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宠妻十八招-陈氏,宋老板世子宠妻十八招在线阅读

世子宠妻十八招

世子宠妻十八招

作者:饲梦
类型:短片
时间:2020-11-18 12:24:18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借钱 第2章 崴脚 第3章 军饷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内容她是将门虎女,挑夫君就要挑体软嘴香能抗能打才有味!他是边疆世子,挑老婆就要挑百指千柔抱着抗着爽到家!谁想,两人见面就互殴,俗话说得好床头吵床尾合,千锤百炼钢化作绕指柔。好吧,他就勉为其难收入囊中。谁知她家极品多,亲娘好赌,亲爹好斗,亲叔好女,为了治他丈母娘一家,他耗尽心思讨好卖力宠妻灭亲,乖乖屈服臣服于她石榴裙下。老婆最大,她娘拆赌坊,他出马!老婆第一,她爹要造反,他劝降!老婆万岁,她叔闯青楼,他尾随!“一枝红杏出墙来?”老婆魔掌出击,他瑟瑟发抖忙应对,“千树万树梨花开,不如自家老虎香!”世子肯下血本,嘴甜体强,宠妻招数多不胜数,宠老婆一顺再揉宠的那是不要不要的!宠妻十八招招招见效包你抱着美人归!
节选

“左芊秋,再不撤兵就杀了你儿子!”

塞北大漠,风沙卷起的狼烟飞上九霄。

九霄之下,战马嘶鸣,杀声震天。

战阵中的左芊秋,手握缨枪,眼神如炬地望向那高台之上的男人。

她呼喊道:“赫连宁恪,那可是你的孩子!”

男人紧蹙着眉头,“动手!”

他身边抱着孩子的仆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立即手起刀落。

“不要!”

左芊秋大叫一声,从梦中惊醒。

左夫人陈氏急忙带着小丫鬟跑进屋内,“阿秋,又做噩梦了?”

“娘?”

左芊秋看着面前的美貌妇人,仍是乌发入鬓,眉眼中带着十足的关切之意。

她当即就红了眼眶,抱着陈氏大哭了起来。

在那个噩梦般前世,爹和娘早就战死沙场了,这才轮到她左芊秋披挂上阵。

陈氏不明所以,轻拍她的背安慰着。

“傻丫头,哭啥呀!不就是输了一场比武嘛。”

输了比武?

是了,昨日在比武场上,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输给别人。

正在这时,一个大丫鬟匆匆忙忙地跑进来。

“夫人不好了,盛昌钱庄的宋老板带了好多人堵在将军府门口!”

“谁不好了!小梅你给我好好说!”陈氏叉着腰道。

大丫鬟立刻道:“是婢子不好了。不对不对,是咱们将军府不好了,宋老板带人上门讨债来了!好多人,门口的护军都不敢动手。”

陈氏叉在腰上的手,立刻就滑了下来。

她转头对着左芊秋柔声的道:“阿秋,你好好休息,娘去教训他们!”

左芊秋还来不及点头,陈氏就已经出了房门,外面传来她精神奕奕的喊声。

“把我的长剑取来!今日我就把那姓宋的好好揍一顿!这还没到日子了,就这么急着来要债了。”

要债?

将军府的事左芊秋向来不过问,但她前世就知道,她家的财政状况并不乐观。

所谓的将军府,其实早已只剩一个空壳,从房里两个小丫鬟已经半旧不新的衣裳就看得出来。

“梅姑姑,咱们欠钱庄多少钱?”

左芊秋叫住了陈氏身边的大丫鬟,也是将军府的女管家。

梅姑姑有些为难,这些事陈氏向来都是让她瞒着左芊秋的。

“我也是左府的一份子,也该分担一二了。”

“姑娘说的是,其实咱们欠的并不是很多,也就三千两纹银。”

“三千两?府里连三千两都没有了?”

梅姑姑有些责备地看了左芊秋一眼,“若是姑娘昨日赢了那场比武,别说三千两,三万两都是拿得出的!”

偌大一个将军府怎么可能连这点钱都没有?

左芊秋记得,在前世,左府在不久之后还拿出了远远不止三万两的纹银给她做嫁妆。

是的,嫁的就是赫连宁恪。

昨日与她比武之人。

“是不是娘把钱又拿去……”

梅姑姑连忙捂住左芊秋的嘴。

“姑娘还是别怪夫人了,每年这时候,咱们都能这么赚一大笔钱,偏偏今年……这当然也不能怪姑娘,谁能想到,今年赫连部会派出他们的世子来。”

“你别再说了。”

左芊秋制止这个跟陈氏一丘之貉的女管家。

陈氏爱赌,有她一份。

“我出去看看。”

将军府大院,陈氏气势汹汹地出去,见到门外的人之后,气焰顿时就低了下来。

来人很多人都衣衫不整,有的甚至都还穿着中衣,身上脸上尽是灰,好不狼狈。

“这些都是小金巷的百姓,昨天夜里巷子里发生了大火,家里的房子都被烧了。今日他们来我这里,求我帮忙,想贷一笔钱重建家园。”

宋老板脸上还带着黑灰,想来昨晚也是忙活了一夜。

这事陈氏是知道的,将军府也派了不少人去帮忙灭火。

陈氏为难道:“宋老板是好人,借给他们就是了,来堵我将军府的门作甚?”

“我们钱庄的钱不是都借给夫人你了吗?要不是看在将军府的面子上,怎么可能给夫人借这么多?再说了,我也是赌左姑娘赢的那一边,现在输得家底也赔光了!”

宋老板说罢还哀怨地看着陈氏,昨日还给他打包票说稳赢的呢?

陈氏看着一双双渴望的眼睛,爱莫能助啊。

她决定不管这件事了,反身一转,命人将大门关上。

左芊秋出来看到陈氏慌张的表情,就知道这件事情不好办。

而门外又出现了一批人,他们也是和宋老板一样,压左芊秋赢的,同样输得家底赔光。

“这将军府年年都赢的,今年却突然输了,肯定是有人买通了将军府,要骗我们的钱。”

“就是,我听说,昨日的赌局赔率是1:1,说明有花大价钱买了镇北王世子赢。他们肯定是和将军府串通好的!”

陈氏听到这般话,气道:“这帮赌徒,愿赌服输。输了就怪我们将军府!真是蛮不讲理!”

听那些人这么一说,左芊秋突然想起来,前世赫连宁恪曾跟他抱怨过,为了娶她,他可是砸了五万两下去。

当时她追问到底怎么回事,他却搪塞过去。

现在想来,他肯定是自信到买自己赢,结果输得一干二净。

但五万两对于赫连宁恪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大钱。

可对将军府和大部分云州城的赌徒来说,那可是全部家底了。

“我出去一趟。”

左芊秋丢下这句话就翻墙离开了将军府,陈氏根本来不及去拦住她。

再说她也拦不住,整个云州城也找不出一个人能够拦住她。

穿过熟悉的街巷,左芊秋来到了被烧毁了的小金巷。

赫连宁恪住的客栈就在这里。

前世,赫连宁恪因为输了比武,借酒浇愁,所以没有被大火殃及。现在他到底到底怎么样了,左芊秋并不知道,她只能来这里碰碰运气。

忽地一阵酒气从身后传来,她一转身就看到扶着额头,看着废墟,一脸疑惑的赫连宁恪等人。

“这里是小金巷?”

左芊秋点了点头。

看来,不管是输还是赢,昨晚上镇北王世子都是与美酒相伴的。

“糟了,我们的行李都被烧了!”一小厮心痛道。

赫连宁恪才反应过来,“烧了就烧了,反正也没值钱的东西。”

他又看向左芊秋,认出她就是昨日与他比武之人。

他忽地笑道:“大齐霸王花,这么早来找我,有何贵干呢?”

左芊秋嫌弃地捂着口鼻,眉头蹙紧,半天才挤出两个字。

“借钱。”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