你不会也有点喜欢他吧?”黎绍北拉下自己肩膀上的手,表情越加不耐烦。“鬼才喜欢他。”黎绍北甩下这句就别过了头,一副拒绝交谈的样子,妍姐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笑着摇摇头。果然年轻就是好,还有谈恋爱的欲望,妍姐低头,看看自己手掌上那道长长的旧疤,抿抿唇,眼睛也看向了窗外。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