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熊罗秦-(葛罗莉雅,罗莉雅小-阅读-兵器少女(浣熊罗秦)

兵器少女

兵器少女

作者:浣熊罗秦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18 12:12:36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第1章 贝蒂待机中 第2章 姐姐,加油!1 第3章 姐姐,加油!2 第4章 一起走下去,铃世 第5章 以为迈步了其实只是原地踏步 第6章 宠物会生气有一半以上机率都是饲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根据历史纪载,姆大陆是浮游在地表上空,一座神秘的大陆。姆大陆上有着与地球截然不同的环境、各种奇特的动物与植物,还有着凶暴异常的“原生种”存在。导致人类一直到了即将踏入二十一世纪时,才试图登上姆大陆。然而人类并没有成功。除了“原生种”以外,姆大陆上居然还存在着以前从未料想过的东西。操纵着兵器的少女。彷佛像姆大陆的守护者一样,人类称呼她们为“少女兵器”。
节选

根据历史纪载,姆大陆是浮游在地表上空,一座神秘的大陆。姆大陆上有着与地球截然不同的环境、各种奇特的动物与植物,还有着凶暴异常的“原生种”存在。导致人类一直到了即将踏入二十一世纪时,才试图登上姆大陆。然而人类并没有成功。除了“原生种”以外,姆大陆上居然还存在着以前从未料想过的东西。操纵着兵器的少女。彷佛像姆大陆的守护者一样,人类称呼她们为“少女兵器”。晴朗的高空传来裂帛声。浮在半空的二个生命体,有着类似海中生物鲨鱼的外型,不管是流线的身形、弯刀似的背鳍和强而有力的尾,还是那闪着令人胆寒的冷忙的尖牙,在在重现鲨鱼的特征。然而不同的是,这两个生命体在身体两侧各有一飞弹夹仓,更加重要的是,它们浑身上下闪烁着金属才有的寒冷光辉──“原生种”.“导弹鲨鱼”。腥红色的眼睛闪过警戒的光辉,往上仰头,隔着云层似乎有道影子掠过。二尾“导弹鲨鱼”张口像是要吞食猎物又像是在大吼,飞弹拖离夹仓,发射出去。“被发现了?”云层上,少女的语气带着惊讶──但她却露出笑容。“不过太晚了。”自豪地一笑,调整机翼的角度,少女往后一个空翻,往下俯冲。这时飞弹突破云层,但蓝空中已没有它们该攻击的目标。还没传来爆炸的声波,云层底部发出“波”的声响,冲出黑色的机影。二尾机械鲨鱼立刻压低前身,但还未作出什么举动,就被漆黑的巨物由右往左地砸成废铁,曳着无力的灰烟和破碎的零件,往地上直直坠落。飘浮在半空的少女看着落下的二具机械,抬手打开通讯:“这里是SR-71,贝蒂.布雷克,完成击坠‘原生种’的任务,现在返航。”“打完了?等一下,你出发到现在也才两分钟,是怎么──”“变态……失礼了,指挥官。容我提醒,SR-71有着傲视群雄的超高速,不需为这种小事惊讶。还有你最好稍微用点脑子,变态……我是说指挥官。”“你根本只是想骂我变态吧!”“不愧是指挥官,脑袋动得真快。”通讯器的另一头,指挥官和秘书葛罗莉雅又展开捍卫尊严及忠于本性的口舌之战。少女──贝蒂无言了会,道出一句“总之我现在回去了”之后便切断通讯。“少女兵器”,那是在身上装备地球所有已知军武的特征外装,冠以同名和编号的,奇妙的女孩。第一次来到这块大陆,在完全不知东西南北的状况下因误食毒草昏厥,为葛罗莉雅所救,依她所言发展基地、招募“少女兵器”和佣兵,总算是活了下来。和“原生种”有所不同。不管是“少女兵器”还是佣兵都有着肉身,尽管前者装有机械配件,后者则是动物却穿戴武装驾驶飞机。不过,至少是可以沟通的对象。对初来乍到的青年而言,无非是在地狱中见到菩萨。和他们合作至今,已经过去两个季节。阴暗的会议室,无任何灯具开启。并未失常,只是现在没有使用的必要,所以就维持现状。坐在椭圆形长桌的主位,能够清楚看到各个座位和门口的位置,青年两手枕在脑后,像是在等待着某人。会议室的门往两旁开启,走进来的,是将长发扎成竖在两侧的马尾的小麦色肌肤女孩,贝蒂.布雷克。“指挥官,我回来了。本次战斗的报告,我已提交给秘书葛罗莉雅小姐,虽然耗损一定的能源,但我带了不少资源回来。”“嗯,辛苦了。”背对着几乎占据整面墙的宽大萤幕,青年笑着说道。眼前的贝蒂.布雷克,竖着眉毛、眼神锐利、紧抿着唇瓣,虽然是个外貌不过十二、十三岁的女孩,但这副神态却令人无法将她作小女孩看待。身穿白色短外套和黑色连身裙的她,尽管挺直背脊,看起来仍是这么地娇小纤弱,但如果因此小看她,后果可是不堪设想。贝蒂.布雷克,是冠以能够达到极速四倍音速、翱翔两万七千公尺高空、号称出击零击坠纪录的“SR-71_BlackBird”之名的“少女兵器”。作发圈使用的二片金属装饰、腰侧的推进器及装备在小腿的机械部件,还有背在身后的巨物──在战中作近战兵器使用的漆黑枪剑。先不说身上的装备,光是能挥动那把漆黑枪剑就表示她不是普通的人类。至少地球上没有哪个女孩能够轻易挥舞比自己还要高大的金属物体。贝蒂眨了眨红宝石般的大眼睛,问:“指挥官,一直盯着我看,请问是有什么事吗?”一不小心陷入思考了。青年边说着“这个嘛”的语带保留的词句边想着要用什么来解释自己的神游,伸手抹了下脸。“关于你的房间……”“我、我我我我的房间怎么了吗!”到刚才为止表现沉稳得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女孩的贝蒂突然高叫了起来,坚毅的眼神立马破功,粉色长发也激烈的甩动。虽然是预料中的反应,但青年还是不免升起笑意──但他没有表现在脸上。“我要斯图卡别擅自进入打扫。虽然她说维持基地干净是她的义务,不过我想还是要有所区分。所以你房间得要自己打扫,不好意思。”说着还煞有其事地道歉。虽然挂名指挥官,但和贝蒂,该说是所有的“兵器少女”都一样,是雇佣的关系,因此青年除非必要时刻,都是和众人平起平坐。“咦?呃、不,这样倒是帮了我大忙──没有!呃我是说,谢谢指挥官!”“噗哈!哈哈哈哈!”“指、指挥官?”终于是忍不住了,青年放声笑了起来。贝蒂看得是不明所以,疑惑地歪了歪小脑袋。“你、你也太不会藏了啦!我只是说说而已,你还真的……哈哈哈哈!”贝蒂依旧不解地歪着头,迟了三秒左右,才意会自己中了青年设的套,脸颊酡红地大叫:“指挥官!你、你明明知道我最在意的就是‘那件事’!为什么还要这样欺负我啦!”“啊~抱歉抱歉,可是平时贝蒂总是表现得一副硬梆梆的样子,只有在说到‘那件事’的时候才会露出小女孩的模样啊。”“这不构成理由!不如说利用别人的秘密来玩弄别人是最差劲的了!”“这话给你说起来还真没有说服力……说到秘密,你不也知道一两个吗?大家的。”“咦、咦?你怎么知──啊!这次我不会再被骗了!”“从你的反应来看,我应该是说中了吧?”“才没有!绝对没有趁回航时偷拍宿舍结果看到凯特裸背日光浴或斯图卡从窗外溜进指挥官房间更没看到阿帕契偷吃葛罗莉雅小姐的蛋糕!”“你根本看光光了吧!话说原来偷吃的是阿帕契啊!因为那块蛋糕我被葛罗莉雅狠狠批了一顿,差点连哺乳类动物的尊严都消失了!”“也就是说已经丧失人类的尊严了吗?葛罗莉雅小姐的口才真是惊人,已经让指挥官舍弃人类的身分了。”“不,我好歹也还是有的──二足直立动物的自尊!”“没有意义!鸡或鸭也是两脚步行的啊!”“那脊椎动物?”“就连鱼都有脊椎!”“外骨骼生物好了。”“居然退化到虫子等级!”这时主位桌上的电话响起,贝蒂立刻噤声,青年按下通话钮。“是我。”“打断您玩弄清纯少女的愉快时光真是不好意思,我是葛罗莉雅。”“你的开场白辨识度之高就算不报名也知道是你。还有我不是变态。”“光听发言就可以认出是我,指挥官的变态程度已经超乎我的想象。”“就说我不是变态了啦。”“是的,我了解。就跟喝醉的人总是说自己没醉是一样的道理。”“根本就没有了解!你压根把我当变态看啊!”“不愧是指挥官,脑袋动得真快。”“你……算了。话说,有什么事吗?”“我能理解您想继续方才的欢愉,但也不用将厌烦表示得如此明显。”“也就是‘没什么事’吧?”如果是急件,葛罗莉雅不可能会讲这么多无用的话语。虽然总是发挥毒舌本性把青年呛到无地自容,但她相当重视自己的职位与责任,不如说这座基地能够维持正常营运,几乎都是葛罗莉雅的功劳。“虽然是个变态,但反应倒是挺快的。”“就不能用刚才那句称赞我吗!”“您的变态程度已经超乎我的想象?”“这哪里是称赞!哪里啊!”“是发自内心的告白。”“不需要!这种一点都不脸红心跳的告白完全不需要!”“但却能心跳加速。”“发飙意义的加速啊!”“那么您要听我的报告了?”“一开始这么作不就结了!”“因为最近压力有点大。”“我是你的抒压管道吗!”“居然轻易讲出这么明显的**发言,您果然是世人望尘莫及的变态。”“哪个字哪个音能和**连结!哪个啊!”“关于您上次提到的贝蒂.布雷克的事,我已经处理好了,只等您盖章。”“这种时候回到正题吗!”“我现在就放到您的桌上,请抽空阅读。祝您度过愉快的密室少女监禁PLAY时光,变态。”“只是很普通地在会议室聊天而已为什么你可以这样解释啊啊啊啊!”青年的怒吼没能传达到葛罗莉雅的那一端,应该说迄今为止从未成功传达过。“不好意思,指挥官。”“嗯?啊,抱歉,贝蒂,让你看到我失态的一面。”因为被葛罗莉雅牵着鼻子走,完全把贝蒂晾在一边。青年苦笑着按摩太阳穴说道。“不会……”虽然直说很失礼,但在这座基地没看过指挥官失态的人可是一个也没有。不过这种话当然是不会说出口的,而且比起这个,贝蒂有更在意的事情。“关于刚才葛罗莉雅小姐说的,和我有关的文件,请问是?”“啊啊那个啊,没什么,就和之前一样的申请啦。原本想说有点困难,但多亏你的表现,很快就通过了。”说着青年绕过椭圆形的会议桌,来到贝蒂身旁。“最近总是出任务,也该好好休息了吧?吶?”伸手摸了摸贝蒂的头。如绢的发丝摸起来实在很舒服。“休息……吗?可是……”不过,贝蒂的小脸却蒙上一层阴霾。青年先是一愣,后立刻想到最可能的原因,加重手的力道。“呜呀!指、指挥官,你在做什么啦!”“我不会赶你走的。”“咦?”这种事在刚招募贝蒂入队时也发生过一次。那是在一次搜索任务结束后,贝蒂亲自到青年面前口头报告,但当时的青年正在阅读文件,因此心不在焉,让她感到不被重视,因此稍微发怒。而后觉得不妥的贝蒂钻牛角尖了起来。想着自己之所以重视上头交付的任务,是因为过去总被别人取笑“冒失”、“无能”等等,所以才总是这么努力。回想到过去的遭遇,还有青年的态度,令贝蒂联想到最糟的可能──那就是自己不被需要的事实。之后贝蒂更加努力执行任务,即使青年说可以休息,她仍执意上场。结果在一次的任务中因为遭多数“原生种”埋伏而被击落。在医务室醒来的贝蒂,听青年说着这次任务的简报和自己的失败导致的后果,虽然都是小事,但一想到自己可能失去最后的容身之所,不禁哭了起来。──“我不会赶你走的。”当时,青年是这么说的。表情、话语都是不容怀疑的真诚和坚定,令贝蒂高兴得哭到无法收拾,然后发生“那件事”。之后,不知葛罗莉雅从哪得到“指挥官在医务室弄哭贝蒂”的音讯档,以此大肆欺凌青年一番……这就是后话了。“那个时候我就说过了吧?你是我们大家的伙伴。不管是凯特、芸、斯图卡、阿帕契、依碧斯还是葛罗莉雅,就连老乔尼也是,大家都很重视你的。如果我把你赶走,下一秒绝对会被葛罗莉雅推翻的。”青年说着不禁露出害怕的表情。算上葛罗莉雅的个性,这话语实在太有说服力,同时也让贝蒂觉得生出不必要的担心的自己实在太傻,忍不住笑出声音来。“说得也是,指挥官不会随便抛弃任何人,对吧?”贝蒂露出笑容。青年则是信誓旦旦地拍胸保证:“那当然。大家都是我最重要的伙伴啊。”“大家……吗……”“怎么了?突然消沉起来……果然是连续的任务太操了吗?”“不是那样啦……哼,指挥官就是这样。”“怎、怎么突然生气了?”“才没有生气呢!”“根本就是在生气吧?有什么事可以说来听听啊?虽然不知道能帮到什么地步,我还是希望能帮上忙的。”“才不说呢!少女的内心秘密是SSSS等级,极机密档案!就算是指挥官也不能随便看的!”“这、这样啊……唔……”看青年从傻愣转变到认真思考的模样,鼓着脸颊的贝蒂“噗”的一笑。“指挥官总是马上就认真起来,难怪葛罗莉雅小姐那么喜欢捉弄你。”“啊?这个,葛罗莉雅那种与其说是捉弄,不如说是卯足全力在呛我吧?”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贝蒂能笑,表示心情应该不算太坏。青年这才放心地跟着一起微笑。“那么,指挥官,容我请问一下,这次的特殊休假大概多长?”“两天。我本来想拉个五天的,不过被葛罗莉雅狠狠瞪一眼说什么‘你以为是要去参加夏令营吗?那好,她不在的时候就由您负责侦查吧,死了也不会有人替你收尸的’拒绝了。”“这就是葛罗莉雅小姐啊。”贝蒂笑了笑,接着像是想说些什么的把玩两手十指、扭着身体,脸垂得低低的,只有视线上抬地望着青年。“那……指挥官你能抽一天陪我吗?”“嗯?这个嘛,以现状来说,除非又要征战其他区域,不然我算是满闲的。”“也就是没问题啰?”“这样好吗?难得的假日,不会想一个人悠闲得过?”“没有的事!有指挥官在才好!没有指挥官的话这假放得根本没意义!”“呃、喔,这、这样啊?好啊,如果我可以,那就陪到你高兴为止吧。”“真的吗?”“当然,一整天24小时1440分86400秒,我都会在你身边。”“嗯!”这时门边的对讲机亮起表示通话的绿光,接着传来葛罗莉雅的声音:“不好意思在您诱拐少女的途中打扰。我们接着要开会,可以请您离开了吗变态。”“已经连指挥官都不叫了吗!还有谁在诱拐少女啊!”“等、指挥官不要激动──呀!”“唔喔!”“我开门了。”话声刚落,会议室的门往两旁滑开,来自走廊的白光照进昏暗的会议室。凑巧是光芒所及位置,青年整个人覆在贝蒂的上方,而被压倒在下的女孩貌似因为冲击的关系而双眼迷蒙。迎上七人共十四只眼睛的视线,青年不禁哑口无言。其中最先作出反应的,是站在最前方,抱着文件的葛罗莉雅。“变态。”“不、不是这样,听我解释──”“证据确凿,无须多言。在神圣的会议室推倒下属,打算在不知何时被发现的状况享受背德与刺激的快感,你已经超越一般的变态了。”“不对!才不是这样!真要说的话还不都是你──”“竟然连我都不放过?你的欲望真是令人叹为观止。总之为了确立规定,请你先到禁闭室待个一年。”“什么!这样要我怎么陪贝蒂啊!”“还不放过她吗?真是太可怕了,为了不让更多无辜少女受害。老乔尼,麻烦你了。”“就说不是这样──放开我老乔尼!你一定懂的对吧!你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对吧!”“”“不要用这种怜悯似的表情安慰我啊啊啊啊!”后来,在贝蒂.布雷克强烈的要求下,葛罗莉雅还是通过解除禁闭的陈命。至于为何在前去诉求时要带着漆黑枪剑一同前往,则是心领神会却不能说的秘密。

最新书籍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