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爷的第一宠于凝霜,梁品俊小说阅读

禾爷的第一宠

禾爷的第一宠

作者:北风吹襟带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18 12:43:12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他真的是被冤枉的 第2章 十二点来魅惑酒吧 第3章 恶人自有天收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听闻禾爷喜欢人妻,胸大无脑翻来覆去倍个爽,不少商贩花心思送送送!买一送十!挑挑挑!女主嘴甜手软贼会按摩就她了。禾爷很满意,女人就应该任劳任怨,体贴温柔,贤惠妇。身为贤惠妇的女主竟然被家暴,禾爷撸裤管上阵磨枪发飙,“弟弟,你想吃棒棒全套吗?”狗棒子,铁棒子任选其一。弟弟秒怂,双手奉上,敬爷宝典,孺子可教也!还有谁不服?女配男配又跳出来叫猖不服,诋毁侮辱撕骂,行,爷的女人也是尔等凡人能造次的了?爷的心肝儿宝贝,爷全天候24小时待命极限护驾!弟弟小三恶婆尔等速速退散!!【爷护蹄,爷高兴,怎么滴?】【爷的宠妻十大法,第一法:宠宠宠!】
节选

天空中飘着鹅毛般的大雪,絮絮的往下落,落在我的头顶上,化成水,冰冷刺骨。

我弯曲着双腿跪在这积成厚厚的雪地里,瑟瑟发抖。

“吱呀”一声,面前的大门敞开,我低垂下的头立刻抬了起来,欣喜的朝门内看去。

穿着一件高档毛裘大衣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带着希冀的目光瞬间黯淡下去,同时滔天的恨意从心底迸发了出来,直冲上了脑门,眼神恶狠狠的盯着她。

“嫂子,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啊!”说着,她连忙走下楼梯,就要拉起我的手,把我从雪地里拽了起来。

我用力打掉她伸过来的手,冰冷的说道:“于凝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安的是什么心!”

于凝霜眼神闪过一抹狠厉,握着被我打红的手背冷笑道:“嫂子说的这是什么话,我还不是看见地上凉,想要让你起来进屋坐坐,这怎么就不安好心了?”

我忍下心中的不快,如果不是因为她,梁品俊会让我在雪地里跪上这么长的时间吗?!

如果不是因为她,梁品俊会在我们的新婚之夜跑到她的房里照顾她?!

想到这,我内心的恨意被无限放大了出来。

“你别在这猫哭耗子假慈悲,大家心里都有数,你不用在我面前伪装,要装也是该装给梁品俊看!”

于凝霜揉了揉自己被冻得有些通红的手,垂眸,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然后俯下身,在我耳边轻轻的说道:“想不到堂堂的富家千金陆向暖你也会有今天,不过呢,别以为你的苦难到这里就结束了,这才是刚刚开始,哈哈哈……”

说到这,于凝霜大笑了起来,这笑声落在我的耳朵里,讽刺极了。

我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如果今天不是为了父亲含冤入狱的事,我岂会跪在这冰天雪地里,求着这一对狗男女!

“嫂子,我知道你恨我,你喜欢的男人偏偏喜欢我,而且还是非我不可,这换了谁都该生气,可你先别气,等我把后面的话说完了你再生气也不迟。”

“你想要说什么?!”

“嫂子,着什么急啊,这样会吓到我肚子里的宝宝的!”说着,于凝霜用手在她还没凸显出来的小腹上摸了摸,斜着嘴,讥讽的笑道。

这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一般,直接击打在我的心里,瞬间让我从头冷到了脚底心。

“你,你说什么?!”

我知道梁品俊不喜欢我,当初跟我结婚也只是为了借助我们家的财力挽救他们梁家,可是我没想到,这两人居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竟然做出这样龌鹾的事情来。

他梁品俊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原配放在眼里!

我胸口堵着一股难以下咽的气,胸腔也因此剧烈的起伏着,眼神恶狠狠的盯着于凝霜那张妖艳的脸,如果身旁有把刀,我真想把它划个稀巴烂!

可是我不能,就算现在再气,我也不能立刻从地上站起来。

父亲出事的这几天,所有的亲朋好友我都求了个遍,昔日嘘寒问暖的人,现在对我却都是闭门不见,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我只能来求求梁品俊,让他帮帮忙。

可谁曾想,他竟然受了这女人的唆使,让我在这寒冬腊月里,从早上跪到了下午。

“看嫂子的表情想必已经听得很清楚,就不用我再重复一遍了,因为和你说话,我真的好累啊!”

说着,于凝霜洋装作休息不够的样子,打了个哈欠,紧接着又说道:“瞧我,刚顾着把这好消息第一时间分享给你,竟然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嫂子,品俊哥让你进屋里去,说有事找你。”

我怀疑的目光朝她看了过去,这女人的心思很难猜,如果我因此从雪地里起来,那父亲的事,梁品俊还会不会帮忙?

就在我思考她话里的真假时,虚掩着的大门又再次敞开了。

从里面走出一个面带倦容,眼底有些乌青的男人,他不耐烦的冲着跪在地上的我说道:“还杵在这干什么,凝霜不是让你进来了吗!”

我微微有些愣怔,梁品俊这意思是打算帮我父亲渡过难关了?

不由地,心下生出一丝丝激动来,连忙从雪地里站了起来。

因为跪的时间太长,天寒地冻的,双脚都麻木了起来。可我管不了那么多,用尽全身力气让那一双似乎已经毫无知觉的腿给抬了出去。

没走两步,脚下一软,直接栽进了雪地里,身后立刻传来了一阵嘲笑声。

我的手狠狠地抓了一把地上的雪,冰冷浸入皮肤抵达至骨头,才让我涌上心头的气愤平息了下去。

现在还不是能和她起冲突的时候,我必须要忍着。

进了大门,扑面而来的热气让我的鼻子连连打了几个喷嚏。

于凝霜嫌恶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在梁品俊身边坐下。

我哪里有心思管于凝霜怎么看我,心急的我直接问道:“品俊,你是不是有办法把爸爸救出来了?!”

我带着欣喜激动的心情,等着他的回复,可是他却摇了摇头,为难的说道:“陆向暖,不是我不帮你,陆安国的犯罪证据确凿,就算现在我倾尽家财也不能把他从牢里给救出来啊!”

陆安国?

我垂在身侧的手紧紧地拽紧了衣服,现在婚还没离,就连父亲的名字都这样顺口的叫了出来!

“我知道你有办法的,父亲他是冤枉的!”

“你跟我说也没用,我又不是检察官,怎么知道他是不是被冤枉的!”

“你!”

我气极了,父亲做生意多年,把公司管理得井井有条,对待下属和蔼,在财政上一向干净,怎么会被人爆出偷税漏税的问题来。

可现在除了梁品俊,实在是没有人愿意帮我,为了父亲,我必须要忍下这口气。

“噗通”一声,我跪在了地上,原本就冻僵的双脚直直撞击在冰冷的地面,更是疼痛不已。

我忍着疼得冒出来的眼泪,不让它往下掉落,哀求道:“品俊,品俊,我求求你了,现在只有你能帮助爸爸了,他真的是被冤枉的,想当年梁家出事的时候,父亲是如何帮你的,这次你也帮帮他好吗?!”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