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迟by枉生w-枉生w的小说将迟

将迟

将迟

作者:枉生w
类型:短片
时间:2020-11-18 12:18:33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柒约 第一章 柒约 第二章 柒约 第三章 柒约 第四章 柒约 第五章 柒约 第六章 柒约 第七章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那些不以为意的相遇,其实是算计好的重逢。苏迟本以为自己的一生会平平淡淡的开始,平平淡淡的结束。可当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当一个又一个阴谋浮现…他才发现,自己从未置身事外。如果这世上,一切的善恶,都不过只是“你认为的善”以及“你认为的恶”。那你眼中的世界,究竟是善是恶?本人文案废,剧情流,甜度适中假高冷真毒舌攻x没事就皮一下受
节选

午夜的街头,只剩下了几盏路灯还在坚守着岗位。月色朦胧,给这陷入沉睡的世间蒙上了一层轻纱。一切都显得那么安静而和谐。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打破了这寂静。只见它飞快从马路上驶过,在一连串刺耳的摩擦声中,停在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前。紧接着一个戴着墨镜,穿着白衬衫的男子从车上下了来。他一手推着车门,另一只手接通了响了许久的电话。“喂,有什么事啊?”男子对着车前镜理了理自己的头发,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是不是离了哥哥不行啊?”“苏迟!你个王八蛋!”电话那头的女声咆哮道:“你别告诉我你一桶泡面吃了一个小时!”苏迟一边笑一边走进了超市,径直向着冰柜前去:“欸,我这不是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嘛?省得你一天到晚净眼馋着我接活。”“滚蛋吧你!”那女生又怒吼了一句:“你再不来,就等着给我收尸吧!”女生说完,没给苏迟说话的机会,就挂了电话。苏迟瘪了瘪嘴,把手机塞回兜里:“啧,没大没小的,好歹我是你哥啊!”没有享受到当哥哥应有的尊重的苏迟,慢吞吞地选了个东北大板,晃悠着到了收银台。“你好,一共五块钱。”收银员小姐姐把东北大板递给苏迟:“现金,还是支付宝?”“现金吧。”苏迟掏出张一百块,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递向收银员。收银员伸手去接,然而扯了扯,没扯动。“先生?”收银员好脾气道:“你要是不想现金,也可以用支付宝的。”苏迟笑了笑,一手撑在柜台上,一手将钱往前递:“这钱,我给你,你敢接嘛?”收银员低头一看,那钱竟然变成了一张黄色的符纸,顿时脸色大变。然而她还来不及做什么,那张符纸就一下蹿了出去,贴在了她的脑门上。紧接着,一只淡蓝色的蝴蝶从收银员的身体里飞了出来,被苏迟一把抓住。“就你这种道行的,也敢来暗算我了?”苏迟也不知从哪掏出来了个瓶子,把蝴蝶装了进去。而后他打了一个响指,收银员小姐姐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小姐姐,给。”苏迟递过去一张五块:“看来是我太帅了啊,你都看入迷了。”苏迟笑了笑,拿着东北大板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超市,留下一脸菜色的收银员,和她手里握着的五块钱。这世上,居然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沙--沙--”一阵风拂过,吹得树叶不停作响。苏婉瘫坐在地上,第N+1次诅咒着自家那不靠谱的哥哥。一个半小时前。一对夫妇突然找上门来,说自己的女儿像是中了邪,非得往外里跑,他们怎么拦都拦不住。夫妻俩商量着,把女儿反锁在了屋子里。结果没过一会,他们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屋子里没人了。两人本来想报警,但是又想到女儿最近一直嚷嚷着要去树林的不正常表现,在邻居的推荐下找到了这里。苏婉想着这任务没啥技术含量,于是乎没怎么注意听。结果送走了那对夫妇后,苏迟就开始泡起了泡面。“你…没接任务?”苏婉愣了愣,有些疑惑地开口道:“不应该啊…”这种又轻松又赚钱的事,自家抠门精哥哥没道理拒绝啊!“接了啊。”苏迟吸溜了一口面:“帮你接的啊。”苏婉:???苏婉:“这种没有技术含量的活,我为什么要接?”苏迟又吸溜了一大口面,然后抬头对着苏婉笑道:“因为你菜啊!”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她确实是挺菜的。苏婉往后靠了靠,倚在树干上。都一个多小时了,她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小姑娘…“欸…”苏婉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别说找小姑娘了,现在连我自己都走不出去了…”又是一阵风吹过,不少叶子掉在了苏婉身上,显得格外凄凉。“不行…我不能像苏迟那个王八蛋一样不靠谱!”苏婉说着,撑着树干站了起来。她从衣兜里掏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纸,嘴里低声念叨着什么。等苏婉念完,只见符纸浮在了半空中,发出一道明亮的光,照亮了树林。苏婉瘪了瘪嘴,嘀咕道:“苏迟这不靠谱的家伙,也就画符的时候有点用了。”她才不是羡慕这人会画符呢!有了光,四周的景象都清晰了起来。苏婉踩着地上的枯枝败叶,四处张望着,终于是在灌木丛上发现了一截白色布料。“这不会是那个小姑娘的衣服布料吧…”苏婉拿起布料看了看,她记得那对夫妇说这小女孩穿的白色连衣裙…“不会这么坑吧…”这才是她第一次接任务啊!苏婉苦着一张脸,又掏出一张符。她以为这次任务很简单,所以根本没带几张符…这下倒好,一次就用掉两张。符纸催动后,在那一截白色布料上晃悠了一圈,紧接着飞了出去。苏婉一愣,急忙跟了上去。这符纸也是个不走寻常路的主,东弯西绕也就算了,居然还上树!好不容易等这符纸消停了,苏婉也是累了个半死。“果然是什么样的人画什么样的符!”苏婉咬了咬牙,看着符纸最后消失的地方——一棵大树。难不成,在树里?苏婉皱了皱眉,抬手敲了敲树干,顿时变了脸色。这树干,居然是中空的!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