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青,方家仙武小说-方青,方家小说叫什么名字

仙武

仙武

作者:小马哥
类型:言情
时间:2020-11-18 11:47:11
状态:未完结
评语:
章节目录
正文 第一章 方家 第二章 杨程 第三章 神秘女尸 第四章 天魂了宸 第五章 杨程回归 第六章 杨程之威
查看更多章节 >
简介
方程改名杨程,在山中巧遇一个女子之尸,得到上古至宝阴魂珠,杨程受那女子传道,伤势恢复,修为大进,欲打方家报仇,下山之时巧遇与方青定亲的李南风,李南风乃是宁城三大家族之一,二人一言不和大打出手,杨程杀死李南风。
节选

“救命!”远处的湖泊中传来救命之声,一个少女在水中拍打着湖水,体力渐渐不支,慢慢沉入湖水之中。

一旁一名十七岁的少年一头扎入湖中,快速游到那女子身旁,抱着已经晕迷的女子上岸,潮湿的衣服贴在少女身上,像含包待放的**,玲珑优美的曲线展现在少年面前,看着凹凸有致的身材,少年咽着口水,拨开少女贴在脸上的秀发,拍打着少女的脸颊急道:“青姐,醒醒!”

少女没有任何反映,少年将手指放到女子琼鼻下,已经没有了呼吸,少年脸色一惊,赶紧捏着少女的嘴角,深吸一口气,四唇相对,唇间传来一股冰凉。

“青姐,醒醒!”少年一脸急色,反复的做着人工呼引,双手放在少女柔软的酥胸上,脑海中没有复杂的想法,拼命的按压!

咳……

少女突然口吐着湖水醒了过来,少年兴奋道:“青姐,你醒了,我还以为你……”

少女轻声一笑,目光落在少年仍然放在自己胸口的双手上,少年这才意识到尴尬,脸颊绯红道:“青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情急之下只想救你,没有其他想法,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湖水顺着少女的脸颊滑少,少女笑靥如花,两唇微张,像初开的花瓣,透着女儿家的清香,极为诱人,眼带桃花,双眼含情若渴的看着少年。

她像一颗水蜜桃,让人忍不住想去尝尝那诱人的味儿,少年的头低的更厉害,不敢直视少女的双眼。

少女突然咯咯一笑,双手环住少年的脖子,脸颊向少年慢慢靠近,一双红唇吻向少年的双唇,之前是救人心切,少年吻着少女的双唇并没有任何感觉,此时却突然心跳加速,身体不断颤抖,一股气血涌上心头,少年的脑海突然轰隆一声炸开,双手抱着少女的身子,双手按住她的背,拼命的索取着少女双唇之间的芬芳。

从未有过肌夫之亲的少年吻得贪婪,双手不自觉的掀开少女的衣角,柔软顺滑的肌肤紧紧贴在少年身上,此时的他彻底沉迷在少女的芳香之中。

这少女名为方青,乃是宁城方家之主方天横第三子的女儿,这少年名为方程,是方天横义子方向阳之子。

方向阳十几年之前在一次守猎活动之中为救方天横而惨死,留下当时只有数月大的方程与母亲相依为命,方天横由于心生愧疚,对方程母子二人照顾有佳,方母在方家虽然只是个下人,却不用像其他下人一般做着家务,只是两人在方家并没有多少地位,久而久之,方天横对方程母子二人也渐渐淡忘,当年那丝愧疚也渐渐烟消云散,虽没有下今逐母子二人出门,但二人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

方家第三代子女并不喜欢这个占着方姓的外人,唯有方青平日对方程颇有照顾,方程也很喜欢这位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姐姐,自小便暗恋于她。

今日方青突然邀方程游湖,方青由于不识水性,突然落入湖中,被方程救起,心有余悸的少女与少年情窦瞬间绽开,两人紧紧相拥,四唇相对,身体像要融入对方的身体之中。

两人早已忘记自己身处大庭广众之下!

“啊,救命,来人啦,救命!”正当方程掀开方青的衣角之时,方青突然推开方程大喊救命。

此湖乃是方家祖湖,四周平日向来没有多少人,也唯有几名下人常年在此地打扫而已,听见方青的救命之声,数名下人立马拿着扫帚等物涌来。

众人一阵惊骇,只见方青此时衣衫不整,胸口的衣服被撕得粉碎,双手紧紧捂着胸口,胸前含苞欲放的**若隐若现,白花花的肌肤裸露在众人眼前,眼中含泪,咬着嘴唇,身体蜷缩在一角,愤怒又痛苦的看着方程,抽泣道:“方程,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是你姐姐,没有血缘关系,你就可以强占我的身体吗?为什么,我到底哪儿得罪你了,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

泪水像绝了堤般涌出,叶地脑海再次炸开,惊道:“青姐,你在说什么呢?你我不是两情……”

“住口,”方青厉道喝道:“我乃方家直系,你只是方家一个占着方姓的外人,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我爷爷念你父亲对方家有恩,便照顾你十七年,启知你如此狼子野心,居然对我……对我……呜呜!”

就在这时远处又走来一个少年,他名方孝仁,乃是方家长子方向学之子。

方孝仁带着一群小厮匆匆赶来,扶起衣衫不整的方青厉声问道:“小妹,你这是怎么了,是谁干的,是谁!”

方青一头扎进方孝仁的怀中哭哭啼啼道:“是他,就是这个贼子干的,我原本见他平日在家中可怜,便想带着他出来游玩一翻,谁知他心生歹意,将我推入湖中,趁我昏迷之时,想强占了我的身子,幸亏我及时醒来,哥,我不活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小妹不哭,哥替你做主!”方孝仁脱下外衣披在方青身上,走到方程面前,冷冷的看着他,方程清楚的看见方孝仁嘴角露出一丝一闪即逝的冷笑,接着便一脚踏在方程胸口,怒道:“好你个贼子,我方家平日待你母子不溥,你却生出此等淫念,青儿虽不是你的亲姐姐,却也是与你一块长大的,你怎么能干出此等混账之事!”

方程被方孝仁一脚踢翻身子,胸口一阵沉闷,吐出一口鲜血道:“我没有,明明是她主动要与我……”

方孝仁又一脚踹在方程胸口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父亲当年是很厉害,但你只是废物一个,青儿怎么会喜欢你这种人,哼,纯属胡说八道,今日我便替爷爷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淫贼!”

方孝仁乃是炼体第六重,而方程却只是炼体第三重,两人之间的实力相差甚远,面对方孝仁的进攻,方程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唯有死死的咬着牙,恶恨恨的盯着两人。

“哼,带他去见爷爷!”方孝仁怒道,数名小厮当即拖着早已鲜血淋淋的方程向方家走去。

方青待方程走后才站起身子,脸上出现一抹讥讽道:“什么东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爷爷当年确实是欠那方向阳一命,但这些年让那对母子白吃白住十七年,早该还清那份人情了,居然还想将那门祖传的天魂拳传于一个方姓外人,那天魂拳传于他便说明他将来就是方家之主,堂堂一个方家怎么能让一个外方当家主!”

方孝仁人这才一脸冷笑道:“炼体十重境,我方孝仁如今已经是第六重,方家这一代有谁是我的对手?即便在这个宁城我也鲜有对手,方程一个炼体三重的废物居然想与我抢那天魂拳,不自量力,那个老家伙也真是的,逼我们动手!”

方青擦去脸上湖水道:“三年前我们便察觉到爷爷有此想法,为了此计,我讨好那个废物三年,在他身边装温柔,差点连身体都送给他,今日更被他摸遍……哼!”

方青又咬咬牙,一脸恶心与厌恶的说道:“浑蛋,之前被她亲了这么久,我差点就忍不住杀了他!”

方孝仁笑道:“走吧,爷爷还等着我们的解释呢?”

……

方家之中。

方程一脸鲜血的跪倒在地,面前是一个年约六十的老者,身旁有三个中年男子,分别是方向学,方向成与方向和。

不久之后,方孝仁扶着泪雨梨花的方青缓缓走来,方青的双眼早已红肿,一身水渍,模样狼狈不堪,隐隐可见里面雪白的肌肤!

“怎么回事!”

一名原本在湖边打扫的下人将所见所闻一字不露的说出,这些下人平日便不喜欢方程,经过一段绘声绘色的描述,那名下人精彩的添枝加叶便坐实叶茗欲强占方青身体的事实。

方青的父亲方向和勃然大怒道:“方程,你居然做出此等下流之事,你可知错!”

方程用颤抖的声音道:“我没错,青姐落入湖中,她不识水性,我便跳入湖中救她!”方程仍然叫着青姐,因为他不相信方青会冤枉他。

方青抽泣道:“你胡说,我三年前便已熟悉水性,方家有谁不知的。我知道,因为你父亲对方家有恩,而你这十七年在方家过得并不如意,所以你就想报复,可是我有什么错,我平日等你不溥,什么都让着你,你为何要这样对我,你告诉我,我到底哪儿对不起你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父亲,女儿日后还如何见人,女儿不活了!”

方程怒道:“你胡说八道,分明是你自愿的!”

方青声音更为嘶哑,泣不成声,双手捂着胸口,“父亲,这方程说喜欢我,可我只当他是我弟弟,说我们是亲姐弟,不可胡来,谁知他不依不饶,见我不从,便用强,如果不是大哥及时赶来,只怕我……”

最新书籍
更多