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自投罗“网”-自投罗“网”在哪里看

自投罗“网”

自投罗“网”

作者:零.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18 12:32:09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正文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这是一个关于“距离是否会导致情侣感情变质日积月累下成为分手的最正当理由”的话题性文艺故事。
节选

这是一个关于“距离是否会导致情侣感情变质日积月累下成为分手的最正当理由”的话题性文艺故事。

请原谅我用如此论文性的标题去表达出这个故事最深刻的精髓,作为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叙述起自己的往事总会有点紧张不安,甚至还有点小小的羞赧。

言归正传,接下来该进入正式的故事场景。

请把画面拉到那个在初中某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暑假中,单纯活泼的我蹦蹦跳跳地来到杂志亭买了一本每期必追的动漫杂志,兴高采烈地捧着书溜回家躲着看。

当时的母上大人还很专权,脾气还很暴躁,回家动不动就骂人,尤其讨厌我浪费钱买这些杂志周刊,因此我把杂志藏在书房里直到吃过晚饭以去写作业的名义才屁颠屁颠地跑去看杂志。

按常理来说这并无任何节点能导致故事的开端,可当时的我看完杂志后又不想写作业,懒着懒着就闲了,干脆再翻翻杂志,无意中看见底下专栏有征友启事,或许是阴差阳错,亦或许是心血来潮,我滑动转轮椅子打开这部在当时还是崭新如今已然退休的电脑,登陆腾讯寻找杂志里其中的一个听得挺顺耳的QQ号,指尖一摁把他加为好友。

然后,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当时的我正处于中二时期,在心理上幼稚顽劣,在身体上发育不全,个子不矮性格倒是文静,静到与世隔绝的地步。

我从来没和任何一位同学搭过话,也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位同桌建立过同生共死的友谊,加上成绩并不突出,长得微胖,自己在班里的存在感仿佛是那种在墓碑前拍照身后忽然多出一个人头的感觉。

作为青春期发育的旺盛阶段,我不负众望地包揽了多吃、多睡、不动弹的原则,没几个月就把自个儿养膘了一百多斤。问题的重点是我没觉得这是个问题,对于母亲的唠叨左耳进右耳出该吃吃该喝喝,更悲剧的是我还挺自我感觉良好,认为胖不是衡量一个人是否有魅力的条件之一,那些肤浅的愚蠢人类是不懂得欣赏自己的内在美。

于是我成为了一只高傲的胖纸,潇洒地瞭望着远处他人所看不见的风景,并引以为豪的沾沾自喜着。

【姐姐大人,海贼王剧场版——狂欢男爵与神秘之岛你看了吗?】

【非常赞的说~!】

几百集的热血动漫谁有这国际时间看呀,而且里头的女主角如此波涛汹涌一看就知道是连基情都搅不起来的热血战斗兼建立后宫的正常向动漫,真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没有看。】

【姐姐大人不妨去看看!路飞的战斗真的很精彩!】

【嗯!我会抽时间去看的!】有这时间不如去多看几本基情漫画。

【姐姐大人最近在看什么动漫呢?】

最近的动漫太糟糕了,连部稍微基情一点的新番都没有,到处都是卖肉卖萌白花花的**都快闪瞎我的狗眼了!只有那部基情动漫“从今开始做魔王”尚在,否则连每周必追的乐趣都没有了!

当然,为防自己的腐败属性惊吓到这只可爱的小弟弟,自然不能说出这部禁忌之恋的名字。

【最近没追什么动漫,功课忙得没时间上网。】

【(⊙o⊙)啊!姐姐大人好辛苦呀!】

【还好。】

我捂着自己的良心由衷的觉得自己越发的罪恶了。

【那推荐姐姐大人看这部“神是中学生”缓解一下心情吧!】

噢,就是封面里有三个少女坐在一块迎风招展的那部动漫?画风倒是不错,名字更是富有吸引力,可惜的是传说中的神居然是个小萝莉,真是完全没有爆点!好歹也找个小正太来部男子日常神马的基不基情到是其次,重要的是主角那股王八之气在瘦小的身体中能够脱颖而出力壮山河!

【好的,我忙完这段时间就去看。】

母亲在楼下唤自己吃饭,连忙与弟弟拜别后匆匆下线。

本来是抱着随便找个拥有同样兴趣的漫友的念头加了这位弟弟为好友,没想到这位弟弟居然比自己还害羞,字里行间那种怯怯的语气让我起了逗弄之心,不知不觉两人和平相处了将近两个月。

这位弟弟是比自己小一级的初中生,愣头愣脑的说话口吻很是讨喜,大概是家住内蒙古民风也比较淳朴,和他总会有聊不完的话题,完全没有陌生的隔阂。

当时的我只觉得这个弟弟很有趣,完全没有料到后面的事态发展。

我所处的学校是市里有名的一中,以我的资质本来是上不了这么高级的中学,奈何那年碰巧出行划分片区入读的教育政策,而我不费吹灰之力顺利进入了这所家长们挤破脑袋也想让自个儿孩子挤进来的名校。

由于我所在读的小学也是划分片区入读的,因此这间在当时来说也算是名校的小学里的大部分学生也划分到这所中学,本来伴随了自个儿六年的小伙伴们此时又能陪伴自己再次度过三年时光。

母亲总说我比哥哥幸运,哥哥当初实行划分片区不知怎的把他划分到附近一所不起眼的小学里,备受无良导师的鞭策与体罚,好不容易撑过这六年升上初中,偏偏那时还没实行这项条例,凭着哥哥不堪入目的成绩被调到起码要踩上二十分钟单车才能到达的普通初中里。

说起来我的哥哥岑晓望打小就喜欢欺辱我,凭借着比我大上七岁的优势处处差遣我,有时很卑鄙地会用零食引诱我,有时直接粗鲁地推搡着把我踢出家门口帮他买东西。

小时候我俩吵架的叫嚷声足以让邻居敲门投诉,那时的哥哥大概受到那个年代暴力漫画的影响,要是不小心惹怒了他便会用暴力把我解决哭了,母亲一听见哭声立马揣着炒菜铲子凶神恶煞地跑上书房将哥哥狠狠训上一顿!而哥哥最怕母亲发怒,不学自通的领悟到了扇两巴掌给颗甜枣的精髓,在我被欺辱得快要哭出来的时候他慌忙拉开抽屉塞给我一包棉花糖,大手抚摸着我的头,软声细语地安慰着我。

我抽抽搭搭的往嘴巴里塞着棉花糖,觉得哥哥还是挺好的,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当时真的单纯得让人想动容……痛揍一顿自己的动容。

话题拉回来,既然我得天独厚享受如此倍受恩泽一路顺风地升上初中,按理来说应该感恩戴德天天向上,但我之前说了,处于中二的我心智不成熟容易起反叛心理,加上学习这玩意不是谁都能驾驭得了,更别提对此完全被消磨了兴趣的我。

我家不算富裕,勉强算得上是小康水平。母亲协助父亲一同开了家私人的房产经营,说是协助,其实全权都是由母亲来操纵。

父亲是维修工出身,早期是维修电器的店铺,后来母亲见发展形势不乐观无法持续经营下去便把店铺改为房产中介,专门帮附近这些街坊熟人把房子租售出去。

由于父亲的技术良好人品上佳不会胡乱收费,街坊邻居至今都有找父亲去维修电器,偶尔极个别的丧偶怨妇会常常光顾,若有若无地和父亲暧昧地套近乎。

于是当晚母亲便会冷嘲热讽地把今早的场景添油加醋一番。

母亲性格的暴躁与专制使我不敢轻易让她去参加家长会,为免爆发家庭纷争维护社会和谐我把成绩单藏得严严实实的,唯一知情的父亲会在我的求饶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在母亲的眼皮底下蒙混过去。

母亲时常谩骂我袒护父亲简直不像是她亲生的,归根结底是因为她没有发现我和父亲私底下的黑暗“交易”。

“晓希,最近的成绩怎么样?”

一如往常的晚餐上,母亲猝不及防地提起这个让我毛骨悚然的话题,心虚的我自然被惊出一身冷汗,连心爱的甜酸排骨也没心情吃了,舔舔嘴唇竭力让自己脸上的表情正常点,“还可以啊!”

母亲睨了我一眼,动作流利的从碗里扒了口饭,看起来很是风平浪静,“认真着点学习,别总让我操心这些事,还有别像隔壁的南燕那样小小年纪的就搞早恋,她现在正被她妈妈软禁在屋子呢!”

我无所谓地一笑,“就我这身材谁看得上眼呀!”

母亲似乎挺满意这个答案,脸上带了点笑意,“是这样就好。”

【今晚是元宵节,你没去看烟火吗?】

电视上正播放着**电视台现场直播的盛大烟火,我盯着看了一会儿觉得这烟花爆来爆去没什么意思,耳边还是土到掉渣的配乐,干脆转了一个台。

【没有,你去看了吗?】

【我在现场,人很多,不过烟花挺漂亮的。】

【哈,我可受不了拥堵!烟花年年都有,何必和跟一帮人挤着看呢?】

电视画面转到某部台剧,我眼前一亮坐直了身目不转睛地盯着看,此时握在手里的摁键款诺基亚震动起来。

【可是和外边的人挤着才不会觉得自己是一个人。】

直到电视剧中插播漫长的广告我才看见这条信息,字里行间充斥着孤独的萧瑟,莫名的觉得有点装逼的文艺感。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